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1.5 蘇鴷站在山崗上

11.5 蘇鴷站在山崗上

 熱門推薦:
    浙寧共和國,都傲城。

    這里的地形是一個海灣。海灣內徑五十公里,而出口最窄處只有兩千米,在出口兩側突出處,正好是一個一百二十米高小山脈,制高點完美扼守整個海灣出口,浙寧人在這兩個高地上修建了海上炮臺。所以海上基本上沒有來犯之敵。

    更絕的是,在北邊外圍也有著山脈阻擋,在這半弧形的山脈上,有三段二十公里寬的出口,既保證了和內陸交流,同時又為陸地上的軍事扼守提供了完美屏障。

    這個交通便利的海上路口,難得有如此安全的自然地形遮蔽,為繁華奠定了基礎。都傲城之富冠絕整個東大陸。

    而在海灣內,高六百米直徑三百米的圓筒狀環形大廈矗立在此。這是共和元老們的元老議會大樓。在環形大樓正北方位88層的地方,是規格宏大的議事大廳。

    浙寧龐大的殖民地三十多位總督以及本土五十多座大型城邦的家族代表,每年都要在這里開總會。

    今天這個月結會,各個家族代表正在討論這個月的貿易,以及大陸大國現在的局勢。

    在會議的第十七分鐘,一封電報在最高元老們之間傳遞,隨后整個上議院的三十六位元老們似乎都在討論這件事,完全沒在聽下席位成員的討論、爭辯。

    顧司(當代總長)捻起信件,對一旁的葉家族長笑著說道:“竟然請來外人來幫忙!你們家孩子好本事啊。”

    葉家總長嘆道:“(葉飄財)還是太年輕了。他請來的年輕人,據說只有十七歲。那個年輕人(趙宣檄)從北邊內陸來,也準備吃海上的這碗飯,呵呵。”——輕笑中帶著諷刺,似乎對北方南下的沙暴軍團不知天高地厚的打算極不看好。

    元老們紛紛會意,點頭淺笑。

    葉家已經隱晦地表態,在葉飄財不主動低頭請罪前,葉家不會對葉飄財進行保護。那么現在各家也就能夠使用各種手段來對付葉飄財。

    【此時海上,葉飄財的艦隊已經抵達千鰲島外界的海域】

    萬噸的主力戰艦上層建筑頂端,雷達天線不斷地旋轉,接收著來自天空的電磁波。

    而在艦橋內,葉飄財面前的顯影器里,趙宣檄出現了。葉飄財在見到趙宣檄時,不禁為其年齡感到驚訝。

    “十七歲的統帥。”從海靈那里得到這個消息,南方商團的股東不敢相信。認為可能只是中位高級,或許是準將軍之類的職業者。而葉飄財卻是很相信。

    因為葉飄財,見識到了南方海靈為商團的四十多位孩子指導法脈。海靈給每個孩子身上留下了嚴謹的預脈,讓人驚嘆。注:蘇鴷沒有負責他們的定體術修煉,所以能不能晉級上位,看他們造化。

    而培養中位職業者如此輕松,也讓葉飄財早就有所懷疑,海靈應該是有能力培養出上位職業者的。

    而現在見到趙宣檄,葉飄財確定了這一點,內心頗為羨慕地感嘆道:“神選之子。”

    葉飄財語氣尊重地對趙宣檄說道:“趙先生,很高興您能如約趕到,我方艦隊接下來盡可能為您提供海基火力支援,那么陸地上就拜托您了。”

    趙宣檄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們已經控制了島嶼的上空,我們在陸地上占據信息優勢。海人類想要突破海岸線很難。”

    地形起伏的島嶼天空,是由沙塵暴符號的飛艇所統治。而在島嶼上,三個臨時飛艇升降塔被搭建起來,為飛艇滯空提供保障。

    這些懸空的飛艇,如同眼睛監察著整個島嶼。但是這些飛艇并非不落的。

    島嶼上的飛艇群是輪換的。平均每十個小時天空中四架飛艇降落下來,以保障隨時都有飛艇在天空。

    在這個沒有航媽和偵查衛星的時代。島嶼上升起了大載重量的偵查飛艇,效果就相當于游戲沒有了戰爭迷霧,敵艦隊一旦進入島嶼預警范圍內,每艘戰艦具體坐標以及航速都會在系統計算后,出現在各個艦隊火炮參數校對設備上。

    葉飄財的艦隊現在和島嶼上飛艇觀測數據鏈對接。說得通俗一點,該區域葉飄財的艦隊現在帶著“自瞄”。

    這個優勢是來犯艦隊無法獲取的。因為還沒有大型載重飛艇,能夠在戰艦上釋放。

    飛艇不是飛機。在海風復雜的環境上要做到和艦隊對接,需要半個小時下降高度、十分鐘時間完成接口對接,而這個時候輕型無人機只要釋放爆破彈和曳光彈組成火力束,飛艇會在戰艦上瞬間點燃。

    千鰲島的地圖上,趙宣檄標注了三個鐵塔符號的飛艇起降站。這三個站點現在被蘇鴷(光靈)視為千鰲島最要害的部門,在蘇鴷的建議下將三分之一的力量部署在附近,一組組高射炮塔也放在附近高地上。——當然這個決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要看打起來的效果。

    趙宣檄介紹完現在島上的防御計劃后。

    葉飄財點了點頭道:“我希望閣下能大獲全勝,當然如果情況真的對閣下不利,我艦隊會不惜一切代價掩護閣下撤離。”

    而屏幕上,趙宣檄笑了笑:“謝謝,不過我覺得,如果敵人沒有十倍以上的數量,我用不著撤退。”

    【二十七個小時后,海人類的艦隊在東北部三百公里外出現】

    而站在海上懸崖邊,趙宣檄看著顯示器上敵人艦隊規模,一旁的光靈開玩笑道:“你看你這張嘴?干嘛說十倍以上?這不,老天看你不順眼了吧。”

    趙宣檄只震驚了一兩秒,隨后吐了一口氣,說道:“沒問題,十倍以上更好打。”

    光靈攤了攤手:“是嗎?那就看你操作了。”

    兩人對話中皆沒有太大的驚慌。談笑風生中,似乎遠方的戰艦就是模型。

    海面上,一排排鋼鐵船體沖撞海面上的浪花。船體上,后彎曲的煙囪冒出的煙柱,在幾百米的高空中糾纏成了一片亂麻。海人類一共六十七艘戰艦,戰艦平均噸位六千噸。當艦隊集群駛過后,原本波光粼粼的海面,破碎成多個八字水浪翻滾的海域。

    和所有邪惡勢力在動畫中出場的氣勢如出一轍,在登場時必先釋放一波霸氣攻擊,以宣誓自己的強大。

    海人類的艦隊,距離島嶼七十公里外。

    六艘五千噸戰艦艦炮平臺后方,二十米的甲板向上翹起,機械升降臺將無人機送入彈射架。隨著蒸汽噴射,這些飛翼無人機從艦隊的煙囪上掠過,靠著翅膀后部螺旋槳轉動氣流的推進力筆直向上沖入云霄,數量眾多,如同成群結隊的候鳥。

    因為海人類的指揮官也能看到島嶼上空的龐大高空飛艇,所以這一波無人機攻擊目標很明確,就是拔除島嶼上空的監察飛艇。

    此時,在千鰲島嶼中部,蹲在山脈制高點上的蘇鴷瞅了瞅遠方飛來的飛機,松了一口氣嘀咕道:“哦,還不是人工智能的技術。”

    背靠山崖的蘇鴷啟動了領域,一束束領域伸展開來。以蘇鴷為中心,一個個四五公里長的領域束,猶如刺猬展開尖刺。

    隨后,每一束領域內放射了多道波束,對天空的無人機群進行精確定位。

    踩著粗糙的巖石,身軀貼在七十度的山巖上,蘇鴷目不轉睛盯著前方十五米處,一個橫二十米、高十八米的網狀光網絡。

    這個超大的發光網,形狀就如同二十一世紀的雷達。事實上結構和功能就是仿照雷達,法術效能是發射并接收天空飛行物的回波。

    從能量級別來看,蘇鴷放的這個法術,功率遠遠勝過了新法術。正前方五十米外的微波散射,是可以在數秒內燒死兔子、鳥類等小型動物的。

    蘇鴷的面前漂浮著多個鏡面術。這是法術,但是這些六邊形的界面,界面跳躍的一串串數字,還有構建的空域模型,風格充滿了超現代氣息。

    而這時候,蘇鴷頭盔上彈出了趙宣檄的界面。

    趙宣檄冷著臉:“你現在在干什么,怎么還沒有進隱蔽所。”

    蘇鴷正在盯著模擬出來的立體投影圖,在投影上,大量紅點進入半球形警戒區。

    聽到趙宣檄的催促后,蘇鴷快速回應道:“等一會,我現在對接空艇的反擊系統,一分鐘后我跟你說話。”

    七十五公里之外,趙宣檄看到通訊中蘇鴷超認真的表現,愣了愣,在他的印象中蘇鴷雖然小,但是一旦是這種表情,那么就做事很靠譜。

    趙宣檄扭頭看了看身后的天空。隨后低頭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界面,點開空中飛艇群的數字界面。如他所料,此時所有飛艇武裝控制權都被蘇鴷臨時接管了。

    二十七個載重飛艇圖標呈現黃色,這是戰備狀態,機械掛點內的導引火箭正在待命預備發射。

    趙宣檄低語道:“哦,長城也是,可以防空的。”在內陸戰爭中,城池職業防空屢見不鮮。只是攔截的概率到底有多少,那就要看城池的水平了。

    他沒有打擾蘇鴷,而是開始了等待。

    十秒后,筆記本屏幕上的飛艇圖標彈出了‘已經發射’的紅色符號,趙宣檄走出房間,對準天空打開觀察系組合術法。天空中,一道道火箭拖著火焰,開始朝著不速之客們熱情地迎了過去。

    火箭飛過長空,在五十公里范圍內空域上,來犯無人機星星點點爆炸。

    趙宣檄眼睛前方的圓錐術法光束,底座半徑擴張到了四十厘米,長度拉伸到了三米,并且五秒鐘后分裂出了八個圓錐,對準了天空八個方向觀測。

    趙宣檄仰視中,遠方海天線上方,當大片無人機群,闖入空域后,宛如落入一個精心準備的死亡陷阱。

    一個個破碎翻滾的三角板落到了地面上。一個個圓弧線下墜的無人機,在海面上砸出了一片片小小的水花。

    兩分鐘后,當天空變得安靜,只殘留硝煙時。

    趙宣檄深呼一口氣說道:“鴷,你把,把他們全打下來了。”——趙宣檄知道蘇鴷能夠攔截,但是沒有意料到,攔截率能夠做到百分之百。

    蘇鴷一板一眼解釋:“一共一百二十四機,但是這是電遙控組成的隊列,他們為了確保每一架飛機的遙控信號互不干擾,所以天空中就直接分成八個隊列指揮,每個隊列中無人機非常呆板地維持固有隊形。若是這一百多架無人機,每四個為一組,以不同軌跡發動進攻,我很難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鎖定他們。”

    二十一世紀無人機內是有人工智能的,能夠戰術組隊。攻擊其中一架,其他所有的無人機自行變軌躲避,并且內部智能系統會根據情況相互協同。現在的電遙控不值一提,若是此戰后趙宣檄找到殘骸,破譯內部系統,蘇鴷還能反遙控。

    趙宣檄深呼一口氣說道:“好,干得不錯。”

    【海神號戰列艦平臺上,葉飄財看著干干凈凈的雷達屏幕,張大了嘴巴,一滴口水不自覺從嘴角流下來】

    剛剛海人類的超規模艦隊出現的時候,葉飄財感覺可能遭不住了。當大批的空中無人機掠過天空時,這位船長仿佛已經看到了島嶼上空,氫氣飛艇被點燃后冒火光墜落的畫面。然而現在墜落的卻是這些無人機。如此逆轉,反殺,讓這位船長的心跳宛如過山車。

    坐在椅子上,從口袋兜中掏出手絹,隨手將自己留在桌子上的口水擦干凈,葉飄財合掌道:“海神在上,保佑我此戰戰勝。”

    這時候,蘇鴷的本體在趙宣檄安排下撤往安全點,暫時休整。在聽到葉飄財呼喚自己,則立刻以光靈姿態飄在了葉飄財面前,施號發令道:“下令艦隊祈勝吧。”——隨后蘇鴷就能進入所有海員的視角,開始了解整個艦隊的情況了。

    海面上,浙寧艦隊的旗艦用訊號對所有戰斗艦進行了號令。

    在戰列艦周圍,一艘艘驅逐艦內的燃油發動機(萬噸主力艦依舊是蒸汽輪)開始加速。

    這些掛著似刀似帆徽章的鋼甲戰艦開始拖著浪花在海面上高速機動。海人類的艦隊也發現了陸人類的艦隊集群,分出了部分力量截擊這只艦隊。

    葉飄財的艦隊,在對接天空的數據后,每一艘戰艦炮臺內部顯影器上,十字瞄準線隨著炮塔轉動,發生亮度變化。十字瞄準越亮就代表越準。

    所有的陸人類艦隊在兩發校準火炮后,按照高空飛艇給的數據錄入風向誤差,重新微調了數據。速射炮在海人類鐵甲艦的鋼板上爆出燦爛的火焰,而后濃密的煙霧在敵艦升騰。

    【海戰正在進行,而在島嶼上,趙宣檄則是在忙碌地調整島嶼上的部署】

    島嶼上的一系列交通要道,遙控地雷啟動激活。一些馴鷹則是被喂了肉,還有藥物,非常興奮地掛著偵查儀器,朝著海面上飛去。

    同樣以光靈狀態,蘇鴷也出現在了趙宣檄身邊。時不時地對趙宣檄也提出一點建議。

    趙宣檄在忙碌了半個小時后,稍微輕松了一下,他看著海面上葉飄財艦隊的火力壓制住了來犯的海人類,對蘇鴷光靈調侃道:“靈,你的信徒(葉飄財)打得不錯。”

    蘇鴷光靈:“海上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這次的海人類兵力可能真的在十倍以上。你看他們登陸船,分為五個部分了,應該是這五個登陸點,你能守下來嗎?”

    蘇鴷的光靈人影走在了紙面地圖上,從地圖標志的海灘上,一步一步輕盈地跳躍。

    趙宣檄握了握拳頭信心滿滿道:“你放心輸不了,我們這邊還有一個城池呢。”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