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之魏氏庶女 > 第三十七章 坐在馬車里唱山歌

第三十七章 坐在馬車里唱山歌

 熱門推薦:
    程凌兒已經把村上的田打理的非常好了,魏楚欣在臨走之前,也只是稍微交代了幾句秋收時要注意的事宜。

    第二日清早,送三人出村。

    程凌兒孤零零站在村口,眼望著漸行漸遠的幾人,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不自在。

    馬車里的石榴也有些坐不住,往左挪了挪,又往右挪了挪,最后實在忍不住了,將車簾子一掀,探出頭來,朝程凌兒擺手道“你回去吧,等秋收的時候我們還來呢!”

    程凌兒猛點著頭,只卻遲遲不肯走。

    兩人互相遙望著對方,石榴一時就唱起了山歌。

    清脆的歌聲順著起伏蜿蜒的小路一路蔓延,馬兒聽了都要順一順身上的軟毛。

    山水一程,山色空蒙。

    ……

    到靖州城里,直去了月餅鋪子。

    見了魏孜津和純兒,兩人便回想起了前幾個月管事說的事情,都還心有余悸。

    純兒便關慰的探向魏楚欣的后背,“聽馬管事學那人拿刀子抵著姑娘的后背,血都都流了一地,想來都覺得后怕。”

    魏楚欣笑著搖了搖頭,本想略過此事,卻不想健談的馬管事湊了上來,只向魏楚欣訴說那日的事情。

    “姑娘那日被那幾個兇神惡煞的人帶走之后,我們都嚇得六神無主,沒有主意了,還好有柳公子在。小的一時嚇得只想著要報官,倒是柳公子說來人不善,怕是報官也無用。他回想著姑娘說的那幾句話,一想再想,不知怎么想的,就奔到后廚里檢查那一缸米,先開始伸手摸了一回,什么也沒有!”

    “柳公子本也要放棄了,后來還是二少爺回來,聽我們學了這個事情,又吩咐人將米缸里的米全掏了出來,這才發現里面有一封血書!想到姑娘生死未卜,當下里柳公子就什么都不顧了,二少爺也放下了生意,兩人奔赴常州去找蕭大人,只也不巧,蕭大人不在常州而在元綏,車途往返,中間之人耽擱折騰了半個月才見到蕭大人……”

    聽的魏孜津和純兒便是笑馬管事,“這些事蕭大人早就對對姑娘學了,就不煩您老費心了,姑娘才從村上來,是不是要騰出些功夫,讓她坐下先喝一口水啊!”

    馬管事聽了,便連連擺手,笑說,“少爺,小姐們莫怪,人老了話就多了,平日里你們不讓我說,眼見著來了客人,便收不住了,莫要嫌怪,莫要嫌怪!”

    純兒笑說,“姑娘可不是客人,你今年才來不知道,姑娘才是鋪子里的正經東家呢!”

    鋪子里的人其樂融融,哄笑了一番。

    對完賬目,說好了下午去魏偉松宅子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

    臨去之前,蕭旋凱向魏楚欣詢問道“你叔叔嬸嬸可是有什么特別鐘愛之物,或是有什么愛好?”

    魏楚欣想了一想,卻是真不知道,“怎么突然問這個?”

    “新姑爺第一次去叔伯家,總不能空手吧。”也不顧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蕭旋凱便握住了魏楚欣的手。

    他肯在這上面用心,魏楚欣一時心里就覺得暖暖的了。

    一旁跟著的石榴笑說,“侯爺肯去,二老爺就高興壞了,哪里還用準備東西!”

    最后是去古玩店里為魏偉彬買了一對小葉紫檀手串,為魏孜津買下了一把山水折扇,在金器店里為魏孜霖買了一只金雞,在首飾鋪子為呂氏選了一對上等玉鐲,為魏四選了一對紅玉耳墜。

    不在乎東西貴賤,只他在她親人身上肯如此上心,她就滿足了。

    臨從首飾鋪子出來時,石榴不干了,“他們都有禮物,我也要!”說著,連拿個幾支珠花,插在頭上就不拔下來了,直要蕭旋凱一并付錢。

    走出來時,魏楚欣好笑的看著石榴,逗她道“難得有人付錢,你卻選了全鋪子里最不值錢的珠花拿,傻不傻!”

    “是,是么?”石榴摸探著頭上帶著的珠花,撇嘴說道“姑娘這是沒嫁給侯爺呢,心就開始向著人家了,早知是這樣,為什么剛才在鋪子里的時候不說呢!”

    一旁蕭旋凱偷偷的向石榴眨眼睛,將剛才在銀號里支出來買禮物剩下的幾百兩銀票都塞到了石榴手里,意欲收買人心。

    只石榴卻不買賬,得了便宜還要向魏楚欣告狀,“哈哈,我有錢了,我可有錢了,侯爺偷偷的塞給了我幾百兩的銀票,也不知是想打什么主意!”

    魏楚欣便佯裝生氣的看向兩人,蕭旋凱一時清了清嗓子,握著她的手笑說,“別聽石榴胡說,我何時就收買她了,我沒事收買她做什么呢。”

    石榴拆臺,“昨天晚上我們姑娘睡著之后,誰去我們那屋了,還商量要和我換地方住來著!”

    ……

    邊走邊笑,一時就走到了魏偉松家宅門口。

    侯爺登臨府上,這是絕對不能小覷之事,不說是光宗耀祖能記錄到族譜,也是夠向旁人炫耀說辭的了。

    魏偉松帶領著府上一眾男子出門候在門口迎接,呂氏帶著一眾女眷等在垂花門處。

    見了面,蕭旋凱對于要行叩拜大禮的眾人禮遇有加。

    眾人見蕭旋凱溫和有禮,并不似傳聞的那般鐵血張揚,一時在心里才都松了一口氣。

    被引請到正堂,魏楚欣見眾人興師動眾,不敢有絲毫怠慢,一時看著魏偉松和呂氏笑說“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飯,二叔二嫂不必如此的。”

    呂氏這才叫退了一眾服侍之人,握住魏楚欣的手,一時頗有感慨,“這一晃你們也都大了,到了該婚嫁的年齡了。”

    魏楚欣笑著點頭,說了一會閑話,蕭旋凱分下了買給眾人的禮物。

    侯爺送動的東西,無論貴賤,都是珍貴而讓人受寵若驚的。

    魏偉松和呂氏也回了禮。

    呂氏將一對花開錦繡的銀鐲子遞送到了魏楚欣手里,“你們是太后賜婚,天大恩賜,這是二叔二嬸的一分心意,三丫頭便也收下吧。”

    蕭旋凱隨著魏楚欣向兩人道謝,一絲一毫的王侯架子也沒有,跟隨魏楚欣向魏偉松和呂氏兩人行晚輩禮。

    魏偉松和呂氏自是過來人,眼見著蕭旋凱為了魏楚欣能做到如此地步,不約而同,都欣慰的笑了。

    呂氏便握過魏楚欣的手,輕輕拍著笑道,“苦盡甘來,三丫頭以后有福了。”

    在蕭旋凱面前,魏偉松倒是比魏偉彬多了幾分不卑不亢,此時清了清嗓子,以長輩的身份囑咐蕭旋凱道“楚兒就交給你了,她從小到大吃了不少的苦,希望你好好的善待她”

    蕭旋凱點頭,鄭重承諾說“二叔二嬸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楚兒的。”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