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20.8 軍制,軍心

20.8 軍制,軍心

 熱門推薦:
    天啟歷546年年初,北方的新雪初化

    渭水地區過去的古戰場,現在是熾白申請的演習場。

    一輛輛充當裝甲車的無人遙控車輛正在實驗場地上進行行動,履帶車輪在地面上甩出了厚重的煙塵,在這樣塵土飛揚的環境中,再漂亮的涂裝也是被塵土覆蓋的。這樣的戰車集群是以千川戰術教科書上非常標準的協同作戰出現。

    然而這時在低空中,一個一百二十架次的龍衛兵戰隊突然從左側出現,并且急速飚過來。

    這是熾白根據戰術新設計的龍衛兵。

    重量增加到了45噸,大大加強了前方正面裝甲,低空飛行的速度達到了一百二十米每秒,飛行高度三米,幾乎是從樹梢頂端飛掠而過。

    裝甲集團作為被動遭遇的一方,先前通過無人機偵測到了龍衛兵飛行器的來向,但是這些懸停在裝甲集團天空的無人機,在遇到襲擊前立刻被電子戰壓制了,而龍衛兵集群則是快速繞了一個迂回從裝甲集群的側后進行進攻。

    【熾白在設計戰術的時候,借鑒了武直集群的突擊戰術。當然攻擊的形式更像攻擊機舔地板。】

    在遭遇戰中,裝甲車使用了機槍進行了攔截,但是缺乏雷達精度,彈幕稀疏,并沒有多大效果,很快被龍衛兵投擲的炮火壓制了。

    這些火箭彈,在天空中炸出了一朵朵火光,在母彈頭的爆炸加速中,子彈頭在末端速度達到了兩千米每秒,可以輕易擊穿兩百毫米的鋼板,這是頂部裝甲無論如何都達不到的程度。

    所以這些實驗裝甲在鎢鋼彈芯的侵徹下,紛紛在瞬間的火光和煙塵中失去動力滾停在了道路上,內部的汽油機爆炸騰起了火光。

    【這是軍方報廢的車輛所改的遙控車輛,如果是真正的裝甲車并不會這么劇烈地燃爆】

    成功突擊后,龍衛兵機甲快速地迂回,離開戰場,留下了一地的殘骸。

    這場演習非常擬真,拿到了突擊的核心數據,但是也暴露了大量的問題。

    ……

    演習結束后。

    在一架龍衛兵機甲中,熾白從駕駛艙中跳下來,從水泥平臺走向基地大廳的過程中,就戴上了頭盔對所有人通知:“等會過來開會。”

    在剛剛的演習中,前后突擊過程中,熾白是親自參與演習第一線。

    雖然在熾白籌劃的軍事體系中,長城不是必要的,但是現在熾白展開領域對沖鋒全過程進行觀察,總結戰術經驗,是建軍不可缺少的部分。

    例如:前方位在壓制敵人火力網的時候,后方第三排人,未能及時的將火力壓制過去,直到第二波才成功用導引彈壓制,這其中有五秒鐘的間隔。而這五秒的間隔,若是在實戰中被敵人利用,(能完美抓住這個時間差的是頂級部隊)及時調動火炮反擊,進攻方就會遭遇嚴重損失。

    ……

    現代軍隊戰力的關鍵,在于各個軍事部分相互銜接。

    集團要沖鋒,機槍手就是冒著被掃射的風險,也要壓制住對方的火力。為進攻集群減少傷亡。堵搶眼和炸碉堡的事跡都是出現在這樣的戰場情況下:己方大部隊要即將沖鋒,“壓制火力點”的任務迫在眉睫。最終為了讓戰友少死,才自己頂上去的。

    “演習多流汗、多總結,戰時少流血”,絕不是一句戲言!各個作戰小組能做到早一秒讓對面啞火,己方傷亡率就會大降。

    熾白作為現在進攻性部隊的草創者,必須積極營造這個“擅于發現問題,總結問題”的氛圍。

    而指揮大規模部隊比當年自己(秉核)帶著小規模部隊突襲敵軍要復雜幾個量級。

    ……

    在信息大廳中,熾白正挺胸正坐,保持著軍人姿態,這與在蘇木以及融雪凝面前的隨意截然不同。

    此時十五歲的熾白一米一七五,按照一比一的投影,比大家都低半個頭。如果現在不軍姿嚴肅,熾白擔憂自己無法震住這兩排列坐的學生。【當然這是熾白想多了】

    大廳中光線變暗。

    每個人面前的桌子前段緩緩升起了一個電子屏幕,而在中央金字塔水晶投影器上則是出現了整個演習多個作戰的地圖。

    熾白開始嚴肅講解,將重點過程中的一個個圖片截出來,將先前就標注好的內容挪移在上面,發送給在這里坐著的當事人,以及相關人員。

    誰做得好,誰做了相對正確的選擇,誰行動慢了,誰做了錯誤的指令,都在這個會議上說出來。

    ……

    當然這個會議不是熾白的一言堂,熾白努力用制度來管理。會議分為三個程序。

    程序1:熾白是作為團隊總負責人,指出自己看到的問題。

    程序2:給這些當事人發言闡述的機會。

    程序3:給其他的軍隊成員,發言的問題。

    但是舊軍隊無條件服從上級、維持上級絕對權威的思維還是殘留在這些軍校生心里。程序1結束后,程序2、3都沒有順利進行。

    熾白在說完戰術理念后,投影結束,大廳燈光重新亮了起來。

    該輪到這些隊員們發言了。但是此時桌子兩側年輕士兵此時除了一言不發地點頭,以及一些“是的”“對”“沒錯”等簡短的表態,就沒有什么建設性建議了。

    這讓熾白很無語。好像自己是中學課堂上的老師,下面是一群茫然聽課卻不敢說“老師我不懂”的學生娃!

    ……

    熾白是長城,是這幫軍校生私下半公開的秘密,所以,熾白自己根本想不到,自己的權威在這幫軍校生中有多大。但是癡迷于絕對權威,那么道路必然越走越窄。

    現代軍隊本身就有思想,會自發求勝。舊軍隊制度為了維持管理而進行的絕對權威的等級制度,妨礙了上下之間的交流。

    熾白原本計劃需要一個小時的相互討論,不到十分鐘就結束了

    最終熾白不得不增設一個額外會議議程。——熾白對這一百個人開始挨個挨個詢問。

    熾白拎著椅子,坐在每一個士兵對面非常仔細地詢問:演習過程中,每個人從出發到作戰時每一個環節的感覺。

    熾白不僅僅是單純地問,還在筆記本上工工整整記錄,并且將一個個回答做了歸類總結,這足足用了三個小時。

    【熾白心里無奈:“沒辦法,你們不說,我就只能一個一個問。雖然麻煩,但若是今天馬虎過去,以后炮彈不會含糊】

    而熾白這挨個挨個問的認真架勢,也委實震住了現場每個人。

    所以在熾白問到第三十個士兵時,后面的人意識到今天這事情誰也逃不了。

    在噓噓索索的聲音中,他們立刻拿著筆記本拔出鋼筆帽,根據熾白對前面人提問的問題開始準備。——也許下次再開同樣的會議,就不會以剛剛的態度面對討論環節了。

    ……

    繁雜的詢問過程結束了,熾白在桌子上將厚厚的一疊紙整理好,就在眾人以為會議即將結束時。

    熾白拿起筆,勾畫名單,開始宣布重新調換各小組組長,將先前表現不佳的小組長暫時撤職,表現好的小隊,其副組長到其他小組任職!

    這些年輕人們聽到熾白最后搞這一出時,都長大了嘴巴。若是早知道關乎到組長任職,他們先前絕對會激烈討論,為自己辯解。甚至會有技巧讓小組內的人抱團,來隱晦提示熾白這么調度會影響下面工作。

    但是現在,開了三個小時會議,眼下的這些軍校生們,宛如是被熬了幾周的老鷹,想要反對,卻沒有任何借口了。

    熾白的賞罰不公正嗎?現在厚厚一疊資料,剛剛對下面所有人都問了一遍的認真態度。這些軍校生發現,現在他們已經失去了和熾白在原則上懟的資格了。

    ……

    九分鐘后。

    大廳中,天花板上,一顆大星燈,幾百顆小星燈照射下。

    熾白站立起來面對茫然的學生們:“會議結束,各小組現在的組長,和原來的組長都留下。”

    開完了集體會議,接下來就是干部會議,當普通軍校生們都一一退場后,熾白讓門口的人把大門關上。

    會場空曠了許多,熾白盯著會議上留下的干部:“諸位,剛剛的會議,你們怎們看?”

    依舊是安靜,面對熾白這種“新”的模樣,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熾白吸了一口氣說道:“諸位,按照我設想的標注,各位現在作為士官都不合格。因為你們都還沒有認真領悟團隊的力量,在團隊面前,個人再天才也無法力挽狂瀾。

    但是一盤散沙不是團隊,首先團隊是由一個個人組成的,每一個人都會犯錯誤,每一個人都必然犯錯誤,而團隊就是相互之間努力、積極地彌補個人的錯誤。

    例如現在,要是龍衛兵機甲有問題,我會立刻讓機械部去更改,要是突擊的時機錯誤,我會立刻調整決策。但是,諸位,我得了解大家才能做出決策,而諸位作為士官要了解自己的士兵,才能發揮每個士兵間的默契。”

    熾白最后看了看這些士官:“接下來幾個月,還要進行多次演習,請諸位能干得像樣點。”

    在湛藍的大廳中,結束會議的眾人看著熾白認真的樣子,皆表情嚴肅,但是心里————有些無奈。

    這種超級麻煩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

    自546年上半年,

    熾白組建的突擊團。又進行了多場針對性極強的演習。

    二月十五號,模擬對防線完善的移動基地的突破戰術。

    三月十三號,有對三百公里范圍內鐵路線上的重要防御陣地進行分割包圍作戰的演練。

    四月十四號,演習了十五小時全裝備七百公里的長途跨域。

    這編制原本是安保的軍隊,在作戰項目上,卻演練著如何攻克現代基地體系。

    在不少外人眼中(例如蘇木),熾白玩這種過家家似乎是太認真了一點,而軍校的學生卻隨著熾白越來越認真的代入演習的過程中。

    ……

    546年5月7日。在長途演習結束后。多位軍校生從機甲中走出來,在機甲停泊庫中,他們雖然精疲力盡,但是還是保持列隊,進入營房。

    而在中級士官的休息室中。

    融長珂背靠地下臨時基地的墻壁上。他打開電子屏幕開始重播剛剛演習的畫面,并且在截取視頻段落,標注重點,記錄入文件夾中。

    朝明紫馨,從基地過道上走過,在路過融長珂半米的距離時,看到融長珂的電子界面內容,原本要走過的她倒退了幾步,抱著胸調侃地問道:“哦,大才子還在學習呢,還是說準備收集資料呢?”

    融長珂頭都沒有抬地說道:“你不去喝汽水長肉,跑過來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干什么?”

    朝明紫馨并排靠在了融長珂身邊的墻壁上,雪白的鵝項微微伸出,頭歪過去看著融長珂面前的電子界面,嘴角一撇道:“你還在思考突擊戰術嗎?”

    融長珂抬起頭道:“我們的軍團長(熾白)未來肯定會把我們投入到實戰中!”

    朝明紫馨攤了攤手:“誰知道呢?現在他只是個孩子。也許現在只是認為自己有決心,也許未來幾年遭遇挫折,就會達成妥協,哎。”朝明紫馨手指了指上面,低聲說道:“他是長城,一切對他都是光明的。現在的想法也許只是叛逆期。”

    融長珂手指停下,頓了頓說道:“哦,那你認為我們未來會如何?”

    朝明紫馨托腮思考道:“從目前來看,即使是他去做軍團長,也會對我們做很好的安排。我們不會被輕易放棄的。”

    融長珂皺了皺眉頭,微微展開了他那只有五米的偽領域,深吸一口氣說道:“所以說,我們……”

    朝明紫馨也展開了偽領域,做出“順其自然”地表情:“我們是在投其所好。”

    說到這,這女孩手指捏捏自己因為駕駛機甲所理的短發。

    融長珂看了看她,有些突兀的陳述道:“我的叔父,希望我能成為他的親衛。”

    朝明紫馨笑了笑:“但是,他現在沒有對我們說,他是長城。”

    她的話語氣中略帶著打擊。

    ……

    現在突擊集團中不少人有偽領域,能感受到熾白在隊伍中掃過的領域,熾白是長城已經是一個無需爭論的事實。

    而所有的人,現在都在等著熾白親口宣布,因為這樣就代表熾白這位新興的軍團長,要挑選自己的近衛部隊。

    但是熾白,至今都還沒有說出這個消息。

    ……

    朝明紫馨整理好了頭發,伸出手對一邊的墻壁微微一拍,起身欲走。

    融長珂合起了面前的電子屏幕,緩緩說道:“大社會秩序,你,有什么看法。我,我覺得他能提出保障大家的概念,所以!”

    朝明紫馨非常冷靜地說道:“但是席位是固定的。他只是一位軍團長,不是十位,二十位。”

    此話背后的意思:現在熾白所帶領的三千多人,若是要擇優挑選,人數很少。而熾白是否會真的能挑選偽領域者作為近衛呢?

    融長珂年輕的面龐上浮現出一絲猶豫。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