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6.10 第一次面試

16.10 第一次面試

 熱門推薦:
    天啟歷54年2月日。

    北邊的寒風逼迫人們裹上厚衣。

    而遠鈞大廈暖氣供應充沛,落地玻璃窗戶采光良好。各個樓層的裝飾綠植本就春意盎然。

    在大廈第十二層的考核車間內,一位少年更是讓這兒更顯菁英。

    這個大廳是圓形的,周圍的金屬走道有衣冠革履的考核官,也有一位位身穿簡易機械服的技術師。而他們現在的目光則是注視著那個工業機甲。

    熾白坐在全向透光的玻璃倉中,身上的機械師法脈粼粼生輝,在玻璃倉外,一個個機械臂,正宛如縫紉機下落的針頭一樣,調試生產線。

    ……

    在四十分鐘前。

    這里的工作人員看著從應聘隊伍中走出的少年郎,頗為詫異地低頭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資料資料。

    而就在考官詫異手里應聘者是不是有問題時

    熾白并沒有給這位考官糾纏這些問題的機會。而是迅速走到了工作平臺上,頗為‘自信’地操作工業機械。

    其實這“自信”的表現,只不過是熾白并不想糾纏于自己不利的話題。——熾白虛報了十六歲的年齡,如果考試前被確認,鐵定會被轟出去。

    ……

    在考核大廳中。

    熾白僅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檢測,就找到了零件故障點,在座艙內的生產線立體投影上,標紅了故障點。然后手上的數字手套輸入數據,控制生產系統對故障進行排除。將故障模塊進行更換。

    遠均集團的業務承接軍方的一些工業機械維修任務,現在車間這個工業體系與移動軍事基地的模塊制造廠大同小異。

    機械師對故障的判斷以及迅速排除的能力,非常重要。

    戰地車間是不可能像城市工廠中那樣,對故障機械仔細測量每一個電路,然后拆出來慢慢查找排除的。

    優秀的機械師和普通的機械師差距在于,優秀的機械師只憑聲音還有機械的震動就能立刻確定故障點。

    熾白在機械生產上流利的操作,一看就是老手。但是這唇紅齒白的外貌?讓人生疑。

    ……

    十分鐘后,三臺考核機械修復完畢,先前的其他應聘者無一人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確切地說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熾白不僅僅是法脈遠超在場同類機械師,在學校學習機械術的時候大量記憶也成功回溯,所以在經驗上也老道得很。

    透明玻璃倉打開后,熾白蹦了下來,對考官鞠了一下躬說道:“請驗收。”

    在熾白身后,完工后的機械的正在平穩運轉,而一個個懸浮機器人在設備各個系統上檢測后,其自帶的燈泡閃爍著綠光。

    而大廳上方三棱柱的三個屏幕上,定格著2:12:4。熾白僅用了不到24分鐘就排除了故障。而前幾天來應聘的那幾位,最好的也用了足足一個小時。

    此時周圍環狀金屬走道上,一束束目光瞄準了場地上小人兒,宛如蚊群一樣的竊竊私語在大廳中滋生。

    拿著考評本子的考官,手里捏著秒表,目光盯著,熾白稚嫩的面龐,擠出了一個微笑,對熾白說道:“熾先生,請您等一下。”

    ……

    五分鐘后。

    車間隔壁辦公室,干練的公司負責人(名:貫神其)靠在椅子上。

    這位遠均的經理已經通過戶籍部門重新搞到了熾白的身份資料。在確定了數遍后,他旋轉座椅,面向了沙發上的熾白。

    ‘嘩噠’一下紙響,貫神其放下了手里表格單子。

    貫神其溫言對熾白道:“小先生,你怎么看都不足十六歲。”

    熾白一本正經說道:“我發育晚。”

    貫神將電腦轉過來,指了指屏幕上查到的身份證資料,溫言否定道:“你只有十三歲,對于你的技藝我們很滿意,但是法律不允許我們在危險行業召童工。”

    熾白看了看一下面前的電子資料,手放在了嘴邊咳嗽了一下說道:“關于報酬這一塊,我相信貴方的律師團隊可以解決。當然,若是真的不行的話。”

    熾白低頭從懷里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名片,名片上是熾白在“研修生基金會”注冊的賬號。

    【該基金會冠冕堂皇的名義,是保障學生在社會上勤工儉學。但是實際上從事著黑中介工作,為一些企業部門推薦廉價勞動力的勾當】

    若是學生以不要工資的實習生名義進入企業,法律上不構成雇傭關系。而企業則是定期以“捐贈”形式給基金會,而基金會則是以“福利”名義給學生。

    但是他們可不僅僅介紹學生,還介紹社會上的一些邊緣人士。這樣企業得到廉價勞動力,基金會有了抽頭,而那些無法進入企業的人則是有了糊口的工作。——“勞動保護法”被規避得一干二凈。

    一般這些“xx基金會”介紹的都是一些社會上公認的低級工作。例如清理下水道,水果蔬菜種植,搬運工之類的。更高端的崗位介紹,他們沒有。

    原因很簡單,高級制造師各方都是不余遺力地挖,各方懶得對社會低級勞動力市場管理,才讓“xx基金會”存在,至于高級人才供應鏈豈會交給他們來管?

    ……

    貫神其看到熾白拿出的名片,嘴角抽了抽。

    這基金會貫神其比熾白要熟的多,平時有必要接觸的時候,他都是讓下面人去見這個基金會會長。

    在每年北方商務會議上,貫神其和這些基金會會長都不是坐在一個席位上的,貫神其的席位可比這些“黑中介”們要高得多。

    貫神其現在怎么都不會讓熾白通過“基金會”形式來拿報酬的。熾白年紀小可以不在乎,貫神其可不會不顧及面皮。

    貫神其將熾白的名片放在一邊:“如果你愿意,我們在三號工業基地有一個機械檢測師的崗位,我們會用同等的薪酬雇傭你。””

    熾白愣了:“我,是應聘前沿機械師啊!”

    貫神其此時露出了“前輩照顧晚輩”的笑容,并且解釋:“薪酬是一樣的,而且后方更輕松一些。”

    然而熾白聽到后,皺了皺眉頭:“薪酬是其次,我呢,現在想確定一下自己的職能。我覺得前沿機械師適合我,薪酬方面,你給低一點都沒關系。”

    貫神其臉上表情怪異,——熾白現在是在不識好歹。

    【后方的檢測崗位機械師’和‘前沿機械師’不是一個概念的,后者是戰區職業】

    千川的軍方雖然聚攏了大量優秀的機械師,但是每年還在從社會上外招機械師,在戰區巡邏的時候維護戰區設備。

    額,戰區設備除了特殊的問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都是簡單故障。而為了簡單故障就把高等機械師派到危險地方,這是不值得。所以戰區維修工作通常是外包。

    熾白想到戰區浪,貫神其腦子可沒燒!

    尚在稚齡的熾白此時已是高等制造師,這后面到底有什么人!貫神其心里沒底。而且就是了解了情況,也不會這么浪費人才!

    所以聽完了熾白的請求后。

    “呵呵,”貫神其笑了笑,指了指熾白道:“小朋友,不要調皮。沒你家長輩的應許,我不可能放你過去的。”

    熾白昂頭道:“我現在的年齡已經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了。”

    貫神其站了起來,低頭且義正言辭表態:“熾白小先生,那么,對不起了,我也無法答應你的要求。”

    熾白:“真的不行?要不再商量商量,工資我可以更低一點。”

    貫神其:“本人今天晚上,有重要會議,請回吧。”

    熾白站起來,對他鞠了一躬,然后說道:“謝謝您,不過,我會再找你的。”

    說罷,熾白離開了辦公室。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