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46章 大周皇子

第46章 大周皇子

 熱門推薦:
    “主人小心!”

    北梟王劍沉聲提醒道,小姜雪則下意識看向周玄機。

    只有她知曉周玄機的真名,北梟王劍與皇蓮心都只知他叫周劍神。

    她迅速一眼瞥過,沒有露出異樣神情。

    周玄機也強裝鎮定,關于他的身份,暫時不能透露。

    別看他能越階斬殺內丹境修士,但內丹境在大周皇朝之中只能算中上流。

    一旦大周皇后發現他,弄死他并不難。

    四人放眼望去,只見一道身影落在百丈黑蛟的頭頂。

    那是一名穿著寬大黑袍的老者,一頭白發盤于兩根銀釵之下,眼眶深陷,目光陰冷,嘴角上揚,笑得桀驁不馴。

    小姜雪低聲問道“我們該怎么辦?繞過去?”

    周玄機搖頭,對方明顯是想對付他,怎么可能繞得過去?

    北梟王劍臉色凝重,道“對方的修為恐怕在內丹境之上。”

    換句話說,對方很可能是靈泉境強者。

    靈泉境,壽命千年,個個都是如妖一般的存在。

    不僅實力強大,心思也非常人能比。

    周玄機沉吟道“不如我們兵分兩路……”

    “不行!”

    小姜雪斷然拒絕道,她緊緊抱著周玄機的腰,道“要逃一起逃,要死一起死。”

    從對方先前的話來看,黑袍老者的目標是周玄機,她們可以逃走。

    但她怎會丟下周玄機一人?

    周玄機回頭,四目相對,小姜雪的眼神堅定,讓他無法拒絕。

    罷了。

    皇蓮心忽然開口道“此人受了很嚴重的傷。”

    此言一出,周玄機三人眼睛一亮。

    北梟王劍已經知曉她有透視筋骨百骸的能力,低聲喃語“怪不得他沒有直接過來。”

    皇蓮心點頭,猜測道“對方在呼喊玄機皇子,我們之中,可沒有什么玄機皇子,他可能是在試探。”

    她與北梟王劍壓根沒有聽說過玄機皇子。

    若是說昭璇之子,或許他們能知道。

    周玄機皺眉,暗道確實如此,黑袍老者半天沒有過來,就站在黑蛟頭頂上望著他們,實在是古怪。

    他當即決定道“我們往另一個方向飛!”

    說完,四人就轉移方向離去。

    黑袍老者與黑蛟沒有追上來,依舊遠遠的望著他們。

    周玄機松了一口氣,心里暗罵。

    娘的!

    原來是嚇唬人!

    這狗比,十年后再相遇,他定要此人吃不了兜著走!

    四人離去后,大約過了一炷香時間,又有一群修士路過。

    “玄機皇子,八年不見,你現在當真是威風。”

    黑袍老者忽然大喝道,嚇得這群修士渾身一抖,差點從法器上摔下去。

    當他們回頭看到百丈黑蛟時,差點暈過去。

    一行人如同周玄機四人一樣,先是膽寒,不敢動彈,后察覺到不對勁,趕忙逃走。

    至始至終,黑袍老者依舊面帶桀驁不馴的笑容,仿佛吃定了對方。

    臨近黃昏。

    四人回到山谷,北梟王劍依舊待在外面,山谷入口前已經有六間閣樓,除了兩間入住的閣樓,其他都是用來存放各種材料、食物。

    阿大、小二也住在山谷之外,因為山谷對于它們來說太小。

    皇蓮心在半年前就搬了出來。

    周玄機不喜歡有個女人跟著,搞得他不自在,總是擔心皇蓮心偷看他洗澡。

    “你們小心點,倘若有危險,長嘯一聲。”

    周玄機叮囑道,北梟王劍與皇蓮心點頭。

    望著他與小姜雪入山谷后,皇蓮心走到不遠處的空地開始練劍。

    北梟王劍則回到自己的屋中,開始納氣修煉。

    這片樹林的樹木不算太密集,但可以遮蔽天空,也算隱蔽。

    當夜,周玄機與小姜雪都很緊張,一直未曾入睡。

    一夜過去,黑袍老者也沒有追來,他們懸著的心方才落下。

    第二天,天剛剛亮。

    秋千上,周玄機與小姜雪躺在長椅上,小姜雪非要用手臂挽著他的脖子,搞得他渾身酸痛。

    小姜雪瞪著黑眼圈,低聲問道“玄機,你是皇子?”

    她以前都沒有詢問過周玄機的身世,怕周玄機傷心。

    但昨日之事,讓她莫名有些失落。

    倘若周玄機真的是皇子,她還能高攀得起?

    周玄機嘆息一聲,道“是的,我母親被皇后害死,如果我暴露身份,皇后定不會容我,以后你也別說出去。”

    該死的皇子身份,讓他躲了八年。

    八年!

    整整八年!

    昨日面對黑袍老者時產生的心悸,讓他心懷憤怒。

    再等一年,待他突破至開光境,他便動身前往大周皇朝!

    “你是哪個王朝的皇子?”

    小姜雪好奇的問道,大周皇朝之下的王朝可不少。

    無論是哪個王朝,身份都遠高于她。

    周玄機翻了翻身,背對著小姜雪,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道“大周。”

    “大周?有大周王朝嗎?只有大周皇朝啊?”

    小姜雪愣住,追問道,下一秒,她忽然瞪大眼睛。

    大周皇朝!

    周玄機是大周皇朝的皇子?

    等等……

    難道是……

    她曾經聽黃風十七兇以及其他人提起過,八年前,大周皇妃昭璇娘娘帶著小皇子逃出皇宮,后母子雙亡,難道周玄機就是那位小皇子?

    她連忙將周玄機翻過來,雙手抓著他的臉蛋,喃喃道“原來你是大周皇子……怪不得這么妖孽……”

    兩歲就殺人,還殺內丹境邪魔!

    九歲就名揚天下。

    尋常人家能生出這等妖孽?

    周玄機翻了翻白眼,我的小姐姐,現在不應該是悲傷的氛圍嗎?

    小姜雪將周玄機攬入懷中,一邊摸頭,一邊安慰道“玄機別哭,姐姐會一直陪著你的,我們不當皇子也沒關系。”

    我哪里在哭?

    周玄機無語,連忙推開她,翻身而起,躲得遠遠的。

    我們都是兩位歲數的大孩子了,怎能動不動就摟摟抱抱?

    成何體統!

    看到周玄機跑了,小姜雪沒有放棄,反而追上去。

    一時間,兩人又在山谷內打鬧起來。

    山谷之外。

    北梟王劍在屋內修煉,皇蓮心一大早就起來,在阿大、小二面前練劍。

    一天之計在于晨,清晨的靈氣最為干凈、濃郁。

    嘩——嗒!

    這時,皇蓮心忽然聽到有東西從樹林上方落下來,落在身后的草地上。

    她回頭看去,臉色瞬間變得驚恐。

    那是一顆頭顱!

    正是昨日遇到的黑袍老者,他滿臉是血,依舊保持著桀驁不馴的猙獰笑容。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