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無雙庶子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李信的錯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李信的錯

 熱門推薦:
    成親之后,還是有一大堆事情要做的,而且現在又臨近年關,靖安侯府如今也是家大業大,很多東西都需要在這個關頭采買,所以成親之后的第二天,李信也在侯府里幫著忙了一天。

    第三天早上,就是回門的時候了。

    九公主換上了一身很是莊重的衣裳,李信也換上了靖安侯的禮服,夫妻兩個人要去皇宮里回門。

    給太后娘娘磕了頭之后,兩個人又要去未央宮拜見太康天子。

    天子見了兩個人之后,頗為開心,親自上前把夫妻兩個人攙扶了起來,拉著他們倆在未央宮的暖殿里坐下。

    這個暖殿里面,擺了十來個銅爐,爐子里炭火熊熊,把整個暖殿弄得溫暖如春。

    天子坐在主位,李信與九公主陪坐在客座。

    這個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這會兒顯得很是平易近人,他對著九公主微笑道“記得你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你跟在朕身邊扮作侍女,不知不覺兩年時間過去了,你們居然成親了。”

    到這里,他微微有些感慨。

    “那時候咱們誰也沒有想到,能有這么一天。”

    九公主也跟著笑。

    “那時候皇兄跟我,京城里有個人烤肉很好吃,我才跟著皇兄過去的,后來果然很好吃,記得那個時候我還讓皇兄你把李信招到魏王府去做廚子,可惜你沒有答應。”

    天子有些無奈的看了自己妹子一眼。

    “那個時候要是聽了你的話,你們一輩子也別想成婚了。”

    一個朝廷的靖安侯迎娶公主,并不會顯得有什么問題,但是如果是魏王府的一個廚子迎娶公主,那問題就大了去了。

    九公主有些不太好意思。

    “那個時候,人家也沒有想嫁給他嘛……”

    一旁的李信,正在專心喝著宮里的貢茶,并沒有參與這一對兄妹的談話。

    天子瞥眼看了一眼李信,然后問道“新婚兩三天了,長安覺得如何?”

    “很好啊。”

    李信微笑道“長公主宜室宜家,聰明賢惠,自然很好。”

    太康皇帝哈哈一笑。

    “長安你這句話,怕是有些言不由衷吧?”

    李信微笑不語。

    老實,九公主的脾氣在公主里頭自然是很好的,平日里也不會跟李信擺架子什么的,兩個人也算是正常的夫妻關系,但是一個皇室的公主,年紀又這么小,完全不任性是不可能的,更算不上宜室宜家這幾個字了。

    九公主有些不滿的看了自己胞兄一眼。

    三個人又聊了一會兒閑話,九公主也看出來這兩個人還有事情要談,當即站了起來,對著天子道“皇兄,母后那邊還有事情跟我,我先去坤德宮了,就讓長安在這里陪著你。”

    天子笑著揮了揮手。

    “去吧,多陪陪母后,你嫁了人,以后能進宮的時間就少了。”

    九公主撇嘴道“我就住在永樂坊,想進宮皇兄還不給我進啊?”

    她完這句話,就動身離開了暖殿。

    等她走遠之后,天子從主位上起身,坐在了她之前的位置上,也就是李信的旁邊。

    這位皇帝陛下也給你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壓低了聲音,開口道“準備什么時候走?”

    李信面帶微笑“這個自然是看陛下的意思,陛下的圣旨寫什么時候,臣就什么時候動身出發。”

    天子斷然搖頭。

    “這個不成,你得自己主動請纓去西南,朕萬分不舍的放你走,不然小九肯定是要來找朕的麻煩的。”

    李信咳嗽了一聲。

    “陛下如果沒有圣旨,臣就留在京城里不走了。”

    如果沒有圣旨,李信就要想方設法跟九公主解釋自己去西南的原因,這會兒兩個人新婚,正是膩在一起的時候,李信還真沒有辦法跟九公主這件事。

    總不能告訴九公主,她的丈夫成婚沒幾天,就主動要去上戰場吧?

    天子苦笑道“罷了,這個惡人就由朕來做,長安你準備什么時候出京,跟朕一聲,朕讓人擬旨。”

    李信微微低頭“總得過了元宵節再出門,臣的意思是,暫定在元月二十。”

    天子點了點頭。

    “那就元月二十。”

    兩個人了幾句關于九公主的話題之后,又重新回到了西南戰事上來,太康天子轉身走到了一張桌子旁邊,取來的一封信,遞在李信手里。

    “近來,西南那邊許多言論,肆意誹謗于朕,著實可惡。”

    李信打開信封看了看,只見信封里面是幾份抄好的檄文,無一例外,全部都是“討伐偽帝”的檄文,大多寫的文采盎然。

    同時,把太康天子罵的體無完膚。

    李信正在看的時候,天子又從桌子上拿來一張紙,指著其中一句給李信看。

    “長安你看看,這句不只是在罵朕,連你也連帶著一起罵了。”

    李信瞥眼看過去,只見天子手指的那個地方,赫然寫著。

    “偽帝篡朝,黃口孺子竊居高位。”

    “小人得勢,弱冠奸佞執掌禁軍!”

    這的確是在罵李信,確切的是借著李信的事攻擊皇帝。

    李信眼皮子抖了抖,有些無奈。

    “陛下,臣是受了池魚之殃啊。”

    天子隨手把這些紙丟在一邊,然后笑著道“整個京城里的官基本被他們都罵了一遍,你逃不掉也是正常的,不過其他人被罵或許還有些無辜,你李長安是最應該被罵的。”

    靖安侯眨了眨眼睛,笑著道“為何?”

    天子沒好氣的到“因為這些反賊,全都是你的徒子徒孫,他們寫了這些東西之后,就是按照你當年的法子,在西南諸郡宣傳。”

    所謂李信的“法子”,就是兩年前貼大字報。

    自從李信貼了之后,這一招就特別吃香,已經有不少人會了這個套路,開始用這個法子來做自己的事情。

    李信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

    “陛下,這可怪不得臣。”

    天子微笑道“自然不會怪你,現在那些北周世族已經愿意棄暗投明,把趙郡李氏的劣跡統統寫下來同傳天下趙郡李氏的罪過,等他們寫好了,朕就用皇榜通傳天下。”

    李信心里動了動。

    前天成婚的時候,他還問過葉茂那些北周世族去哪了,沒想到短短兩天時間,那些北周世族就已經向天子投降了。

    李信低聲道“陛下準備赦免這些世族?”

    “是有這個意思。”

    天子微笑道“不過也得一步一步來,朕已經把他們大部分人送到了皇莊里做活。沒有個十年八年的,未必能出來。”

    這也是李信的建議。

    李信低頭思索了一會兒,然后低聲問道“陛下,您準備如何打蜀郡?”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