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11.2 沙暴集團

11.2 沙暴集團

 熱門推薦:
    電氣歷656年。

    蘇鴷在鏡子中看著自己禾苗一樣向上冒的個頭,低語道:“兩年后我在社會交際圈內,就不會被人第一印象,就是視作孩童了。”

    蘇鴷領域還有十八個月就初步成熟。初步成熟就意味著法脈穩定,能夠頻繁使用法術參與生產。

    蘇鴷從鏡子前轉過身,看著桌面上的請帖,這些帖子是這兩年來自各方的,其中最多的是學校的通知書,通知來上課,一個月一封,鍥而不舍遞過來。

    學校寄送的包裹也是最多的,其中包括書籍和考試卷。自從蘇鴷每次都把試卷解答完寄回去,學校就開始頻繁寄送書本和課堂作業,默認了蘇鴷在家上學的事實。

    與蘇鴷輕松閑適的死宅生活相比,趙宣檄在靈(蘇鴷平等交流)的指導下忙得團團轉。而這一年,趙宣檄十五歲,他成功晉升為將軍。

    而如此年輕就成就上位,也讓家族暫時終止了自己妹妹和當地的聯姻;但是想要徹底擺脫家族對妹妹的染指,趙宣檄還需要獲得更多的話語權,贏得家族的重視。

    所以在某個‘靈’的意見下,趙宣檄開始當家了,開始插手家族在當地的產業。當然,在調查了一圈后,當地的各項產業想要插手進去并不容易,在沿海,各大家族將各個經濟領域壟斷。

    也唯獨只有海上貿易這個行業,趙宣檄現在可以憑借自身實力插手進去。

    說起來非常有趣,在八百年前,將軍這個職業是陸地戰爭的核心,堡壘被逼到了海上指揮大型戰列艦。而現在堡壘職業成為了陸地戰爭的核心,而將軍則是在海上貿易越來越活躍。

    發生這種易位,說到底還是技術革命帶來的。

    一千年前,觀瞄和測量技術還是靠著術法和馴鷹的時候,海面上戰列艦這個只有幾座主炮炮塔的大型武器,打擊力依賴有觀瞄技能的職業者。

    而在今天,海上觀瞄和訊息交流,已經靠著雷達、無人飛艇還有無人機這類電遙控設備解決了。

    那么堡壘職業自身的信息化優勢,在海面上與擁有大量設備的戰艦相比,并不具備優勢。

    當然了堡壘職業還是比戰艦有機動優勢的,但是當代為一方鎮守的堡壘,絕不會沒事干地跑到海疆上風餐露宿,代替巡洋艦來巡邏站崗放哨。

    將軍下海的原因,不是戰艦這塊的原因。而是在于跨海投放上,將軍承擔必不可少的作用。

    地球上二十一世紀海權超級大國,不單單要看戰艦艦隊,更是要看跨海投放力。戰艦只是保障航道暢通,而跨海投放力,則是能對該沿海地區徹底控制。

    東大陸現在情況是,各方都無法在海面上消滅各方的艦隊。通常是是進行了交戰,雙方的艦隊沉了幾艘后,就回家了。徹底消滅對方艦隊,是做不到的。

    而另一方面,像地球一戰那樣,用戰艦徹底封鎖港口外的海域也是做不到的。原因么?

    千年前威斯特的潛艇首戰輝煌戰績,讓大陸各方將潛艇技術點得很不錯。潛艇技術高了,以至于幾乎是沒有任何一方能靠著海上艦船直接控制制海權。

    這個世界的工業勢力,誰也不能像美帝那樣動輒造幾千艘各類驅逐艦,掃雷艦等輔助艦只,把整個航道控制起來。

    那么怎么搶制海權呢?

    采取明末海盜模式,我無法在海面消滅的艦隊,我直接跑到你家港口破壞!只要我的作戰力量,能在你港口城市附近登陸,直接毀掉你港口城市周邊糧食、燃料倉庫,破壞淡水資源。

    但是跨海投放也不是那么簡單的。比如二戰諾曼底那個級別的登陸,用了近乎五千艘艦艇提供保障,這個世界一個個分散的工業國勢力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所以不同于內陸地區機械化大兵團作戰。沿海地區的作戰現在趨向于兩百人左右,最多不超過一千人。別看這人數少,這是進攻力量,在漫長的海岸線上,幾十萬部隊撒下去,立刻稀釋。

    一八四零年,清廷可是調集了幾個省,幾十萬部隊,但是每次作戰其實還是英軍有兵力優勢。因為他能隨時登陸到海岸線薄弱的地方,而幾十萬部隊,在周圍漫長海岸線上,如果重要資源點被一一破壞,這些部隊必須得退回內陸。

    所以在沿海勢力,手握精良的海上登陸武裝力量,比艦船武裝數量還要重要。而且每一個戰隊人數不需要上萬,后勤壓力小,戰力強,短期滲透力強。在敵人未反應過來前,完成對商業港口的破壞,然后迅速撤離。

    而登陸部隊需要高組織性,就需要將軍來帶領。

    【南邊的浙寧共和國,七個家族手里握著的軍隊就是這樣的軍事力量;而浙寧共和國本質上和傳統大陸國家不同就在于這里,這是一個希臘城市聯邦的模式的國家】

    古希臘文明,其城市規模并不大。

    特洛伊城,現實中最大城墻遺跡直徑只有一百二十米。

    這個級別的古城市,更早的良渚遺跡比他更大,架不住荷馬這瞎子文筆好,一部荷馬史詩寫得氣勢磅礴,搞得特洛伊小區如萬里長城一樣宏偉。

    但是希臘文明一個特色不得不提,那就是依托于海洋交通便利,影響范圍特別廣闊。除了希臘半島外,南到埃及,西到意大利,東北到黑海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所有的沿海商站(城邦),都屬于希臘文明圈。而同時期的黃河流域文明在空間上遠比不過希臘。

    所以看東大陸浙寧共和國,也不能用傳統大陸國家的視角來看待。

    浙寧的陸地領土只有蓬海三分之一,但是東大陸南段大片蠻荒熱帶雨林的海岸邊,在數千公里外,都有他的商站,原材料采集點。

    在南洋,如果不是海人類文明的遏制,浙寧共和國龐大的殖民地,能擴張到四倍。

    【話題回來,沙塵港,趙宣檄這里】

    在三年前這里還是一個小漁村,趙家從當地勢力手中買下了,開始將其建設為私港。而現在,從沙塵港到蓬海主鐵路的路線已經修建完畢。在港口上,一個個冒著黑煙的煙囪也預示著城市內的工業初具規模。

    這兩年蘇鴷利用平等交流,幫助趙宣檄制定港口工業規劃,讓這個港口已經有了維修三千噸船舶的能力。

    港口東部新建軍事大廳中,大廳中墻壁粉刷的石灰粉還沒有干。

    一群新招募的水手和武師在這里進行莊重的效忠儀式。——統一的服飾,統一的口號,還需要一個統一的榮譽目標。

    站在平臺上的趙宣檄,推了推自己胸前,金屬質地的沙暴徽章。平靜了一下心情。開始了自己的演講。

    沙暴的金屬徽章,每一個人的胸膛都有。整個徽章的線條帥氣無比,如同金屬藝術品。

    趙宣檄:“我有一個夢想,在大海上飄蕩,我想世界財富,換成槍炮,換成猛士的決心,去開拓,去探索,去征服——以下省略六千字………”

    國之大事,唯祀與戎。演講稿是蘇鴷(光靈)身份為趙宣檄捉刀的。

    在演講前,蘇鴷對趙宣檄:“不要在意禮詞,雅調。你不是在老家那個禮樂轟鳴的場合面對一大堆吹毛求疵的家族傻貨。

    你的演講要重在氣氛,要有感染力。在演講的時候要讓所有聽眾感覺到自己在一個大集體中,這個集體對世界碾壓的感覺。對,就讓大家感覺到,自己在一個對內團結友愛,對外可以霸道的集體里。

    當然除此之外,在演講中只要說一個道理就行了——跟你走,有肉吃。”

    趙宣檄組建的軍事集團叫做——沙暴軍事集團。

    沿海地區,以沙塵暴命名多么特立獨行啊。大家少見,沒見過的東西,自然會覺得666。

    至于沙塵暴的精神,沙塵暴的特色,當然是要鋪天蓋地,淹沒一切。自然是怎么強橫怎么吹。

    現在趙宣檄激情昂揚地在上面演講,而臺下則在筆直站立的過程中,氣氛逐漸狂熱,大家開始接受洗腦灌輸。

    【基地既然開在沿海地區,那么發展模式就要學習參考地球那幫維京海盜】

    哦,提一下,地球西方控制資本那幫人,無論是前面的大英帝國銀行家,還是后面美帝的美聯儲,追究其根源,不是猶太,而是維京海盜。這幫海盜們搶來了錢,然后開銀行。所謂西方殖民者在近代史上貪婪嗜血擴張的文化根子,也就是來源這里。該文化支撐了西方的發展模式。

    而同樣在東方的日本,原本的思維其實是陸地國家思維。

    現在沙暴集團這個軍事化組織,本質和小胡子建立的雙s黨很相似,而此模式的組織模式要比現在浙寧、蓬海的家族模式要先進。

    這里的先進,體現在制度上對集團成員的激勵要更大。

    當上層世襲壟斷權利,門第吞噬大量的社會話語權。那么能拿出來激勵下層的,就只有金錢。靠著短期利益激勵下層,下層很容易動搖的,一旦看到不妙,立場極為不堅定。

    而發展沙暴集團,這種政黨模式的組織,門第因素對組織內權利任免影響要小。那么對下層激勵方法就多了多。

    趙宣檄在演講臺上裝逼,而臺下人之所以熱血沸騰,不僅僅是演講者舌燦如蓮,蘇鴷建立了詳細科學的保障制度,是人群的能夠熱血的保障。

    人群狂熱和蘇鴷的皮是一樣的,只有理智上覺得沒什么可擔心的,所以才大膽的作。

    若是民眾感覺到了自己利益有風險,任由你巧舌如簧,也難以走向狂熱。沒人是蠢貨,無憂無險才會皮。

    整個沙暴集團的制度,對基層的獎罰不僅僅是單純的金錢賞罰。而是建立一個嚴格的待遇體系。

    在這個待遇體系上,囊括了住房,飲食,出行,而種種經濟上的獎懲只是一部分。

    而這個待遇體系最最重要的核心理念是宣稱讓體制內人員幾代人享受教育、醫療、工作上的優先權。如果落實下來會惠及幾代人。

    大餅很多人都會畫。而讓人覺得畫的大餅是真的,那就是要在組織權利上拿出誠意。

    蘇鴷現在建立的制度是,將集團內部的一部分人事權利留給了基層。

    也就是每一個小組部門的組長,以后下面人民主選出幾個,然后由上面從中決定。

    雖然最終趙宣檄還是能夠一言堂,但是也只是趙宣檄一人獨斷專行。趙宣檄的家族想要塞人過來干擾沙暴集團人事決策是不可能的。

    額,當然了,現在趙宣檄獨自在外,防的也就是家族那邊的人,趙宣檄現在還不想把權利分給本家那邊來的人。

    一旦今天許諾的大餅,逐漸實現一部分,再加上現在自決人事制度,在這個體制內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立場堅定程度將碾壓家族制下中低層的所謂的忠誠。

    而‘人事自主決定的權利’(部門負責人任免權),這是浙寧那些家族絕不可能放給基層的。

    因為家族中龐大的血緣關系,使得一大批該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等待安排官位,這樣的情況絕不是哪位居于高位的人想變就能變的。

    只有趙宣檄現在船小好調頭,才能毫無臃腫,能搞出幾分新氣象。

    當然,現在這個制度也不是完美的,因為現在將權利交給了沙暴集團內部成員。

    在幾代人之后,該體制內的人會依靠優勢,世世代代把持上升渠道。外面的人要付出極為艱難的努力才能擠進去。

    當然即使是那樣的,這個制度內部的競爭性,也要比蓬海,浙寧現在的制度強。而體制內的競爭性強,就代表人員能力的下限提高了。

    是的,制度的好壞,從不是比的上限,比的是淘汰的下限。

    舊體制的能人再多也挽回不了頹勢,因為下限附近的人,永遠是上限能人的數百倍。

    電氣歷656年,一個獨特的政治軍事集團在蓬海沿海出現。朝氣蓬勃銳意進取,是特征。

    當然這個集團的未來發展,將與擴張血腥積累脫不了干系。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