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20.1 再改一改。

20.1 再改一改。

 熱門推薦:
    天啟歷545年,7月。

    邯民城,此時熾白從舉星學院回來已經半年了,而且剛過了十五歲生日。只是這個生日,覺得身邊少了一個人。

    【成長就是這樣,曾經一起玩鬧的人,因為各種原因陸陸續續走了】

    這一年,熾白比先前更加用心地主持了社會調查學社的工作。整個社會調查學社的工作范圍已經不局限于邯民市,開始在整個渭水省多個城市活動。

    這種在城市內的大規模信息調查活動,自然會引起當地地方官僚的抗議。而熾白是打著‘軍方防務調查’的名義進行的數據調查,所以各方打官司也實在是沒法遏制這種社會數據收集。

    至于這些地方官僚,地方咨議院之所以抗議這種‘社會調查’,是因為邯民城模式的成功。

    在這個模式下。

    大數據調查后,就能進行大規模雇傭,而大規模雇傭也就能大規模組織。

    傳統經濟學中,一個企業的擴張是不斷積累資金,然后慢慢發展。

    而這種直接先把組織結構弄起來,然后再逼著民間拿出資金,借助軍方的土地,儲備機械,宛如怪物一樣突然長起來,構建了一個強大的經濟板塊。

    咨議院的老爺們能在地方上指手畫腳的憑借就是壟斷了地方上的關鍵資源。

    現在陽和出來的經濟人才搞的全新的經濟組織,打破了他們對資源的壟斷,在社商組向著其他城市擴張的時候,自然引起這些傳統地方守舊派的反對。

    這幫老爺們已經在盡最大努力,在政治上打擊熾白為首的新興經濟集團。

    守舊派們多次上交議案,試圖把社商組這個產業怪物拆分掉。理由嘛,不符合市場經濟,影響地方經濟秩序,影響地方經濟活力,惡性操控市場。(這扣帽子理由,這些地方資本財團和二十一世紀某自由燈塔國是‘英雄所見略同’)

    但是呢,軍方是熾白重要的投資方,熾白在不斷地擴大經濟板塊,相當于一個不斷在下蛋的金雞。在這種議會上的政治較量中,軍方一直護著。

    ……

    各地咨議院老爺,奈何不了自己的,熾白只是嗤然一笑,并沒有對其正視。

    現在這個制度相對于千川這些資本主義的優勢在于能培養市場。在經濟體制上能碾壓他們是應該的。

    大社會秩序管理下,管理者在運作社會資金的時候,充分保障對民眾的教育,基建,最終落實在就業上,而民眾有了就業,自然也就有了消費,刺激產業,刺激社會的就業,形成一個向上發展的良性循環。

    而無約束的資本,在發展到一定高度后,其目標必定偏離到以壟斷為第一優先度,而壟斷本質是爭奪社會控制權的戰爭。每個財團必須打這場戰爭,否則就會在自由經濟中戰敗。這種惡性的‘話語權爭奪’的金融戰爭。就意味著無意義的內耗。

    ……

    熾白根本沒有將傳統財團看成首要敵人。

    一項新制度,其真正的敵人是舊觀念。

    眼下大社會秩序的敵人,是整個千川社會對貨幣的態度。

    無論是誰,只要有資金,且被舊觀念支配,那就變成了舊觀念的打手。

    過去資金在那些地方財團手里,熾白只要挨個挨個警告就行了。

    而現在,社會活動組的工作深入,基層開始有了資金,其殘留的‘投資’思想,使得其形成了比外部敵人還嚴重的內部隱患。挨個挨個教育?唉!舊觀念的人太多太多了。

    ……

    坐在辦公室內,熾白看著今年的調查報告。

    市場剛剛養成,就出現了很多問題,根據報告顯示,下層民眾在今年就業中賺取的資金,除了存在工農基金會外,有相當一部分開始購買金融債券。

    而且外界利益集團也在重點強調,高回報,高利益,來吸取民間資本。

    這些錢被外界利益集團吸收了,而沒有被家庭投資在教育,投資在科技消費上。

    【這就意味著,社會調查組好不容易盤出的經濟板塊,在被外界用‘工具’吸血。】

    這個‘工具’就是信息黑幕極大、由自由資本運作的金融債券。制造‘高盈利’假象吸納社會資金,然后定期戳破這個泡沫,將人破產。

    而且社會調查組的監管機構目前沒法監管。因為社會民眾都是偷著去砸到這些高利息的信貸業里。

    他們瞞著不說,等到出了事情,則是蹦出來讓集體負責。在這半年內,已經出了好幾起,投給非法集資,把家業敗光,覓死覓活的事情。

    現在社會調查組基層干部最頭疼這種給下面蠢貨擦屁股的事情了。

    【熾白依稀記得,二十一世紀每次股票崩盤,都有股民咒罵:國家不出來救市,任由人民血汗錢流失。但是,熾白很想問:當時你為啥要進去投資呢?還不是抵不住高利息誘惑嗎?】

    而且尤其讓熾白感覺到擔憂的是:竟然也有社會調查組內部的成員經不住誘惑,偷偷挪用集體資金,去投資高利潤高風險的金融債券。

    高利潤必然誘發貪婪。

    熾白:“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是改良,若是沒有某場事件讓民眾進行徹底覺醒,新制度,新體制,自我離開后,依舊是會塵歸塵土歸土。”

    ……

    所以在8月2日,最新的代表大會開了。

    會議上,討論了最近遇到的問題,熾白推進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情,所有干部要遵守新的財務紀律,定期上報個人財富流向。

    第二件事情,進一步壓低工資,而后,按照不同的工種,調高福利。

    這個福利按照工齡和崗位等級,以及所在工廠效益來考慮。

    例如,以某電發電站一個通過高等技工考核的工人為例子:

    醫療福利:第一年工齡報銷一半,五年工齡報銷六成,十年工齡報銷八成。

    購房福利:十年工齡報銷一半,十五年工齡,報銷七成,二十年工齡,報銷九成。

    租房福利:只要信譽良好,沒有不良犯罪記錄,且工作兩年以上,可以減免四成,工作五年以上減免六成。

    稅收必須要高,產業工人的福利也必須要高。

    是的,民眾不需要太高的資本支配權力,大部分民眾根本沒有投資能力。

    天天看折線圖漲跌,不上班了嗎?小民囤積資金無外乎就是兩點,害怕未來勞動所得大規模貶值,維持不了未來生活走向破產。但是只要給予完善保障,就用不著害怕。(二十一世紀,家財萬貫的老板,也都鞭子抽孩子學習,然后好安排到正經單位的編制上。也就是因為當時的暴發戶都知道,聚集資本不靠譜。)

    用高福利換掉民眾的高收入,將大量資金收歸國有和集體時,外界資本也就難以收割了。

    ……

    二十一世紀初期,北歐那些國家就是采用這種模式,這是由于當時國際市場開放,且他們不在大國戰略角力區,也沒有遭遇技術封鎖,所以在數百萬人級別的國家上實現了這種社會發展模式。

    但是在十億人口以上的大國實現這種道路,就有極大的管理難度。

    因為再好的政策,層層執行后,被每個階層的小集團進行一番別有用心的操作,都會變味。

    只有在信息技術進步、社會高度通明化的二十一世紀下半葉,這些制度才能在超大型國家落實。

    當然眼下,社會調查組雖然擴張,但是管理的勞動力也還沒有達到千萬級別。而且有較為強大的信息技術。目前這個制度,熾白覺得可以試一下。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