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21.14 燎原

21.14 燎原

 熱門推薦:
    崤山戰役結束了,秩序軍一方損傷四十八人的代價,拿下了這個一千多年來沒有被攻陷的要塞群。而整個要塞群,

    回顧這場戰役,節奏快的難以想象。

    從攻擊發起時算。

    第十二分鐘最外層激光塔防線被突破。

    第十三分鐘領域塔陷落。

    第十七分鐘最核心控制室,被熾白單兵突入控制局面。

    第十九分鐘,各個分控制中心正在倉皇逃竄的軍官們接收到了投降命令。

    第二十四分鐘,要塞各部分停火,開始成建制接受熾白集團的控制。

    沒有反復和抵抗,從最高層開始,組織被控制了,這個龐大的要塞群就被控制了。

    那些跟隨熾白打進來的軍官們在接收這個要塞的時,大部分還都在恍惚中。

    如此強大的要塞體系防御只被摧毀了百分之十,大部分設施還沒有反擊就已經易主。

    這就如同一個壯漢上一秒還在開坦克,而下一秒就被外面的人閃現進來,用刀尖抵住脖頸了。

    ……

    崤山要塞群的政治作用異常巨大。

    首先對千川的舊勢力來說,再也沒有絕對的安全軍事區了。

    崤山這類甲級軍事駐地可是號稱“永不陷落”的要塞群,在核打擊后也是依舊能保持運作。

    千川高層在設計這些要塞群之初,是根據核大戰的指標設計的,確保被核打擊后依舊能實現軍事統治。

    并且歷代的當權者在退休后都將冬眠倉安放在這里,可見他們對這里的信心。而現在這個信心被熾白撕破了。

    而對于起義軍們來說:

    自今天后,天下再無無敵的防御。

    衛星攝像頭,原子鐘,精確制導,等一系列新技術加以全新的軍事體制。讓這些突擊團中不是上位職業者的士官們,有了“提三尺劍和君王共滅”的豪情壯志。

    ……

    而對熾白來說,眼下這場戰役后,終于可以按照新軍事編制挑選新的軍團長了。

    這種挑選不僅僅是提拔一個偽領域者作為秩序軍的頭目。

    而是確定突擊團的晉升體制,將當于連隊擴編成團。

    新軍軍團長培養程度和千川傳統的軍團長相比。

    類似于拿破侖時期一群農夫火槍兵百戰后淬煉出來的軍官與十幾年培訓的貴族騎士軍官的比較。

    農夫提拔的軍官與貴族軍官相比在個人軍事素養上還是有所欠缺,但是農夫軍官提拔上來,是因為其軍事組織能力提拔上來的,不單單是因為其個人能力提拔上來的。個人素養不足完全可以依靠組織體系群策群力。

    突擊戰術非常危險,要經過大量訓練,日日夜夜和自己的團隊在一起,才能維系突擊軍團最基礎的組織,而且還需要戰功才能晉升。嚴格來說這不是淬煉一個軍團長,而是淬煉一個軍團,從軍團中找到優秀的領頭人。

    【旁白:若是未來和平了,沒有實戰評測時,在評定軍團長職位的時候,在新的組織紀律下,領域優異會還是會給晉升為新軍團長帶來優勢。這就相當于二十一世紀挑選軍官還是會把學歷水平看成權重很高的要素。

    但是現在,實戰有很多,有很多人會在戰爭中受傷死亡,也必然有很多偽領域者會有優秀的組織、戰斗經驗。】

    總而言之。

    新軍隊比的不是軍團長了,而是軍隊整體的素質。

    而近代軍隊對古典貴族軍隊最大的優勢,軍事戰功晉升渠道打開了。也就是拿破侖當年那只部隊,能橫掃整個歐洲封建部隊的原因。

    而建設新軍事晉升機制的背后,是熾白準備依托建制優勢和千川拼動員力,拼組織度,打一場正正堂堂滌蕩之戰。

    下面無需取巧了。

    ……

    晚上八點四十分。

    十六位龍衛兵抵達崤山要塞地下指揮部,在看到熾白如此輕裝輕甲站立大廳,第一時間沖了進來,檢查周圍的可疑分子。

    熾白:“別緊張,那東西帶來了嗎?”

    南月隴提著一米長的金屬箱子走了進來,里面是一個分裝核彈頭。

    而貫邢看到這東西頓時色變,抬起手想要指著熾白,然而剛有動作,就被一旁的龍衛兵用機械尾抽趴下去,并且斥道:“老實點。”

    熾白對己方帶隊的士官問道:“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吧。”

    南月隴座艙內的機械頭盔點了點頭。

    熾白:“你帶著五個人留在這里,”熾白瞥了一眼冬眠倉。他繼續說道:“協助這里的大人們,穩定好要塞體系。注意以下兩種情況:

    第一:從前線得到確認消息,我方軍隊首腦和政治首腦在核襲擊中喪生。

    第二:連續四十分鐘,沒有接收,任何組織消息。

    兩者情況發生其一,”

    熾白指了指手提箱里的東西,說道:“在這里光榮就義吧。”

    南月隴愣了愣,然后說道:“這個任務?”

    熾白:“怎么,不能完成?”

    南月隴點頭堅決回應道:“這個任務很容易。”

    南月隴心里不由嘆道:“若是,數年前,別人命令自己去死,自己肯定不會愿意,但是今天心里一絲一毫都沒有猶豫。”

    但是南月隴還是想去前線。

    ……

    前線最危險,而這里等消息準備同歸于盡,反而是最安全的。

    因為按照熾白下達同歸于盡的命令情況,一定是起義軍徹底失敗了。那么這時候所有人都要被上面清算,不拉核彈舉手投降的話,嗯,也逃不過審判和折磨,最后還是得死。

    而直接在這里拉響核彈,和大人物們同歸于盡,反而死得干干凈凈。

    當然南月隴不想在這安全地帶等著,因為等著,就等于旁觀局勢發展,現在熾白開創的這個時代,讓這麾下的士兵都有一股氣,想要主動下場將這個世界攪個天翻地覆。

    熾白看到了南月隴的眼神,笑了笑,提示道:“后續我會讓輕傷士兵來接替你的。現在先帶著人,好好看好他們。”

    熾白馬上要擴軍,這樣的士官,馬上會缺得很,是絕對不會讓他們閑置的。

    聽到這,南月隴立刻肅立敬禮:“保證完成任務。”抬手敬禮的姿態神采飛揚了許多。

    熾白轉身看著一旁正在轉眼珠的貫邢,低嘲道:“不要想著挖墻角哦,否則,會自取其辱的。”

    被說破心思的貫邢臉色變了變,然而再看一旁南月隴鄙夷的目光,心中頗為惱火。

    就在熾白準備離開的時候。

    冬眠倉中再次傳來問話:“熾白,留步。”

    熾白頓了頓腳步,微微扭頭。

    貫翎:“如果你早生六百年,那么天下也許會多一份變數。”

    熾白“咯咯”笑了一聲,道:“生于此時的我,就不能定天下了嗎?”

    ……

    3月9日凌晨一點,當太云舊地上,已經進入部署狀態的六個移動基地的最高指揮官,接收到崤山要塞傳來的、放下武器接受投降的通訊時。

    這六位指揮官首先是不敢相信,而隨后則是立刻相互交流。

    隨后在凌晨三點十三分,通過衛星通訊,這些移動基地的最高指揮官們,從南邊的千川的軍事集團確定了這個令人震撼的消息。

    而千川集團的高層現在更加懵逼。被連續三天的迅猛突擊,已經弄得不知道該怎么打仗了。

    千川高層現在對太云地區六位指揮官下達的命令是,快點從鐵路中南下,抵達劍閣要塞。

    是的,劍閣要塞的那幫人怕了。他們不認為六個機動基地能夠擋得住突襲,急迫的想要讓這六個基地,和劍閣要塞組成更強的防御體系。

    【所以說,這疊甲疊起來會上癮的,這就如同自然界物種一旦選擇疊甲道路,發現自己還是躲不過獵食者咬合,不是會放棄疊甲,而是繼續把甲殼疊得更厚】

    在凌晨三點,這些太云地區的指揮官,接收到了崤山要塞的通告,通告非常簡單——限這幾個基地在晚上十二點前投降。

    到底聽哪一個呢?這對這些軍團長來說是很艱難的選擇。

    打,貌似打不過,經過這幾天,整個千川幾乎被熾白一系列雷霆攻勢給震的七葷八素。這六個軍團長的心態已經出現了怯弱。

    但是就此投降,心里的驕傲放不下。

    不過很快他們就沒得選了。

    ……

    崤山之戰的9小時后

    凌晨四點,太云大地上。

    熾白就帶著一個突擊團隊直接找上了編號為098的支援型移動基地。

    這個基地在鋼軌上,沒有展開防御,僅僅十二分鐘,這個支援型基地就燃起了大火,內部的人員投降進行損管。

    當098號基地又是被一突而下,其他五個基地猶如驚弓之鳥一樣,連夜發出消息,要求談判。

    這五位上位職業者直接投降是不愿意的,這關乎到名聲的問題。但是發生沖突被俘虜也是不愿意的。故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是:由熾白派出特使監控自己的移動基地,移動基地關閉雷達信號,放下機械鋤,不構建防御機制,通報坐標,靜坐觀察戰爭。(這樣的基地狀態,極容易被彈道導彈滅掉。)

    故熾白答應了這個要求。

    這種靜坐戰爭中,五位指揮官依舊控制自己的基地,但是已經不對戰局有影響了,體面地退出了戰爭。

    而熾白部隊則是掩護,渭水行省的干部,去接受太云地區的各大城市,這需要十幾天的時間。

    ……

    視角回到千川上層。

    9號凌晨四點。

    高層依舊是在開會。這些大佬們已經失眠兩天了。現在貫家的席位已經不在了,這是幾百年都沒有的事情。

    白業已經變得很沉默,外加憔悴了。

    在虛擬大廳中,疲憊的融政看著戰爭資料,根據一架衛星拍攝的畫面,上層已經知道熾白是動用了超規模導彈,在一瞬間硬生生砸穿了防御,并且查到了熾白這兩年研發的固體燃料火箭的資料。

    并且推算出熾白可能砸掉了大半的火箭庫存。但是推算出了這個結果,在沒有確切證實前,現在每一個要塞區都緊急召回基地,開始布置多重防御。

    融政捏了捏自己發酸的太陽穴。

    會議上元老們對這場戰爭已經失去控制了。短短幾天內十多個移動基地在戰爭中損失,外加上核武器這種不確定的因素。

    更重要的是,這場戰爭打得稀里糊涂的。到現在為止,大家連熾白的想法都沒搞清楚。

    這場戰爭給融政的感覺,是熾白這個熊孩子和大人們鬧騰反了,萌生逆反心理,突然暴走起來,而仔細想想又不是這種情況,因為熊孩子和家里鬧翻后,制造破壞,宣泄不滿后,是期待上層的回應,必然會大量的宣言對上層質問尋求回應。

    但是到目前為止,熾白沒有任何發言,如同被綁架一樣,一句話不說。

    但是無論是戰場上,條理清晰,宛如國手一樣落子,一步步軍事行動縱橫數千公里的大手筆,還是內部一些眼線傳來的消息,整個變節的部隊和社商組都是在絕對統一的指揮下行動。

    兩天前,大家視這場變節為胡鬧,沒思考熾白的想法,因為大家認為,完全可以捉住教育一頓后,再問。

    而現在,融政不得不開始認真探尋:熾白到底想什么?

    【大社會秩序理念,在千川財閥眼里,這是熾白搞的家家酒中的家家酒,這些資料甚至都不在元老們的桌子上放,因為太過幼稚了】

    摸不清熾白的目的,就對熾白一步步行動失算。這幾天整個上層被熾白搞事情的膽量一再震驚。現在已經完全不敢想,熾白下一步想干什么呢?

    滴滴滴,趙無枉發信息提示了融政。

    融政放下資料,抬頭看了看會場,轉向對白業問道:“總長,老朽覺得整個事件非常蹊蹺,能否暫時撤銷對社會調查學社的指控,和他們建立溝通渠道,了解整個事變的起因?”

    白業語氣不善:“融政長老,他作為你家的弟子,你難道一點情況都不清楚嗎?”

    融政啞然失笑:“當然,我一點都不清楚。如果我知道,他對崤山要塞有想法,并且謀劃現在的事情,我怎么會讓他在外面自由散養。”

    白業看著融政無話可說,作為在政壇上打交道幾十年的老相知,他知道融政說的是實話。

    而一旁的的趙無枉則是忍不住譏諷到:“怕不是,你早就瞅著崤山要塞不順眼,特地培養的吧!”

    融政笑瞇瞇說道:“無枉,你謬贊了。”

    白業打斷了爭吵:“委派人員去接觸吧。融長老你有人選嗎?”

    融政:“嗯,融雪凝,讓她去吧。”

    白業頓了頓,低諷道:“融議長,你可真的舉賢不避親!”

    融政瞇了瞇眼睛:“那么讓白明勒去也行!亦或是,”他瞅了瞅蘇家的代表,說道:“蘇氣騰也可以。”此時這些高層還不知道,蘇木已經上了熾白的船。

    白業沉默十秒,平靜無起伏的回應:“那么,就讓融雪凝去吧!”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