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5.15 下位?古舊!

15.15 下位?古舊!

 熱門推薦:
    替身術,亦或者可以說魂移術、魂器、命匣。這是上古魔法時代很高端的一種法術。

    在液態水存在的星球上,只有碳基大腦的神經元和蛋白質微管這一系列結構可以長久地保存思維和意識。

    硅基電子元件也可以保存記憶和邏輯思路,但是意識的誕生是與蛋白質微管中的量子效應有關。人類意識想要存在有液態水的星球上,依舊離不開碳基基礎。

    在寒冰戰艦中被彈道導彈炸碎的時候,哈吉厄脆弱的碳基身軀很顯然在沖擊波和碎片中遭遇到重大損壞。

    而他很顯然通過了某種手段,將自己的意識瞬間轉移到另一個載體中。至于這個新的載體是什么呢,蘇鴷平等交流感應著哈吉厄此時模糊的感知,這是黑白無聲,且遠方視角存在延遲的視角。

    戰機內的蘇鴷深吸了一口氣“好吧,對手沒那么好殺!”蘇鴷在通訊中對其他龍衛兵的巡航小組下達了攻擊指令。

    海洌號在海面上掠過,翼面距離海平面只有四米的高度。波濤洶涌的浪花中,一具具焦黑的八爪魚浮尸在海面游蕩。

    ……

    哈吉厄現在正在混沌和精神錯亂中。

    當一個人頭上挨了重擊,思維會瞬間失去大部分思考能力,幾秒鐘都緩不過來。而哈吉厄此時的情況差不多,或許說,更糟糕。

    哈吉厄現在的新載體,是一群八爪怪。請注意,是一群。

    單個八爪怪,不足以承載哈吉厄的思維。必須是一群,這一群在深海中逃竄的八爪怪,在靈粒子信息場中連為了一體,每一個八爪怪大腦相互之間的信息傳遞,就和普通人左腦和右腦信息交換的速度一樣。

    這群八爪怪勉強支撐起了哈吉厄的思維,不過哈吉厄將自己人類的思維轉移到這種低等群體中不可能不付出一點代價。

    首先這些八爪怪,必須是集群的。如果每個個體被拉開一些距離,群體內維系的場潰散,部分思維想法就凝滯。

    再者每個八爪怪的大腦還是有所差別的,這些生理上的差別,會影響到思維中的情緒。

    被核彈炸過后,哈吉厄的思維就出現在一種失智的混亂中。

    雖然邏輯還能勉強維持自己。悲觀,憂郁,暴怒,羞恥,急躁,這就是這些八爪魚群在生理上給哈吉厄造成的不同影響。

    說來不奇怪,同一個人每天不同時刻身體狀態都不同,都有不同情緒,不同情緒下應對不同事,都有不同的感覺。

    這群八爪魚有的能容易暴怒,有的膽怯,有的比較急躁。現在哈吉厄統一的附著在它們身上,必然被它們影響,這種狀態俗稱精神分裂。

    ……

    而精神分裂狀態想要控制住自己,想讓自己的思維注意統一起來,往往會做什么呢?

    類比一下某國政壇上,驢象兩黨相互政見不合,為了讓自己的內部統一,必須要樹立一個統一的敵人。例如好酒的毛子啊,還有某黑白熊啊。

    精神分裂的人也是一樣,為了讓自己各種情緒能夠統一,會努力尋找身邊一個討厭的人來仇恨。然后去謾罵,甚至動手。

    現在處于低等生物群中的哈吉厄無法報復蘇鴷,只能用各種情緒咒罵著蘇鴷。

    而他不斷念叨著蘇鴷,也正好滿足了平等交流的條件。

    蘇鴷坐在戰機中,則是一邊回應著哈吉厄用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進行嘲諷,一邊不斷搜索海上哈吉厄可能的目標。

    一道道領域束張開到極限,對海水中可能的目標進行偵測。一個個高能海獸攪動的暗流被領域清晰的捕捉到。

    抱著順手收割的心思,蘇鴷指揮天空的轟炸機,投擲炸魚子母彈。

    然而數分鐘后,當子母彈進入海水中,掀起大片的白沫時候,蘇鴷突然在平等交流中察覺到了哈吉厄咒罵的語氣中,似乎害怕、急躁的情緒增多了。

    平等通訊中,蘇鴷冷然道“別急,我今天追你追到海枯石爛。沒有誰能擋住我!”

    哈吉厄色厲荏苒嘲笑“你狂!我要讓你跪在我面前痛哭!”

    蘇鴷“哦?是嗎!來啊,我的上神大人!”

    蘇鴷此時座艙內,一道道命令正在發送,遠方的戰艦受到命令后,一道道發射模塊上白煙騰起的。

    而大氣上空的戰機也與領域束對接,在明確的信息指令下,一枚枚滑翔彈頭順著重力和氣流托舉中向著海獸聚集的目標海域下落

    蘇鴷心里發狠“今天,我要焚海!”

    似乎是被蘇鴷狠氣給嚇到了,哈吉厄咬了牙,開始下達一個談不上理智的命令。那就是讓倚蓮直接解決蘇鴷。

    ……

    在海面上,蘇鴷和倚蓮相隔一百公里相互發現了對方,兩個時代不同的頂端存在遭遇了。

    雙方都是各自時代巔峰的存在。

    倚蓮代表著舊魔法時代獨人屠城滅軍的頂級。

    而蘇鴷則是這兩萬年中,以大范圍的測量,信息傳遞為目的的巔峰職業。

    在座艙中,蘇鴷在領域感應七十公里外那個異常顯眼的冰光,默默在心中說道“你太舊了”

    倚蓮同樣有領域,她的領域場猶如海綿蓄積強大熱焓,完全釋放足以將一個游泳池瞬間凍結成冰塊。

    若是上古時代,蘇鴷面對這種能以冰鳥形態飛行的存在,恐怕是不足一個回合就被滅殺。不,或許在她一百米范圍內站著,就要被她的領域場壓得喘不過氣起來。

    但是現在。

    蘇鴷坐在海洌戰機中,以亞音速在海面上飆行,穩穩的把控交戰距離。倚蓮之強亦無法在速度上超過蘇鴷座下飛行器,并且她那在近戰距離讓‘下位者’透不過氣的領域場,此時更是如夜空中的明燈,讓蘇鴷隔著老遠就能清晰的鎖定。

    ……

    海洌號中,電子屏幕因為切換讓座艙內明暗出現了數字化的閃爍。

    蘇鴷面前海平面立體圖中,一百一十公里外,一百七十公里外,兩百三十公里外,分別是三架轟炸機。

    蘇鴷揚起領域對太空形成觀測系統,在數據系統輸入了34顆恒星構成的定位坐標系統。

    隨后深呼出一口氣,傳輸了命令,命令‘轟炸機投擲巡航導彈集群’,而自己調轉方向開始反沖鋒。

    而蘇鴷身上的法脈出現隱隱閃光,所有領域匯聚成一束,對準了那個舊時代的領域。

    在龐大的作戰地圖上。

    隨著蘇鴷的掉頭,代表海洌號的金色光點和代表倚蓮的藍色光芒正在快速靠近。而周圍代表巡航導彈的光點也在靠近。

    當雙方距離達到三十公里。

    蘇鴷控制戰機再次大回旋和倚蓮保持了足夠的距離,并且和她進行了對話。

    “你叫倚蓮對嗎?”蘇鴷對著冰鳥中的女孩問道。

    倚蓮頓了頓冷冷地說道“你就是主上所說的敵人。如果你選擇投降,我可以選擇冰封你,將你交給主上裁決。”

    蘇鴷確定了一下天空導彈群,通過領域加強了和導彈之間的數據鏈聯系,接管長空中的導彈飛行。

    然后繼續和倚蓮說道“我很好奇,你們的神,給你們灌輸的原始理念是什么?如果沒有戰爭的話,你可想過收束力量和這個世界上的人和平相處。”

    倚蓮冷漠孤傲“相處?至強為什么要屈尊和下位者討論,就因為下位者數量很多嗎,偽領域者!你在下位者中是比較強壯的一只,但是還不足以和我討論這個話題。”

    蘇鴷聽到倚蓮的話,笑了笑說道“你的優勢心態很有趣,不過面對可以思考的存在,這種優勢心態是錯誤的。”

    長空中,一枚巡航導彈,直接朝著倚蓮的方向撞過去,倚蓮手中的利劍向前一揮,一道冰鏈將一百外的導彈凍結,導彈在殘留的慣性下,墜落于她面前五十米外的海面上。

    倚蓮加快了飛行的速度,藍色的飛鳥在低空中劃出了一道流光,目帶兇光緊盯著二十公里外的蘇鴷冷笑說道“何錯之有?”

    蘇鴷嘆息道“如果是我先遇到你,我會努力教育好你。現在你徹底長歪了,我只能伐了你。”此時蘇鴷抬起手對海洌號上方的電閘一拉,開始關電源。

    這時候更多的巡航導彈群已經蜂擁而至了。

    倚蓮在空中折了十下,包裹她的冰晶凌空進行了三十次變化,碎裂的冰晶宛如飛蝗攢射,瞬間擊毀天空中多枚巡航導彈。

    這個過程猶如切瓜砍菜一樣,任何東西靠近她一百五十米范圍都被她一劍斬之。破碎的零件在氣流掃蕩中,跌落在海面,與浪頭相碰,撞出了大量水霧。

    在海面上的這位女武神無視臉頰邊擦過的機械殘骸,盯著前方幾百米外最后一波巡航導彈群,冷聲答到“就憑你嗎!”

    此時凌空生輝的她,無論是動作還是語氣,都是極帥的。

    然而,這句話已經是絕唱,話音剛落,在她前方180米外,載著核彈頭的巡航導彈爆開了。燦爛的核閃光淹沒了一切。

    蘇鴷的海洌號已經變成了隱身狀態,極強的核閃光還是將此飛行器照出了朦朧的影子。

    在座艙中蘇鴷可是在核爆的前零點一秒,用領域確定她的位置,按照慣性,一頭朝著核爆殺傷處撞過去。

    在毀滅的能量場沖擊下,倚蓮的領域就如同萬噸水壓機下的玻璃器皿瞬間化為齏粉。

    四分鐘后。

    海洌號在海面上斜穿過沖擊波,掉頭在核爆范圍內繞了一個弧線,從倚蓮隕落地點繞了過去。

    在座艙中,看著電子系統正常后,蘇鴷默念對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的倚蓮答道“當然不只是憑我,是這個時代讓你隕落。”

    隨后,蘇鴷打開了和哈吉厄的平等交流,然后輕描淡寫告知“她死了。”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