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5.1 北風又起

15.1 北風又起

 熱門推薦:
    電氣歷666年注定是個多事之秋,東大陸河源地區,太云行動急侵如火。

    北方浩北高原也迎來了新一輪的軍事碰撞。自從一年前干涉失敗后,海拉人立刻在國內重新整備了一批新的軍事力量,前來干涉草原。

    北方草原上,多鉚鋼的裝甲列車開了過來,這些燃氣輪機機車在綠草藍天的背景下,冒著白煙,而車體上的修飾涂裝是潔白的緞帶紋路,富有海拉人特定的冰原文化。

    但是車體內部,無論是密密麻麻的操作儀表,還是機械傳動的噪音,都表明這是老古董了。

    從嚴重銹蝕的出廠銘文可以看到,這東西至少兩百多年了。二十一世紀某些轟炸機也服役一百多年嘛,某些炮塔驅逐艦甚至兩百多年都沒有退役。裝備的主結構只要皮實耐操就能一直用下去。

    當然,不能說海拉人的軍工業就是靠著這些兩百年前的破爛,只是他們先進的電氣化主戰裝備都放在西側,用來對抗越來強大的希曼聯邦。

    八百年前,自從圣索克徹底倒下后,海拉人向西拓展了一大步,但也已經使其陷入怪圈。越向西邊擴張,人口和經濟越集中在西側,根本沒有緩沖區,只能維持強大的軍事;而越保持強大的軍事,西大陸中部各國就越緊張,生怕變成圣索克第二,也保持龐大軍事;結果又刺激海拉人不斷砸錢到軍事領域,形成軍備競賽的惡性循環。

    至于海拉人東部大部分領土,是大片草原和荒漠,則是可以放心的作為緩沖區,所以東部防區很多重裝備都是西線退役后,封存的老裝備。

    ……

    而這場戰爭,以海拉人的角度來看,是本國不得不打的防御戰。

    西大陸的局勢和東大陸迥然不同。

    東大陸這邊數百年來太云通過連續不斷的軍事和外交手段,削弱東方各國,即將成功完成大一統目標。

    而西大陸那邊則是流行軍事同盟,平時不打,平均一百五十年到兩百年則是一場全面大戰。在強大軍事同盟的震懾下,西大陸最近已經有三百多年沒有爆發戰爭了。

    說到底,還是奧卡這壞種干的事。奧卡曾經世界帝國的驕傲,不屑與西大陸其他國家相提并論,內心孤高也不愿意執行有效統一戰略。其戰略是為均勢而均勢。

    而為了均勢,他們是最積極的結盟者,并且由于他們國力強,所以他們執意要玩同盟,西大陸哪個國家敢忽視這個軍事同盟的作用。

    這就讓整個西大陸一千八百多年的政治都陷在軍事同盟怪誕的圈子中。

    當然他們現在這么搞,終于是把普惠斯給養大了。

    電氣歷后,普惠斯向南合并了威斯特,向東合并了奧克利并且吞掉了羅蘭王國,直接成了大希曼聯邦。

    現在奧卡是和海拉人達成了軍事同盟,西大陸新一戰,眼見著就要在這個百年內爆發。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戰讓海拉人上層已經高度緊張。

    ……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拓北集團進了浩北高原,這讓海拉人不得不考慮自己未來可能遭到兩線作戰。

    ‘“浩北高原這塊戰略緩沖區不能放棄。”這是海拉人上層議會做出的決定。

    “在浩北高原上一退再退的阿基拉已經不適合作為遠東方面的主帥了。”這是西邊那幫戰略決策者們做出的判斷。

    為此,海拉大本營派來的將軍是羽煙信來,最高議會37位總參議長之一,這個職位非金瞳不得擔任。

    自從一千年前圣槍核在西大陸創辦標準學院體系后,當時海拉總議長羋琳娜,羽煙(秉核生母)在11次入侵圣索克失敗后引入了這套體系。

    隨后海拉人的上位職業者也相應增多。也導致了海拉人金瞳數量的增多。法脈的高代謝率,有助于金瞳基因激發。

    這位女總長熬了一百五十年,終于在與圣索克的12次戰爭中,迫使圣索克退出黑海勢力范圍后,加冕為帝。

    但是兩年后就病逝。在戰爭中上位的金瞳將軍們,迅速將原本立憲君主制度,改為了君主立憲制度,設立了參議院,實權掌握在參議院的議長手中。

    現在派了一位參議長過來,可見得海拉高層現在對遠東情況已經非常重視了。

    ……

    當火車停在了紅塔要塞后,在阿基拉的陪同下,這位巨都級堡壘(東大陸稱呼長城職業)來到指揮部,看著桌面沙盤上的浩北高原的局勢。

    羽煙信來在桌面看了良久,然后轉身。

    在桌角邊黑亮的皮靴在地板上發出啪嗒的腳步聲音,這讓一旁的豎立的阿基拉的心血一頓,宛如學子等待開榜一樣,緊張起來。

    面對中央貴族金色的瞳孔,阿基拉不敢和其對視,緩緩低下頭。

    羽煙信來盯著阿基拉,緩緩地點了點頭“你的工作做得不錯,面對這樣的對手,你支撐得很不錯了。”

    阿基拉如同大赦,深松了一口氣,而隨后是‘操勞的疲憊’,‘被理解的感動’,‘承受太多非議的委屈’一股腦地涌了上來。

    ……

    這一年來,阿基拉深刻的了解自己和拓北高原的勢力,雙方的軍事技術完全是代差。

    倘若強行要打,要在東大陸一等一軍事技術面前過招,那是徹底要送的。

    阿基拉在觀察浩北高原要建立草原秩序后,就開始支持依舊忠于海拉的部落,用這些代理人進行低烈度戰爭,延緩拓北集團在草原上的秩序建立。

    雖然這個計劃在665年草原大白災下已經破產,大量草原部落在迫不得已中開始投降拓北集團。但是阿基拉一定程度上還是延緩了呂茗對浩北的控制。

    絕非數千里外那幫在火爐旁一邊吃松露餅,一邊喝下午茶的閑人嘴里的怯將。

    現在阿基拉在聽面前這位金瞳參議長為自己正名,心中不禁感動,眼角微潮。對這位將軍鞠了一躬,手臂放在胸前做了一個效忠禮。在他最需要理解的時候,羽煙信來就這樣三言兩語收了他的忠心。這馭人手腕不可謂不高。

    指揮室房間中,壁爐的火焰中,燒紅木柴‘嗶啵’作響,松柏的油脂散發出,一股寧神靜心的香味。

    羽煙信來則是繼續看著地圖,盯著紅塔要塞下方龐大的浩北高原,則是肅然嘆道“科林都那邊,對東邊的局勢判斷失誤了。”

    一旁的阿基拉抬起頭,他看到自己的這位上司身上閃爍著光,儼然是啟動了領域。

    窗戶厚實的雪花,給要塞建筑裹上了銀裝。而遠處火車站中燈火通明,大量的物資正在從汽車運送到要塞內部。

    ……

    紅塔要塞這一年來,不斷支持草原代理人延緩拓北集團在浩北的戰略推進。而拓北集團,并沒有直接掐斷紅塔要塞這個干涉權,原因是要控制沖突,

    倘若直接打下紅塔要塞,則會給海拉大本營那邊的決策者們下達另一個清晰的訊號,海拉決策者們在大概率上會從西部調集精銳集團軍。

    這會讓拓北集團迎接和海拉人的全面對抗。但是最好是先建立浩北高原上的秩序,讓各部依附自己,將這塊地盤變成自己的主場后,做了充沛準備后,才攻擊紅塔要塞,迎接海拉人的全面對抗。

    而紅塔要塞指揮官阿基拉雖然清楚前線情況,但是調動的資源有限。

    幾千公里外海拉人大本營有大量資源,但是那幫老爺們不了解情況,先入為主不會給阿基拉大量資源。

    所以這道理就類似于某些即時戰略關卡玩家(呂茗)先不觸發下一級劇情,先在地方上修建幾十個防御塔,蓄積一大波兵,然后超級武器時間也都準備好,最后把觸發劇情的敵人建筑物(紅塔要塞)給打掉。

    當然現在海拉人下派了的羽煙信來已經很清楚此時紅塔要面臨的嚴峻戰略情況,立刻對后方科林都寫了一封信表達自己對東方局勢的看法。

    【666年2月4日,羽煙信來在紅塔要塞的東側,對軍團各個部門的情況進行突擊檢查】

    1在軍工生產工廠中,在滿是潤滑油氣味的生產線前,他勉勵工廠中的負責人,與其握手,讓一旁的隨行秘書進行拍照。

    2在彈藥庫檢查中,他處理了三位有飲酒情節的軍需人員,一旁的秘書也進行了拍照。

    3在前線防御碉堡中,一排站好隊列身著呢絨大衣的前線士兵對他敬禮,他進行了回敬。當然還是進行了拍照。

    諸如此類的事情被寫成報道,隨著新的被褥、彈藥、肉罐頭、紅酒,一起發送到各級軍官和士兵手里。

    而這是為了告訴全軍他——羽煙信來來了,他現在正注視整個軍隊,所有人都要認真起來準備打大仗。

    4號當晚,要塞中央地下大廳中。

    行色匆匆的羽煙元帥戴上了全息頭盔,對自己麾下的龍衛兵戰士進行了戰前演講。

    羽煙信來“諸君,七天,我需要在七天之內,讓東陸人染指北方的企圖破產!”

    然而羽煙信來并不清楚,他到達紅塔要塞后的一系列指揮通訊,是處于被監聽的狀態下。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