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斗破之舔狗降臨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誅仙(求票票,求訂閱)

第二百九十九章 誅仙(求票票,求訂閱)

 熱門推薦:
    金石雖然也懷疑過這件事情可能是吳浪他們搞得鬼,但是仔細一想,就憑那幾個連斗宗都不到的人類小輩,他們應該還沒有能力將這些能量全部吞噬掉。

    最終金石也只能打消了追查此事的念頭,反正天山血潭又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只要以后繼續有能量潮汐出現,天山血潭依舊會再次出現,火山底部照樣會積累出足夠的能量。

    ……

    對于吳浪這種擅長煉丹的散修來說,他想要在中州得到足夠的資源修煉的話,那么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入丹塔。

    丹塔是坐落在圣丹城的超級勢力,被所有煉藥師視為“圣地”,在斗氣大陸上與魂殿齊名。

    如果吳浪可以加入丹塔的話,那么他不僅可以得到足夠的修煉資源,而且還可以飛速的提升自己的煉藥師經驗。

    更何況在丹塔中還封印著“三千焱炎火”,所以無論如何吳浪都得去一趟丹塔。

    不過吳浪離開天目山脈之后,他并沒有急著趕往圣丹城,而是在化骨城最大的酒樓里暫時住了下來。

    在酒樓的客房里,吳浪取出誅仙修行卡,喃喃自語道“看來有必要到‘誅仙’世界走一趟了。”

    在‘誅仙’的世界里,有一個名為嗜血珠的特殊法寶,可吸人精血,用以強化使用者的肉身強度。

    如果吳浪能夠拿到嗜血珠的話,那他以后與人為敵的時候,就可以用嗜血珠來吸收敵人的精血,然后將其轉化成能量來提升‘銀河之力’的基因等級。

    因此吳浪能夠越早拿到嗜血珠,對他覺醒‘銀河之力’基因的幫助也就越大。

    “嗖!”

    吳浪心中有了決定之后,直接意念一動使用了‘誅仙修行卡’,一團白芒頓時憑空出現,包裹著他消失在了原地。

    ……

    在一座古樸威嚴的城市郊外,一道白芒突然憑空出現,緊接著緩緩散去顯露出了吳浪的身形。

    吳浪從傳送的眩暈感中回過神來后,先是用見聞色霸氣四處探查了一番,然后朝著最近的城市趕了過去。

    進入附近的城市后,吳浪很快便打聽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吳浪現在所在的城市名為河陽城,在河陽城數十里之外便是青云山脈,而青云門便坐落在青云山脈中。

    除此以外,吳浪還打聽到了另外一個比較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一年前在河陽城附近一個名為草廟村的小村莊,被人一夜之間屠戮滿門,這件事情不僅驚動了當地的官府,甚至還驚動了青云門的人。

    也就是說男豬腳張小凡,現在應該才加入青云門一年的時間,他還沒有來得及將嗜血珠煉化。

    如此一來的話,吳浪只需要悄悄的潛入青云門,取走張小凡手中的嗜血珠就行了,倒也不需要對他痛下殺手了。

    吳浪打聽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消息后,直接御劍飛行,向著青云門的方向趕了過去。

    ……

    青云山脈巍峨高聳,連綿百里,峰巒起伏,最高有七峰,而這最高的七座山峰也被稱之為青云七脈。

    除了最高的通天峰首座由掌門擔任以外,其他的六座山峰首座則是由門中長老擔任,而張小凡所在的山峰便是大竹峰。

    由于剛加入大竹峰的入門弟子,前三年必須要到后山的黑竹林中砍竹子,所以張小凡一大早便趕到了后山黑竹林,勤勤懇懇的砍起了竹子。

    大竹峰后山特有的黑節竹是一種比較低級的靈植,雖說其堅硬程度比不上鋼鐵,但是卻也足以堪比頑石。

    因此像張小凡這種剛入門一年的新弟子,就算想要砍斷一顆黑節竹,也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原本還有田靈兒陪著張小凡一起砍竹子的,不過在前不久田靈兒已經砍滿了三年的竹子,所以現在后山就只剩下張小凡一人砍竹子做功課了。

    “嗖!”

    正當張小凡像往常一樣在黑竹林中砍竹子的時候,一道無形的吸力突然憑空出現,直接將他脖子上戴著的嗜血珠給吸了出來。

    張小凡見到嗜血珠無故飛起,先是嚇了一跳,隨即連忙朝著嗜血珠飛落的方向望去,只見它落在了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中。

    吳浪看著張小凡一臉驚訝的表情,晃了晃手中的嗜血珠道“小家伙,你可知這顆珠子乃是邪道法寶?要不是因為這顆珠子上有佛門法術封印,恐怕你早就被這顆珠子吸干精血而死了。”

    “o(?Д?)っ!”

    張小凡聽到吳浪的話,臉色猛然劇變,他雖然才加入大竹峰一年,但是也曾經聽幾位師兄說起過魔門邪道的事情,自然清楚邪道法寶的可怕之處。

    張小凡在經過剛開始的懷疑之后,很快便相信了吳浪的話。

    因為這顆珠子當初就是普智大師臨死前交給他的,而且普智大師還特意讓他把這顆珠子給找個沒人的地方給扔了,只不過他自己將這顆珠子給當做紀念留了下來。

    如今張小凡得知這顆珠子竟然是邪道法寶,他心中的幾個疑惑也就瞬間解開了,想必這顆珠子上的佛門法術應該就是普智大師加持的,所以他才會在臨死前讓自己把這顆珠子找個沒人的地方扔了。

    “小家伙,這顆珠子放在你手中太過危險,不如就讓我現在毀了它吧!”吳浪話落,右手微微發力,直接將手中的紅色珠子捏成了粉末。

    當然了,吳浪并沒有真的毀掉嗜血珠,在他剛才握拳的時候,他就已經把嗜血珠給掉包了,他只不過是故意做給張小凡看的而已。

    張小凡見狀,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連忙朝吳浪彎腰行了一禮道“多謝前輩仗義出手。”

    對于張小凡來說,他并不覺得嗜血珠被毀有什么可惜的?相反他還是非常感激吳浪的話,否則萬一嗜血珠上的佛門封印消失了,他恐怕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吳浪看到張小凡那副感激不已的表情,忍不住好笑的搖了搖頭道“小家伙,既然你能與本座相遇,也算是你與本座有緣了,那本座今日就傳你一門法術吧!”

    原本吳浪是打算拿了嗜血珠就走人的,不過張小凡現在才不過是個十歲左右的小屁孩。他如果就這么拿走嗜血珠的話,總感覺有種搶小孩子棒棒糖的無恥感,所以還是決定傳張小凡一門法術,了結了這段因果。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