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之礦工也瘋狂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君旨之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君旨之威

 熱門推薦:
    大江蛟龍宮龜丞相冷漠的看著四周,好似正在觀看一場鬧劇。這里的人類和螻蟻一樣弱小,想要捏死他們只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卷軸緩緩攤開,空白的紙上浮現出一行行字跡。無盡的威勢,在此刻席卷四面八方。林子墨悄悄把君旨捏在手中,靜靜等候雷霆一擊。

    “刺啦。”

    “刺啦。”

    強悍的力量緩緩醞釀,大江蛟龍宮龜丞相環視江面之后目光移向孫齊,似乎夾雜著一絲警惕的神色。緊接著好像得到了什么承諾,收回目光。

    “人族、是時候為曾經做出的事情,付出應有的代價了。現在僅僅只是開始,接下來將會是蛟龍宮的狂歡。”

    “蛟龍王有旨。”

    “水起。”

    “轟隆隆……”

    江水奔騰,化為巨大的水柱沖天而起,似乎夾雜著排山倒海之勢。

    被商船護衛在最中心的大船內,響起急促的腳步聲。一道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船頭,看著宛如末日一樣的景象,心不由得沉到了谷底。大江蛟龍宮龜丞相,以蛟龍宮氣運匯聚蛟龍王旨意。掀起無盡江水,看來這頭烏龜,是想水淹所有船只。

    “呼、呼、呼……”

    狂風肆掠而至,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孟奇并沒有陷入到驚慌中,而是看向站在一旁的侍衛。

    “君父說過,為姐夫慶賀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順利。你去把東西拿出來,讓這些異族看看究竟誰才是主世界真正的主人。縱然這里是北君之地,亦是楚國之地,容不得此等異類放肆。”

    “是。”

    侍衛回復。

    轉身往船內走去,一道潔白的紙張被遞了過來,上面壽春君的印記閃爍著淡淡的光芒。似乎和位于東邊的壽春城,有著遙相呼應之勢。又加上壽春君是楚東封君之首,其氣運顯化自然有一番截然不同的氣象。

    “大烏龜、你是不是還沒有睡醒,就憑這點風浪還能難道小爺我?小爺我上賭場,從來就沒有輸。說過你這段江面,就過你這段江面。信不信我馬上讓你,變成烏龜湯。”

    “好膽氣。”

    大江蛟龍宮龜丞相勃然大怒,一個小娃娃居然敢如此放肆,若不將其生吞活剮豈能消去心中的恨意。

    巨大的爪子指向前方,旨意不停盤旋,往前方飛了過去。

    “轟!”

    “轟!”

    “轟!”

    所過之處一道道水浪直沖天際,和狂風交織在一起,舉目望去數之不盡的龍卷風從四面八方席卷而至。無數水族將士紛紛舍棄身邊的對手,往水中狂奔躲避不可抵擋的危機。

    “君令:誅妖。”

    孟奇高聲大喝,旨意緩緩攤開,上面出現這四個大字。從西方涌來一股龐大的氣運,以極快的速度降臨在旨意上。緊接著光芒拔地而起,仿佛一支鋒利的劍,帶著光芒飛向巨龜所在的方向。

    所過之處所有烏云驅散,龍卷風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誅!”

    劍飛到巨龜的面前,體型突然暴漲,隨后重重的落到水面上。沒有任何異像,只是狂風、水浪以及烏云消失的無影無蹤。如果不看被染紅的水面,眾人恐怕會認為這是一場夢,如今不過是夢醒而已。

    “人族、我們之間的較量才剛剛開始。你們這些該死的竊賊,背叛者,最終必將滅亡。”

    聲音回蕩。

    濃濃的深意席卷四面八方。

    “好大的口氣,本君子是逢賭必勝的人,區區大江蛟龍宮怎么敢大言不慚。我這就前去,給他們一個教訓,就算是送姐夫的見面禮。看什么看?把這些商船全部送走,我們直撲大江蛟龍宮。”

    孟奇大大咧咧的說著,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四周的人瞬間坐蠟,露出苦澀的笑容。

    “君子、氣運是重器,不能輕動,要不然壽春乃至于整個楚國都會出現天災。而且君上的旨意已經用完,大江蛟龍宮之事也不歸我等壽春處理。為北君慶賀,讓北君出面,才是正道。”

    “呸、自從當初見到姐夫開始,我就知道姐夫不是池中物。身為我姐的弟弟,就應該充當急先鋒。區區蛟龍宮算什么?就是真龍宮我也敢闖。走開走開,你們不去我自己去。反正君父就我一根獨苗,我看他是心疼氣運,還是想血脈斷絕。”

    “……”

    所有人瞬間無語,碰見這位君子,也算是一朵奇葩。

    彼此互望一名中年人走了過來,身上的盔甲,給人無盡的踏實感。

    “君子、大事為重,為北君慶賀才是目前最應該做的事情。況且我壽春以護衛商隊的名義,途徑大江不知剿滅多少蛟龍宮水族兵馬,已經對北君算仁至義盡了。”

    “這?”

    王琦遲疑。

    只能輕輕嘆息,轉身往船內走去。話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在鬧下去也沒有任何益處。也罷、就讓大江蛟龍宮在猖狂一段時間,等姐夫的冊封旨意抵達,就是蕩平之時。

    “準備登陸。”

    “是。”

    眾人高聲回復,這段危險的路終于結束了。只是這真的是結束,而不是開始嗎?沒有人能給與答復,留下的只是無盡沉思。大江蛟龍宮的強者正在逐一復蘇,接下來的路也許會更加兇險。

    無數壽春士兵把手中的兵器捏緊了幾分,隨后往岸上緩緩走去。與此同時眾商賈長舒一口氣,那顆跳動的心也逐漸平緩。北君真的可以解決隱患嗎?大江又是否能恢復曾經的繁榮。

    而不是重新變成天塹,人族的聚集地強行劃分為大江南北眾多國度。從而給異族,各個擊破的可能。

    “一場好戲草草結束,看來以后有的忙了。”

    孫齊長嘆,驅趕馬車疾馳而去。林子墨稍微思索,也連忙緊隨其后。大江蛟龍宮里面究竟蘊含著什么,為什么感覺它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是不是要動用信鴿通知胡漢三他們,直接下令沿江百姓禁止入江,以免造成無謂的傷亡。

    “咕咕咕……”

    念頭落下信鴿沖天而起,林子墨讓小狼緊隨其后。既然君旨能擊退水族,那么自己也算有了一道保障。而且最壞的結果,無非是死一次而已,沒有什么大不了。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