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22.8 月隕之狐

22.8 月隕之狐

 熱門推薦:
    天啟歷547年,9月7日。西江戰役打響。

    整個西江戰役,分為東西兩個部分。

    其中,西段兵團由蘇木指揮,針對月隕盆地內劍閣要塞群南方諸多的移動基地;而東段戰役則是熾白帶隊南下,應戰千川漢水集團企圖增援月隕盆地的新軍。

    在西段,千川一方,有32個移動基地,后勤方面有劍閣要塞,而指揮官蘇木只有三個機動突擊團。

    而在東段,熾白是四個機動突擊團堵截漢水集團的六個突擊兵團,以及二十四個機動基地,西面的荊襄要塞持續不斷的派送空軍對戰場進行控制。

    從兵力總量上來,是千川占據兵力優勢。

    所以在數千公里外,北方燕山要塞內的最高作戰會議椅中,白業總長指著紅藍箭頭交錯的西南戰略地圖,用極有信心的語氣,宣告式的說出了一句話“此戰優勢在我!”

    然而在這兵團交錯的南方戰局中,邯民城方面則是牢牢地抓住了戰略主動權。

    ……

    8號,熾白帶隊南下時。

    主力兵鋒在荊襄要塞附近頻頻出現,嚇得漢水集團上下寒顫。

    現在熾白的大名極具威懾力,別說熾白帶著三個突擊團,就算熾白只是帶著一個突擊團,在荊川北方太嶺山脈逛一圈,襄荊要塞的融氏集團也必然要全力以赴地防御。

    而且熾白在南下的過程中,還連續拔掉了三個軍事重陣地,并且把漢水集團趕來支援的一只新軍,打掉了四分之一,追出了五十公里。要不是漢水五個移動基地及時展開制空權制電磁權的防御圈,這個新兵團會直接全軍覆沒。

    漢水那幫新兵蛋子,看到熾白帶突擊團直接在平原上玩鋼鐵對沖的架勢!還沒有接戰,氣就泄了一半。

    所以在這次作戰中,漢水集團的六個兵團始終未能按照計劃進入月隕盆地,而是在熾白的交錯拉扯中,貽誤戰機。

    而眼下西段戰線上,千川移動基地則是遇到了史無前例的人民包圍戰爭。

    數百個簡陋的基地突然冒了出來,在統一性協調的指揮下,對千川三十二個移動基地進行攻擊。

    ……

    8號下午3:23。

    在西段戰役中,月隕盆地北側,起義軍342臨時基地中,一架架無人機從軌道上起飛,在電子指揮中,對著敵人的移動基地發動突襲。

    圭量是這里的負責人。而碩大的移動基地中,一共四十人。

    穿著外骨骼工作服的圭量,正在控制著遙控電力車給飛機跑道快速澆水。

    整個軌道上目前人數很少。這是民用品制造業在北方興起后的產業。在戰前,民用品制造也養活了很多人,此時這些民用部門轉為了軍工體制,開始回饋這次戰爭。

    電遙控車輛、電遙控機器人將二十個人的活壓縮到一個人就可以干的程度,更是大大壓低了作戰的風險。

    控制遙控車輛打掃完跑道,圭量命令地下艙門打開,遙控車輛進入了地下艙門。圭量突然接到了通訊。

    看到奔向自己基地的導彈警告,圭量招呼了所有人,數秒鐘后,確定所有人都得到消息、朝著地下四十米的防空洞躲過去后,圭量收攏基地地表設施,開始撤退。

    五分鐘后,一排排巡航導彈轟炸了該簡易基地的一切可疑目標,火焰騰空而起。圭量伸出頭檢查著基地損毀的情況,命令庫房中的消防履帶車輛,開始對基地滅火。

    半個小時后,這個基地的大火撲滅,基地成員穿著機械外骨骼,指揮工程車快速用融化的特殊瀝青(高分子材料)和鋼板填補了機場,無人機再次起飛。

    ……

    這種簡陋的基地是無法戰勝千川幾百年來研發的先進移動基地的。就連起飛的無人機在面臨千川的正規無人機時也存在代差優勢。

    如果給千川移動基地足夠的時間,再多的簡易基地也會被鎮壓。但是,這已不是移動基地的時代了,數百簡易基地此時在戰場上和月隕地區的千川基地糾纏著,這給千川月隕地區的軍方帶來了致命的影響,千川的軍團長們就這樣浪費了一個又一個關鍵的戰術時間。

    當下能組織近萬名工業成員,冒著危險支援前線,這種戰役的組織度,是千川財閥勢力無法做到的。

    ……

    圭量所在的臨時基地,遭到襲擊三個小時后,扳手螺絲刀交叉旗幟的大型運輸機降落,作為機場負責人的圭量一馬當先駕駛卸載車輛,控制機械手從飛機上卸貨。

    此時天空中己方先進空軍正在上空盤旋,圭量的機場是安全的。

    而與此同時,其他簡易基地正在爭分奪秒的騷擾那三十二個移動基地。

    戰役開打已經十二個小時了,劍閣要塞一方的32個基地目前寸步難行。而蘇木帶領的機動主力,已經運動到關鍵位置。

    ……

    千川財閥一方。

    大部分軍團長依舊在重重的戰爭迷霧中,小心翼翼地坐著判斷,但是,有一個家伙很沖動!

    208號移動基地,此時在鋼軌上滑動著,萬噸的機械體沿著臨時修建的鐵路在丘陵地形體系上不斷進出,在丘陵上附近靈活部署防御,在移動基地的鋼鐵閘門中,一輛輛被修復好的自動戰車裝載著防空導彈和雷達體系。

    而天空中無人機被一個個擊落。移動基地的軍團長是朝明壁,此時的他,在面對雷達電子屏幕上眾多蜂群一樣的戰機。

    在剛剛的十七個小時內,一座座軍事基地或多或少地都在被電子戰騷擾,但是每次都是兩到三個移動軍事基地突然遭到了增強的軍事騷擾。

    年僅二十八歲的朝明壁,朝明家族近十年來培養的天成長城(沒有蓄魔點)。

    十年前的朝明壁不比幾年前熾白雙職業受到的關注少。嗯,要不是熾白橫空出世,他現在依舊是獨一無二的耀眼。

    文人相輕,天才往往也有相輕的心態。朝明壁在這兩三年總是能注意熾白的缺點。

    例如輕佻,乖張,沾染銅臭等等。(君不見,二十一世紀某大國崛起的時候,也不總是迎接很多偏見嗎?)面對后發而至,卻優越于自己的存在,總是期待他崩潰的。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當得知熾白‘鑄成大錯’時,朝明壁就有“果然如此”“早有預料”之類的表達。

    但是隨著事態的發展,熾白依舊風華絕代毫無褪色的樣子,讓他丟掉了偏見,卻有了偏執。

    所以在這次作戰中。

    在其他移動基地不敢輕舉妄動的時候,他是唯一一個命令移動基地向前突進的勢力,從戰略地圖上來看,他形成了一個獨一無二的突出部。

    一路上用導彈橫沖直撞的轟炸,將天空中的騷擾網絡撕開,卻不曉得他的后方已經被蘇木帶著的突擊裝甲兵團給截斷了。

    移動基地大廳內。

    身著戎裝的朝明壁,看著自己基地目前在地圖上所在的地區,他的移動基地有如中央箭頭一樣直接插入了秩序軍的眾多簡易根據地中,

    他宛如重騎士深入了一群烏合之眾中。在他兩百公里的范圍內,一個個秩序軍的簡易基地被炸,而這些簡易基地的查打一體無人機,根本無法接近他的防空網,剛剛接近,就被基地外殼上箱式裝載的防空導彈揍了下來。

    這樣的情況讓他頗有一些自己王道之師團所向無敵的錯覺。

    現在他在的位置,是一個叫做重玄崮的高地,移動基地麾下的坦克正在朝著這個高地上行進,試圖將雷達塔布設在這里。

    就在朝明壁試圖進行下一步指示的時候,人工智能突然告訴他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就是進攻型導彈已經告罄了。

    朝明壁驚詫“怎么沒有了?”

    人工智能回應道“軍團長閣下,您在三個小時內已經發射了兩百四十三發各類巡航飛彈。”

    朝明壁皺眉“怎么這么多?”

    人工智能“的確這么多。”對話間,它把一幅地圖出現在了朝明壁這里,在地圖上是密密麻麻的打擊點。

    看到這幅圖。

    朝明壁不禁愣了,然后對一旁的人工智能投影斥責道“你人工智障嗎?為什么對這么多目標打擊,我不是說了重點打擊嗎?”

    人工智能在對界面上數個打擊點放大,將一系列廠房照片,飛機場照片顯示。并解釋道“報告軍團長,這些地點的特征均符合你所提出的打擊要求。”

    朝明壁不禁啞然。

    ……

    國家動員力的重要性,在這場戰爭中開始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秩序軍在月隕盆地的建設速度驚人,利用各地儲備好的水泥和鋼鐵的原材料,以模塊化建設,可以在三個小時內完成防御工事的快速修建。

    作戰基地內的人工智能,為了進一步解釋,為什么會消耗這么多巡航導彈。將網上下載的北方工業基地施工流程下載下來。

    在教學視頻上幾十個穿戴機械骨骼的工人快速將金屬板搭建好,然后插上鋼筋灌注水泥,尼龍布,然后撒上干粉末,一個機場就迅速的搭建完畢了。秩序軍一方,幾萬人的建造速度,快過了月隕地區這些移動基地摧毀的速度。

    人工智能解釋得有理有據,但是人工智能沒情商。看不出朝明壁臉上的惱色,直接往槍口上撞。

    朝明壁打斷了人工智能的播放怒吼道“導彈沒了,就快速生產,不要浪費時間。”

    大廳中的人工智能投影閃了閃,沒有頂嘴,老實進入了工作狀態。

    然而幾秒鐘后,這個人工智能又冒出來。

    沒等朝明壁開罵,人工智能嚴肅地匯報“將軍,我們的后方發現了不明身份的機動兵團。”

    ……

    此時重玄崮,東部七十公里外。

    突擊集群已經到達前線。蘇木坐在機械裝甲內。

    他通過領域再度親自確認了一下遠方的朝明壁的部署,對屏幕上的其他兩位軍團長敘述到“他(朝明壁)停下來,主力從東北部主攻,向藍河,你帶著部隊在南邊,從這里,這里,還有這里!”

    蘇木的作戰風格要比熾白要保守一些,他身為老式軍團長,知道移動基地行動的特色,更傾向于在哪里敵人行動過程中,預備防御的間隙中發起穿插式進攻,

    蘇木在后方多次研究熾白的突擊兵團作戰,并且反復地演習和新兵磨合,這次是他第一次帶領新兵團進行戰斗。他非常非常謹慎。麾下士兵對他的評價是“如同狐貍(本星球同類型的一種物種)一樣狡猾謹慎”

    【至于熾白嘛,則是“沒有路!給老子炸,炸出來一條路,然后跟我沖!”那樣霸王硬上弓氣勢!】

    眼下月隕地區。千川一方的部署,哪怕是三個以上的移動基地簇在一起,蘇木都是非常猶豫要不要進攻。

    而朝明壁這時候突然冒出來當個突出部,蘇木覺得這貨簡直是在配合自己,打他是應該,不打他是悲哀。

    蘇木緊緊的盯著他,籌備了足足三個小時,終于開始行動了。

    ……

    圍殲戰役,迅驟開始。

    大批的先進無人戰機迅速的朝著朝明壁這地方涌過去,如果在戰略地圖上顯示場面,就如同蒼蠅見了新鮮便便嗡嗡縈繞。

    此時處于信息壓制中的朝明壁,對外界通訊完全中斷。當蘇木下達突擊命令的七分鐘后。

    急切的警報,將朝明壁從忐忑不安中逼到了移動基地外面。看著遠方高速飛行的裝甲部隊。朝明壁張開領域也感應到了機械突擊團中存在的領域。以及更遠方一百零七發巡航導彈分批次而來的場面。

    沒等他指揮基地上的自動防御火力拉出彈幕,天空中的動能彈頭,猶如鋼釘刺入木板一樣,打穿裝層,鋼鐵和穿透鋼鐵,擠壓摩擦,過程中,熾熱的火星沿著貫穿路徑灌滿了空間,

    這些密集的火力將移動基地周圍的火力陣位轟成了零件。

    這些彈頭貫穿力極強,但是爆炸范圍非常小。幾乎是轟完之后,后面的突擊機甲就能緊隨而上。

    如此密集的精確制導火力,猶如撥開竹筍一樣將移動基地附近山頭上的一個個防御體系逐層撥開。

    朝明壁的基地就在這半部署的過程中被蘇木拿下了。

    ……

    半個小時后。

    身著重型機甲的蘇木站在移動基地前裝甲層上,接受了朝明壁雙手端劍的投降儀式。微微嘆了一口氣,對東線熾白發出信息。

    信息內容很簡單“缺口已經打開,速來。”

    在此時的戰略地圖上,朝明壁的移動基地被拿下后,劍閣要塞和南方繁華地區的鏈接已經非常弱了,就算不懂軍事的人也能看出,千川的移動基地集群部署出了一個龐大的缺口。

    而在荊川北部。

    坐在突擊機甲中,在樹梢尖端疾馳的熾白接到這個通訊前一分鐘,正在頗為遺憾地看著一百公里外的荊襄要塞,心里是小聲數落道“高掛免戰牌!這幾百年不見,你們出息了!”

    在接到通訊后,原本眼睛頓時亮起,立刻對蘇木回應“干得漂亮,我馬上到!”

    戰機倉外山巒,叢林快速的向后倒退。

    ……

    在漢水東部,正在和漢水集團周旋的熾白在接到蘇木的信息后,留下少量部隊做出主力猶在的假象,欺騙漢水集團的那六個兵團。而自己直接帶著三個兵團進入月隕盆地。

    與此同時

    融氏集團的高層在發現熾白的兵團活動跡象減弱后,并沒有第一時間命令自己麾下的六個兵團主動發起攻擊,抓住戰機。而是命令那六個突擊兵團再次確認所屬戰區內的情況,而這個再確認,足足浪費了兩天的戰略時間。

    在后世,那些諸葛亮們重讀這段戰史,痛罵荊川的軍官“指揮作戰不需要眼睛,不需要腦子!”之類的話。

    而事實上,容不得荊川地區的新軍指揮官們不發慫。他們當時被要求的首要任務是保障荊川要塞的安全!而圣長城之威,他們剛剛領教過,無堅不摧名副其實!這位小祖宗在荊川北邊晃來晃去,現在突然減弱運動跡象,誰曉得,是不是在蓄積力量,來一個回馬槍!

    所以呢,沒有任何人攔住熾白,決定戰役勝負的三個兵團在六個小時,走河谷水路抵達月隕盆地南部,與蘇木集團組成了強有力的進攻兵團。

    【在的熾白的裝甲集團,河谷大峽河面上飛馳而過,江面上的客船,可以驚異的看到這飛行機甲部隊在船舶頂部列隊飛馳而過的場面,大峽谷兩側的回聲效應,在過去,讓兩岸鳥鳴啼不住。然而今天的發動機噴射轟鳴在這里也格外的浩蕩,

    客船上有人恰好拍攝了這個鋼鐵翅膀們逆江而上的場景,這在后世成為了記錄這場戰役的重要資料。】

    九號上午,熾白和蘇木的整合兵團迅速投入對月隕盆地南方經濟繁華地帶的進攻中。

    而在這個地區駐扎的十一個移動基地,即將迎來時代給他們的宿命。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