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最強學院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潘鳳,我們看好你

第一百四十七章 潘鳳,我們看好你

 熱門推薦:
    “我們沒有出現幻覺吧?”

    唐太宗李世民目瞪口呆的看著遠方的戰場,神情恍惚,只感覺腦海一片混亂,他渾身的寒毛都在倒立,心臟更是噗通直跳。

    楚霸王項羽?

    大隋宇文成都?

    大唐李存孝?

    這些簡短的話語,透露出的信息太多,太多,多的他腦海有些發漲。

    楚霸王項羽!

    這個名字太如雷貫耳,只要有一點學識的人,恐怕沒有不認識項羽的。

    破釜沉舟,力能扛鼎,楚漢之爭等等。

    可是,項羽是漢朝之前的人物啊,漢朝之后是魏晉南北朝,然后是隋朝,再之后才是唐朝,時間距離太久遠。

    這樣的一個古人怎么可能還活著?

    大隋宇文成都?

    如果隋朝真的有宇文成都這樣無雙猛將,隋朝想要滅亡恐怕就會有很大的波折。

    而且,他從來沒有聽說過宇文成都這個名字。

    以宇文成都如此實力和氣勢,不可能籍籍無名。

    若說前兩個,唐太宗李世民還處于驚疑不定的狀態,那么自稱大唐李存孝的人,唐太宗李世民徹底懵了。

    自稱大唐人,說明對大唐有一定歸屬感。

    本人又姓李,如此勇猛,只要他想出頭,太容易。

    可是,他又沒有聽說過。

    “神兵天降,這些都是神兵,是天兵!”

    高士廉整個人激動又震驚的直哆嗦,自稱楚霸王項羽、宇文成都的這些人,所過之處,人仰馬翻,甚至還有人和馬匹不斷被打飛。

    如果這不是神兵,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陛下,現在怎么辦?”

    房玄齡更關心另一個問題,他原本以為諸天學院的考生,是大唐一些血氣方剛的勇士,要沖殺突厥大軍為大唐壯大聲勢。

    現在卻不同。

    這些人太兇猛,簡直橫行無忌,神擋殺神。

    他們就仿佛沖入羊群的猛虎,所過之處,尸橫遍野,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

    “快去通知大軍,全部集結過來。”

    唐太宗李世民神色一閃,朝著身后的一人,連忙吩咐道。

    不管這些人的真實身份是什么,他們的目的也是對付突厥大軍,雙方的目的是相同的。

    “今天,朕就要在渭水河畔,和這二十萬突厥鐵騎,一決生死。”

    唐太宗李世民面色堅定,目光炯炯的望著渭水另一岸的戰場。

    大唐有一半的江山,是他親手打下來的,對于戰場的局勢,他十分的敏銳。

    幾乎在一瞬間,他就發現眼前是一個絕佳的戰機。

    一舉擊潰突厥二十萬大軍,甚至把這二十萬大軍全部留下來的天賜良機。

    “用弓箭,殺了他們,一個都不能放過。”

    而渭水另一邊的頡利可汗等人的神色就完全相反,震驚中夾雜著濃濃的駭然,頡利可汗驚得眼睛都快瞪出來,歇斯底里的喊道。

    他攥著馬鞭的右手,青筋暴突,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楚霸王項羽等人,掌心更是沁滿汗水。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些震撼的場面,無論是人,還是馬匹,在這群突然闖入的人手中,就仿佛一個個稻草人,不斷橫飛。

    他麾下的鐵騎,不是被這些人的武器撥飛,就是被這些人直接挑起來扔出去,甚至還扔到數十米外,砸到一片。

    這根本不是人!

    他們是魔鬼!

    “冉閔在此,誰敢一戰?”

    又是一聲大吼響起,吼聲如雷,甚至幾個突厥兵直接被驚天大吼嚇得昏死過去。

    冉閔左持雙刃矛,右執鉤戟,宛如一條地龍沖入大軍之中,所過之處,肢體紛飛,直接空出一條通道。

    冉閔?

    唐太宗李世民、房玄齡等人面面相覷,神色已經震驚的無以復加,只感覺腦袋有些大。

    這一行不足百人,到底什么身份?

    冉閔又是一個武力逆天的古人。

    “大漢呂布呂奉先在此,誰敢一戰?”

    第二梯隊的考生看著兇猛楚霸王項羽等人,神色也是無比的呆滯。

    根本沒有什么策略,根本沒有什么章法。

    見誰殺誰。

    誰敢靠近,就殺誰。

    不靠近,就殺過去。

    “常山趙子龍在此,誰敢一戰?”

    又是一道身影沖了過去。

    報名字不是隨便喊的,你喊一句,就要向一個不同的方向沖去。

    不僅有成百上千的鐵騎圍過去,還有密密麻麻的箭雨從天而降,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隕落當場。

    “我們怎么辦?”

    看著一道道沖入大軍的身影,剩下的考生面色有些難看,甚至發黑,甚至有的人雙腿在輕微的顫抖。

    雖然他們也很想大喊一聲,把自己的名字報上去,但是,下場可能只有一個,直接被萬箭穿心而死。

    “不可能!怎么會這樣?”

    潘鳳身體僵硬,手中的大斧在顫抖,一雙虎目布血絲,死死盯著在二十萬大軍中橫沖直撞的項羽、李存孝、宇文成都等人。

    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受到嚴重沖擊。

    他手中五十六斤的大斧,可是受到冀州牧韓馥贊譽的可怕武器,本人更是被冀州牧尊為無雙上將。

    可是,眼前這群人手中的武器到底有多重,為什么會有那么大的威力,連人帶馬都能打飛?

    “他們是來自異世界,異世界有著特殊的修煉方法,肯定是這樣的······”

    潘鳳仿佛找到楚霸王項羽、李存孝這些人為什么這么強大的原因,心中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只是他還沒有安撫好自己崩碎的心緒,呂布和趙云的兩聲大吼,徹底擊潰他的心房,讓他無比的心酸和凌亂。

    楚霸王項羽、李存孝這些人的強大還可以歸結于不同世界,可是,呂布和趙云是和他同一方世界的啊。

    呂布和趙云或許不如項羽、宇文成都這些人逆天,但是,他們在密密麻麻的大軍中,至少進退自如,甚至還可以不斷殺敵。

    這和他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在沖殺二十萬鐵騎之前,雙方不應該先斗將嗎?

    可是,為什么項羽這些人直接沖了過去。

    最為可怕的事情,二十萬鐵騎在這幾個人的沖鋒下,竟然一個個面露畏懼之色。

    “怎么辦?怎么辦?”

    剩下的考生中,還有一個比潘鳳更加奔潰,更驚懼的人。

    鰲拜身體緊緊貼在迅猛龍身上,生怕身體顫抖的太劇烈,整個人從迅猛龍身上掉下來。

    他要殺死的三個人,竟然都敢沖擊二十萬鐵騎。

    其中宇文成都更是恐怖無比,他感覺自己很有可能擋不住宇文成都一擊。

    呂布和趙云也比他預料的強上很多。

    最為可怕的事情,從眼前的局勢,宇文成都、呂布和趙云三人很有可能通過諸天學院的考核。

    換而言之,他要殺諸天學院的未來三個學生。

    “總算有一個比我們慘的人。”

    年羹堯、福康安等人望著幾乎崩潰的鰲拜,心情卻是舒緩很多。

    在這冰冷的環境中,也只有看著悲慘的鰲拜,才能感覺到一絲溫度。

    “潘鳳,我們擋住這二十萬大軍,你帶其他人進攻這只大軍的帥帳。”

    就在這時,正在大軍中沖殺的趙云猶豫了一下,大喊道。

    楚霸王項羽、李存孝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殺的瘋狂,而且,他們也沒有擒賊先擒王的打算。

    他們的方式很粗暴,就是打算硬生生把這些二十萬大軍殺的大潰敗。

    一天不行就殺二天,二天不行就殺三天,實在不行,那就殺的天昏地暗。

    不過,趙云要冷靜很多。

    “潘鳳,快點動手,你可是和呂布齊名的戰將,南潘鳳,北呂布,足以指揮其他人。”

    趙云手中的龍膽亮銀槍仿佛變成虛幻的,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槍影,一片槍影閃爍,周圍就有十幾個突厥士兵的喉嚨處出現一個窟窿。

    潘鳳,“·······”。

    我能不能收回之前所有的話?

    “不錯,不錯!”

    聽著趙云的大聲,剩下的考生面色都是一喜,神色十分意動。

    他們或許還有機會。

    眼前的二十萬鐵騎還在抵抗,單槍匹馬迎戰成百上千的鐵騎,對于他們來說,和自殺沒有區別。

    可是,若是大軍潰敗,他們追殺潰兵,形勢就完全不同。

    兵敗如山倒!

    沒有親眼見過大軍慘敗的人,永遠都不知道敗兵是如此的脆弱。

    以他們的實力,斬殺潰敗的突厥兵,恐怕比砍瓜切菜還容易。

    “潘將軍,這次就靠你,我認識突厥的大纛,大纛就在渭水河邊,這二十萬大軍的主帥肯定也在渭水河邊。”

    “潘鳳將軍,我們繞過大軍,直插渭水河岸,只要我們斬殺這二十萬大軍的統帥,對方士氣必定潰散,到時候大家通過考核就容易很多。”

    “是啊!沒錯!這里有二十萬大軍,楚霸王一萬,李存孝一萬,宇文成都一萬,冉閔一萬·······,他們分完后,我們平均下來,分一千個人頭,還是十分輕松的。”

    ·······

    趙云的話語,讓原本躊躇不覺的考生,神色又振奮起來。

    他們還有機會。

    現在只需要一員大將,給他們開路。

    雖然二十萬鐵騎大部分注意力都被楚霸王項羽、宇文成都等人吸引過去,但是,一旦他們襲殺對方主帥,肯定有敵軍來救,到時候的確需要一員猛將把這些敵軍沖散。

    潘鳳能夠和呂布齊名,看起來或許有些浮夸,不過,想來應該有呂布八成實力,足以達到要求。

    潘鳳,“······”。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