頂點小說 > 真武神路 > 第三十八章 對戰臨天天營

第三十八章 對戰臨天天營

 熱門推薦:
    讓張凡多少有些佩服的是臨天天營那縝密、很大程度上料敵料事從寬的心思和手段,同傳說中的反派似乎完全不同。當最一開始破困而出的時候才明白那煉鐵爐機關竟然還不是全部的布置和準備。

    這些天的時間,臨天天營為了防止一些意外發生,還在困住乾坤盾的煉鐵爐附近布置了一百張強弩,錯落有致的在方圓十丈、半徑不都五丈的范圍內瞄準了煉鐵爐的各個方向,形成了各個方向上的交叉火力網。如此之外,還有二百張“吹箭床弩”

    這吹箭床弩本質上的原理和特大床弩差不多,利用十人到五十人不等的高手來進行滑輪上弦,一次蓄積的能量可以讓上千斤重的弩臂達到如同近代輕型野戰炮標準的十萬焦耳以上,弩臂帶動的力量不是射弩,而是彈壓到一個專門的氣體皮囊之上,利用這種力量把密密麻麻的一千根延伸出去的吹管之上,一次就可以發射能量不遜色的一千枚飛針,并讓這一千枚針箭以接近音速一般的速度飛出去。這種床弩發射重箭的時候,則可以讓一百支五六兩重量的大箭達到三分之一倍音速。

    這樣,當張凡剛剛從煉鐵爐破困而出的時候,立即就面臨從四面八方交叉射來的一萬支堪比九石強弩弩箭、十萬支,似乎如同一道迅速襲來的黑幕一樣讓自己避無可避。幾乎與此同時,在方圓十丈左右的范圍內不少毒水毒氣還在一瞬間如同淋雨一般噴射下來,伴隨著似乎能夠迷人感官的煙霧。

    張凡可以感覺的到這種機關算計和待遇毫無疑問是按照能夠被人們所認知的低武絕頂高手的標準來進行的。當然,以這些人的認識,似乎還是對真正意義上的絕頂高手的真正實力有所認識不足。

    張凡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能夠判斷的出來對自己威脅最大的是那從各個方向襲來的密集針雨,其次是那密不透風的弩箭支墻,從上面落下的毒物毒水對于如今自己這樣的高手來說雖然能感覺到一些威脅,但卻是整個伏擊體系最薄弱的一環。

    因此張凡毫不猶豫的飛身而起,以精神力精確的操控內力在四周方向上形成屏蔽毒水或毒氣乃至毒煙的內力之墻,整個身體在短短半秒左右的時間內鑲嵌在了布滿毒水的頂棚之上,盾牌直接頂住受力最為嚴重的上方。

    蜷縮起來的腳下勁風相互之間命中的時候發生了如同爆炸一般的針箭四面八方的飛射,包括那堅固的煉鐵爐也在這時候被打的爆炸開來。張凡卻從利刃與熱浪乃至毒物橫飛的一片空間之中精確的尋找到了一個相對比較薄弱的出口之一開辟出了一條通道,利用箭墻針幕過后的時間差逃到了方圓十丈控制區的外圍,破開了無數床弩圍攏起來的墻壁,從地獄一般的陷阱中真正的破困而出。

    不過就在自己剛剛破困而出的時候,枕戈待旦的七百名臨天天營高手就從各個方向上以帶著絲索的導線飛鏢展開了從各個方向上展開的同時攻擊。上萬名精兵高手則在更外圍組成了嚴密的封鎖大陣。

    如果是以前的張凡,面對這種局面可以說毫無幸理。可是現在的張凡卻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在四面八方的導線飛鏢還沒有逼近過來,剛剛走過三分之一目標距離上的時候,張凡利用“百步百刃無影針”的攻擊手法迅速就同時針對十丈以內的一百名對手同時展開了攻擊。

    正常情況下,這種功夫是一種虐菜武功,只適合絕頂高手攻擊大量低水平小兵一類的對手。因為在遠距離上同時攻擊上百個目標還要做到精確命中眼睛,那威力往往是很小的。可是在之前破困的過程中,張凡已經利用乾坤盾很短的時間內收集了上百根敵人的毒針的情況下就完全不同了。以這些有形的物體配合如同法術一般的武功,并且還是在十丈以內而非百步的距離上展開攻擊,哪怕面對的是外門九品巔峰高手也有了很強大的殺傷能力。幾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這一百名外門九品巔峰高手比得不放棄手中的

    導線或絲索飛鏢,人也不同程度的負了或輕或重的傷害。

    就這樣,如同離弦利箭一般速度的張凡輕松的破開了臨天天營的圍困乃至之前的種種“天羅地網”。后面規模龐大的軍兵也開始射出如同雨幕一般的利箭,如同飛蝗一般的襲來,然而這些給如今的張凡帶來的威脅并不能同之前的天羅地網相提并論了。

    那在常人看起來避無可避的箭幕在此時的張凡看起來卻漏洞百出,隨便以意念操控內力,就讓其中的箭幕開辟出一道道足以容身的縫隙或者大門。

    再以內力順勢操控這些軍兵們射出來的箭支,上百支戰箭似乎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的攻向之前曾經受到過創傷的百名臨天天營外門高手。

    臨天天營高手果然并非尋常炮灰可以相提并論,不少人還是在這種大面積進攻中躲避開了進攻,僅僅只有四十多人或許因為之前受創太過明顯而沒有有效的避開,被陡然間威力增加了不少的箭支精確的打斷了腳腕或是穿過了頭部,非死即殘。

    幾乎與此同時,其余六百名臨天天營高手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慌亂,以幾十名內門高手為核心很快云集在了如同面向自己的龐大墻壁一般的位置上再次展開了集群攻擊。

    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攻擊看似嚴密,實則有不少破綻。自己只要迎向一個攻擊而來的薄弱區開辟出通道,就能躲避掉其他方向上相對速度降低了很多的攻擊。這種如同墻幕一般的單向攻擊反而似乎不那么容易直接以內力的手段破掉。張凡在這種情況下就直接在飛速的后腿中施展出百步火龍,從乾坤盾中噴吐出的酒精和炭氣似乎形成了無數個精確的酒氣箭頭直接針對襲來的打擊展開了精確的攻擊。當酒精和炭氣命中目標的時候,雷鳴掌升級而來的超聲波掌法在最短的一瞬間引爆這些可燃物。爆炸的氣浪所形成的氣墻與對方的“刃墻”凌空相撞,雖然還有很對飛鏢繼續在內力導線的牽引下向前攻擊,卻也在喪失了慣性的情況下沒有什么威力了。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