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2.5 與“巨獸”的較量

12.5 與“巨獸”的較量

 熱門推薦:
    蘇鴷的艦隊抵達南大島北部外海時。

    趙宣檄的情況已經不容樂觀,北方的海岸線已經岌岌可危,海人類的領域艦正在該處進行對地攻擊導引。

    在海人類的一艘艘驅逐艦上,一個個長四米、口徑三百毫米的管子,從船體甲板下方抬升出來,然后圓形基座轉向,斜指向陸地方向。

    一簇簇火焰中,這些管子中的遙控飛彈竄出來,而在領域艦的電磁遙控中,飛彈飛行軌道得以穩定。

    一條條煙柱,在島嶼上騰起。一處處綠色植被被轟炸削掉,露出紅色土壤,猶如長滿了惡瘡。

    在轟炸支援中,海人類的機甲登陸部隊,快速搶占灘頭,一個個長五米、巨龜模樣的載具背負著火炮,則是朝著內陸進發。

    在奪取灘頭后,海人類登陸艦放下物資,多足機甲背運這些物資朝著高地上輸送,鞏固火力點。

    在山頭的另一端,沙暴集團隱秘的指揮所內,墻壁上掛著這附近的作戰地圖。

    地圖上該指揮所隔壁五公里的灘涂,被畫了一個紅圈。

    趙宣檄頗為艱難地看著這張地圖,地圖上一個個代表海人類進攻勢頭的藍色箭頭張牙舞爪指向了內陸陣地。

    滴滴滴,電話響起。趙宣檄快速拿起了電話,同時身上的法脈亮起來,一系列亮晶晶的信息光點在趙宣檄手臂上漂浮。

    隨著一連串的信息光點發送,從指揮部飛出。

    在廣域靜默號和南大島嶼間,穩定的通訊建立。指揮部內浮現出了非常清晰的視頻畫質——每秒鐘幾百個g的信息,超遠程輸送,是將軍職業特有職能。

    指揮所中,蘇鴷的人影浮現在趙宣檄面前。

    在通話中——

    蘇鴷:“海上打擊艦隊,已經就緒。請求反擊。”

    趙宣檄盯著蘇鴷,說道:“這幾天,在浙寧,你惹事了?”

    蘇鴷:“浙寧人,先惹我們的。”

    趙宣檄見蘇鴷并沒有對幾天前的浙寧事件進行多余的辯述,‘寵溺’地笑了笑后,問道:“沒吃虧吧。”

    兩百公里外,坐在座艙內的蘇鴷看著空母甲板上忙碌的人,點了點頭,順便對著艦橋上的融絕宕做了一個ok的手勢,繼續拿起通訊麥,對趙宣檄說道:“現在也不會吃虧的。”

    在座艙內,趙宣檄的投影點了點頭,抬頭盯著蘇鴷:“海上的事情,交給你了。”

    六十分鐘后。

    在海面上,蘇鴷駕駛著飛機,快速朝著海人類的領域艦隊飛過去。當然,蘇鴷知道自己的艦隊在來的時候已經暴露了。因為海人類的領域艦,可以對五百公里范圍內的情況進行俯視視角觀察。

    無論是留在艦船內的融絕宕,還是蘇鴷,第一次在海面上遠觀這艘海人類旗艦,都被其龐大的五公里半球領域驚駭到了。

    人類的領域規模相對于領域艦的領域,就如同小山羊和大象之間的對比,領域規模的差距是級別的差距。

    不過萬幸的是,海人類的發動機技術沒有突破,航空技術也一直是低載重的無人遙控航空技術。

    所以當領域艦發現了蘇鴷,海人類一方的飛機母艦只是釋放了一大批無人機,企圖對廣域靜默號上起飛的蘇鴷機群進行攔截。

    在這批無人機飛出一百四十公里,正準備加速沖鋒,用機炮對蘇鴷進行攔截時。

    在海面上翱翔的蘇鴷展開了束狀領域,徹底鎖定了七公里外這個無人機隊列。這批只載著輕機槍的前掠翼小型戰機瞬間失去了遙控信號,在猶如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了五分鐘后,墜落在海洋上。

    由此可見,在天空上,蘇鴷只要不作死地跑到海人類領域艦五公里范圍內,自己的束狀領域足以干擾這些射程只有幾百米的空中遙控武裝。

    在隔著十四公里干掉了海人類的第一批無人機后。

    蘇鴷對空母上承擔空管工作的融絕宕說道:“我的情況良好,敵人第一波無人機已經被消滅。但是已確定海人類有空戰力量,請求提供兩個梯隊的飛機,攜帶空中格斗彈入場。”

    空母指揮平臺上,端立在觀察窗前的融絕宕,也收回了空中觀察,在聽到蘇鴷的請求后,點了點頭說道:

    “好的,明白,十分鐘后,空中格斗編隊即將抵達。”

    身為長城的融絕宕,現在也從看到領域艦的驚訝中回過神,恢復了平常作戰的心態。

    領域艦這東西有可取之處。但是任何技術,單單拿出一項指標證明其先進,那就是耍流氓。

    融絕宕看清了,領域艦的領域是固定在戰艦上;而現在的長城可是坐在飛機上,雙方的機動不在一個級別。

    十分鐘后,攜帶格斗彈的重型轟炸機升空,抵達了發射空域,并和蘇鴷領域主導的數據鏈對接,隨后飛機腹部彈出了射程達到七十公里的火箭彈。然后呢,在蘇鴷領域的導引下,這些火箭彈拖著白煙,朝著長空中,海人類的七組無人機編隊撞過去。

    怎么說呢?長城在天上飛,就相當于地球上s400系統的車載雷達在天空中飛行,能讓射程達到三百多公里的地對空導彈系統以飛機機動起來打飛機。

    燦爛的火焰在天空中爆發。而每一朵燦爛的火焰中大量的破片,都將海人類無人機收割干凈。

    隨著海人類天空中的無人機被一個個擊落,蘇鴷的戰機就這么明晃晃地逼近了海人類的領域艦。

    【在海人類領域艦核心控制倉】

    在藍色培養液中,直徑六米的蚌殼外形機械倉,一束束光芒沿著倉外的觸手光纖外放。

    這些操作信息從機械倉中發出后,領域艦的領域隨之而動。

    這只戰艦輝煌燦爛得很。由于領域為了讓雷達波集中,在對雷達波束控制的同時,也扭曲了可見光,整個艦隊的光影變得一束一束,異常耀眼。

    而領域艦此時之敵——蘇鴷的飛機,近距離看的話也是如此。只是由于體積小,隔著數十公里,肉眼難以發現。

    但是在蚌殼內的控制倉里,瀚海墨心(九級控靈師)視角中,在天空中翱翔的蘇鴷是如此刺目。

    在領域艦的領域觀察中,蘇鴷那小小的一個點,放射出了十多束長達十公里的束狀領域,猶如神話中調皮的金烏,翻弄著自己一片片高貴的羽毛。

    這種束狀領域在空間中造成的光路變化,也只有領域艦這種武備能在兩百公里外清晰觀測到。

    不過,瀚海墨心雖然能夠看到這個在天空的‘華麗點’,但是沒有一種武器能夠超遠程攻擊到。

    而相反,讓這個在天空中翱翔的點(蘇鴷),在碧空上將一束“羽毛”(領域束)鎖定到海人類的無人機隊,這個無人機隊列在幾分鐘后就被導彈摧毀了。

    空戰全面一邊倒的局面,讓泡在蚌殼殖裝中的瀚海墨心反復權衡后,命令周圍的戰艦圍成圈子,組成防御姿態。

    半個小時后。

    海人類領域艦隊收攏無人機編隊、收攏戰艦的舉動,自然是被發現了。蘇鴷稍作思考,并沒有繼續在海上咄咄逼人。

    戰爭中,需要試探的勇氣,但是不能鉆牛角尖。

    此時海人類重新調整了海上部署,那么陸地上肯定就顧不上了。

    蘇鴷:“這領域艦構建的新防空體系,我能不能打穿,以后再說。現在嘛,有便宜不占,那就是王八蛋!”

    抱著這樣的作戰理念,蘇鴷命令海航攻擊組,對陸地上海人類登陸部隊發起空襲。

    【隨后的四個小時,島嶼上的戰況逆轉】

    “嗖——嗖——”,一架海人類無人機拖著黑煙砸到了島嶼的山坡上,連帶著一枚枚炸彈丟在了海人類的近岸據點上。

    原本被壓制在防御據點中的沙暴軍團士兵,相互擊掌慶祝。機械動力服金屬手套互拍,發出鏗鏘聲。

    士兵甲:“嘿,我們海面上,怎么突然發力了?”

    士兵乙:“北邊的援軍到了唄。我們頭(趙宣檄)算是被打出真火了,他把家里的啄木鳥喊來了。那可是一位長城啦。”

    士兵甲:“這是真的嗎!”

    戰爭中最重要的是信心。當蘇鴷的空中攻擊組,有效摧毀灘涂上的海人類軍事目標時,這給己方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沙暴集團的士兵重新燃起了勝利的希望時,陸地上的海人類們則是棄婦心態】

    此時,南大島嶼中央機械堡壘中,指揮官藍焱(八級控靈者)收到了北方海岸前線,大量諸如“請求增援,增援……”“需要空中火力掩護……”“完蛋了!”“我們正在躲避炸彈……”的通訊。

    這位高級控靈師身著戰甲,親自舉著通訊天線來到了山峰上。

    相對于陸人類發展小型靈活的戰服,海人類走的是重裝路線。藍焱身上六米高的機甲,一共七十三個子靈,能夠同時啟動二十八組法術。

    此時,這位海人類陸地作戰指揮官在開啟隱身的同時,對接了領域艦的通訊頻段。

    在領域艦內的大廳里,這位指揮官的投影出現后,立刻對著領域艦上同僚們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掩護突然沒有了?”

    在半圓形的會議桌上,原本看著桌面上半球形空域圖的瀚海汲月,抬起頭看了看這位陸地方面的指揮官,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然后解釋道:

    “對方的援兵到了,來的是陸人類的堡壘職業。”

    藍焱:“堡壘職業怎么了,你們就把艦隊直接撤離了嗎?”

    瀚海汲月說道:“艦隊不是撤離,我們正在向北追擊,陸人類艦隊現在才是首要的威脅。”

    瀚海汲月指了指海圖上廣域靜默號的位置,篤定道:“現在,必須要擊潰他們的艦隊,才能集中精力給陸地提供支援。”

    海人類在此戰役的最高指揮官做出決斷時,而在廣域靜默號上。

    蘇鴷降落后,從飛機上跳下來,立刻走進了艦橋中。

    艦橋大廳中,采光良好,艙室空曠,桌椅有序列地擺放著。

    身著白色涂裝戰服的融絕宕,已經坐在金屬座椅上等待了,在見到蘇鴷后立刻站立,敬了個標準的軍禮,簡單的動作,卻翩若蛟龍。

    蘇鴷對其點頭道:“對地攻擊任務初步完成。”與此同時,蘇鴷胳臂上電子設備啟動,一束光從臂章上射出,將附近海域地圖投影在金屬桌面上。

    蘇鴷標注了地圖上海人類艦隊的方位,用手指了指自己艦隊所在的海域:“現在,他們把目標對準了我們的海上艦隊。我們的作戰重點不能輕易隨他們的行動而轉移。你去陸地上支援主帥,海上由我負責。”

    融絕宕點了點頭:“收到!”隨即挺身準備走出船艙。

    蘇鴷:“喂?”

    融絕宕被蘇鴷叫住后,停住了腳步,皮靴驟停的聲音在艦艙中產生了清脆的回音。

    蘇鴷看著融絕宕,純白的戰服、銀白的頭發以及筆直身材。

    融絕宕:“怎么了?”

    蘇鴷愣了愣,說道:“沒事,替我對趙宣檄問好。”隨后心里嘀咕道:“原來,我上一世成年后,是這模樣。”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