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9.4 階層阻隔,試煉,勇

9.4 階層阻隔,試煉,勇

 熱門推薦:
    晚春的陽光逐漸變得熱烈,盛夏到來了。

    武館內的水池平臺上,蘇鴷在蕩木上,凌空完成了一個轉體動作,最后穩穩落在一旁四米的蕩木上。

    這二十天,蘇鴷練習這個動作時,失敗了十二次,直接摔入水中,變成了落湯雞,還有三十多次,狼狽的趴在了蕩木上。每一次失敗都有一旁幸災樂禍的噓聲。

    作為同齡人中過于努力的存在,蘇鴷很孤僻,每一次失敗,都是身邊那些同齡人的樂趣。因為這些孩子做不到蘇鴷這么努力,那么自然是要找“做不到”充當理由。

    所以在他們眼中,任何嘗試要去做的努力,都應該是“自不量力”的,而這二十天內蘇鴷每一次在平衡木上的狼狽,恰好“證實”了他們的看法,所以自然是要噓聲嘲笑。

    然而現在,蘇鴷做到這個不可思議的定體術,并且越來越熟練,那些原先嘲弄的人,全部消失了。

    因為先前的孩子只是想喝倒彩。當無法喝倒彩的時候,那就沒戲看了——留下來被打臉嗎?

    以嘲弄為樂的人突然轉為喝彩者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這些都是十多歲的少年,嘴上承認失敗是不可能的。所以蘇鴷身邊的環境更加安靜了,沒人會留下來打臉。君不見二十一世紀網絡上抨擊的帖子,在遇到現實打臉的時候,發言人如同人間蒸發一樣消失了嗎?

    蘇鴷對此社會現象,不由嘆息:“在地球上,一位位家長,花大錢大價錢將孩子送入好的學校,好的班級。也就是這個原因吧,千萬買鄰,買一個努力不會被奚落的環境。”

    八百年中,龐大的社會基層沒有誕生挑戰高層的力量,這是不符合概率學的。而在概率學背后,就是這層因素了。

    在橫拳武館中,也就是蘇鴷這樣成年人思維的轉生者,才能承受住環境的奚落,堅持完成自己的成長。普通的孩子早就放棄了。

    蘇鴷從訓練區中走下來后,館內一個人對著蘇鴷走來。

    “蘇鴷,你下來。”說話的是武館內的三師兄。橫拳武館館主的二兒子,張無畏。這位初級職業者,年輕時得罪了權貴,人被廢了,軀體是被回天師(醫牧師)接好了,法脈卻永遠停留在初級武士(士兵)的狀態。

    在聽到長輩的呼喚后,蘇鴷乖乖的走了過來。這位武士摸了摸蘇鴷的頭,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真是內向的孩子。”

    蘇鴷在武館內很內向,每天修煉定體術,然后努力構建法脈,再然后就是泡在武館內讀書。該做的功課比所有人做得優秀,不與任何人沖突,甚至連武館的大門都不邁出一步。被武館內的各色閑人戲稱,不愿意出閣的小子。

    但是這樣的性格不被張克天所喜歡。這位武師大人雖然已經養氣,要求弟子們有理有據,但是本性中喜愛張揚肆意的性格。——蘇鴷現在這種外顯的慫樣,雖然成績上很優秀,但是館主打心眼不喜歡這樣馴良的弟子。

    當然蘇鴷也不在乎武館館主的態度,蘇鴷:“什么時候浪,該怎么浪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是為討你歡心,我就要浪給你看。”

    現在面對張無畏當面評價“內向”,蘇鴷將頭再低下來幾分,露出了白色的汗津津的脖頸。

    如此老實本分的樣子讓張無畏笑著微微搖了搖頭。

    張無畏:“去洗一下吧,武館來客人了,全體弟子都要到,去的時候昂頭挺胸,莫要丟了館主的面子。”

    【橫拳武館的后院假山和流水中有一個人工湖,在人工湖中有一個個梅花樁,而在梅花樁中,有兩個直徑一米的平臺,這是后院的武練場地】

    半個小時后,張克天和另一位陌生的人并排坐在兩張太師椅上,而在兩人身后則是武館內的學徒們還有弟子們。那一位位年長的學徒神采飛揚地看著館主和來客。

    張克天站了起來說道:“今年的血煉現在開始,還是和往年一樣的老規矩,只有士兵職階能夠參加。合格者可以加入滄海鏢局。”

    在上一世,秉核在西大陸碰到的傭兵組織,東大陸對應的就是鏢局。

    在蒸汽歷一千年后,所有的鏢局都被官府認證了,被收歸國有。但是到電氣歷的時候,私人鏢局業務,隨著跨國商業活動的繁盛再次興起。

    工業生產讓社會幾何倍復雜,封建貴族逐漸把控不住新的社會。過去封建貴族用聯姻關系就能聯系整個上層,但是工業時代的社會,想要靠聯姻來維持龐大管理階層的關系已經不靠譜了。

    還是要追溯一千年前槍焰秉核弄出來的工業聯盟模式,雖然槍焰變革失敗,但是這個組織模式,為世界超級商業集團的形成奠定了新權利架構。組織模式類似于地球大航海時代的東印度公司。

    這樣的公司可不比二十一世紀的公司。這幾百年內,東西大陸對弱國的入侵,都是這些追逐利益的公司作為先鋒來侵蝕虛弱的國家。他們進行跨國業務,組建私人武裝來保護自己的業務,自然要踐踏一些地方法律。

    橫拳武館這類的社會組織,通過每年為這些商號提供身家清白的武士,能獲得資金贊助。

    走鏢的武士,必須要經過一系列考驗。

    在場地中。

    張克天拍了拍手,兩位弟子拎著一桶血紅的液體,用糞勺均勻地將其拋灑在湖水中。

    蘇鴷看到這些帶著刺鼻草藥味的液體灑到了湖水中后,湖水中出現了很多細小的暗流和旋渦,蘇鴷可以看見一些魚尾巴在快速擺動,帶動著一條條水流。

    湖水中是有魚的,這類魚據說長著鋸齒狀牙齒,是吃肉的。當然,這類傳言蘇鴷一直沒有當一回事,因為這幾個月蘇鴷經常看到,門內的人在訓練得一身大汗后,端著木盆站在水池中,舀水沖身體。

    但是今天,隨著湖水中被撒入了血腥味的藥物后,情況不一樣了。

    這時候張赟走了出來,他拎著一只被捆好的大黑狗,臂膀一揚。“嗚嗚嗚”黑狗哀鳴,劃過一條弧線,掉入了水池的中央。隨著黑狗落入水池中,湖水立刻如沸騰起來,伴隨著的是黑狗的慘叫。大量的黑魚瘋狂地撕咬,白花花的水花中泛起了絲絲血紅。

    池子中的魚的確是吃肉的,但是只有在藥物刺激下,才會有群起而攻吃生肉的。

    水池中央的血紅在擴散,而白花花的骨架被拖了上來,在骨架上還有一兩條黑色的魚死死地咬著骨頭。被拖出水面后,瘋狂擺尾也不松口。

    蘇鴷同一屆進入的學徒們現在鴉雀無聲。有的孩子雙腿在顫抖。

    張克天說道:“我橫拳武館不養孬種。在學成技藝后,通過血煉才能真正算我橫拳的人。”說到這張克天用冷漠無情的眼神掃過了今年新進的學徒,蘇鴷覺得這個老騎士在自己身上多留了一眼。為了避免眼中的‘不以為然’被他發現,蘇鴷快速低下了頭。

    而這時候,試煉開始,一個漢子被推了出來,送到水池中央僅容一人的平臺上,并且丟給了他一把刀。這個漢子臉上露出兇光,看著另一個平臺上站著的試煉者。

    這就是血煉。在武館看場子亦或是進入鏢局都是需要見血的。

    而這個漢子是死囚,犯下了強奸殺人等罪行,罪大惡極的人,眼睛里的兇光也正是如此。從官府中提出來,直接送到了這里。此時押送死囚過來的就是官差,現在也是監督死囚是否死掉。

    這個死囚雖是該死之人,但是蘇鴷看到這一幕心里揪了一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一共八位死囚,他們手上、肩膀上都是有老繭等體力活的痕跡。

    這些人在一個月前,都是賣力氣的城市苦力。之所以變成殺人犯,應該是一個月前搶米事件。大部分在街道上搶米的人,都被押送到礦山了,這幾個是在混亂中爽一把的人,闖入了普通居民的家中。鼓山城每年都出現幾個搶米后放縱的惡人。——蘇鴷不得不嘲弄這個世道,讓人惡性釋放。

    試煉開始了,武館內的一位年輕武士走到水池邊,對著周圍的人做揖,然后踏上了水池中的梅花樁。隨著他踏入梅花樁,梅花樁下面出現了水花翻滾,食人魚簇集的場面。

    一邊是苦練多年的年輕武士,而另一邊是以死相搏的囚犯。這考驗的,很大程度不是技藝,而是膽量了。

    幾秒鐘后。

    第一場試煉結束,那個囚犯被干凈利落的踹入湖水中。在湖水中掙扎的囚犯,試圖從水中爬上來,他的身上爬滿了咬著不松口的食人魚。然而他扒在平臺上的手掌被武士猛然一踩,不得不松開,并且武士還毫不留情地對著囚犯的頭踹了一腳,讓這個囚犯徹底墜入了魚群翻滾的水池中。

    緊接著是第二場,第三場。

    大部分都是武士獲勝,但是也有個別翻車的現象。在第六場中,那位武士補腳不夠果決,那位趴在梅花樁上的囚犯如若瘋魔地拽住年輕武士的褲腳,不惜一切代價想把年輕武士拽下去,差一點就成功了。

    但是當那位年輕武士快要失去平衡的時候,張赟用飛刀甩了出去,直接切斷了囚犯手筋,救了這個弟子一命。

    當然也只是救了一命,這位弟子的血煉被毫不留情的宣告失敗,被張克天宣布現在立刻離開武館。

    血腥的試煉結束了,當一個個人骨架被拖上岸,則是讓在場的人神態各異。張克天、張赟面色如常。似乎面前不是人類的殘骸。而那些還在沒有經歷試煉的弟子,則是面色僵硬。

    年輕的弟子表現尤為糟糕,站在蘇鴷身后的陳僚臉色白青,當骨架被拖過來的時候兩腿發軟差點沒有軟下來,最后還是蘇鴷心軟,悄悄的伸出手扶了他一下,以免他在這個情況下出洋相。

    而試煉通過的武士們昂揚地站成一排,等待東家的挑選。

    張克天站起來對身旁坐在太師椅上的中位職業拱手說道:“趙兄,今天的試煉結束了,你選人吧。”

    這位趙姓的武師,站了起來,走到了并排站立的試煉通過者面前,踱步,走到一個試煉通過的弟子面前,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不錯。”

    隨后這名弟子站了出來。這位趙大人選了三個人后,示意已經選完,隨后朝著太師椅走過去的途中,路過蘇鴷,突然頓了頓腳步,說道:“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蘇鴷看了看張赟,疑惑地不知道該說什么。看著一旁的張赟,對蘇鴷用了一個眼色。

    蘇鴷靦腆的笑說道:“蘇鴷。”

    這個趙大人長袖中伸出了手掌,突然抓住蘇鴷的肩膀,他的手掌泛著藍色的光。這是檢靈術,檢查體內法脈的。這種法脈檢查術很粗糙,蘇鴷身上提前布置的大量復雜預脈查不出來,而骨骼上的法脈更是檢查不出來。

    然而蘇鴷身上非常標準的法脈,還是讓這位趙大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趙大人的動作,很快就被打斷了。

    “咳咳。”張克天咳嗽了一聲說,“趙兄,這孩子歲數還小。”

    趙大人說道:“張兄弟,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難道不割愛嗎?”

    張克天:“武館有武館的規矩。”

    趙張狄愣愣,貌似遺憾說道:“也是。”然后這位武師突然出手,揪住蘇鴷衣領直接朝著湖心丟過去。

    在這突發情況下,被突如其來的力道甩出地面,蘇鴷全身肌肉突然繃緊,在半空中就確定了平衡,發現自己的下落的方向剛好在湖面的平臺上,更沒有了慌亂。

    這是趙張狄故意丟的,壓根就是想測試一下。

    蘇鴷猶如貓咪落地一樣,雙手、雙腳準確地對準地面,直接四肢著地,彎曲卸掉緩沖力。水中的平臺收到沖擊力,一圈水波從湖面上擴散開來

    蘇鴷拍拍手從一米直徑平臺站了起來,看著平臺一條條魚在打轉,一副等著自己落水的模樣。

    “呸!”蘇鴷朝著湖水中吐了一口口水。這一口吐沫吐到在湖面剛好張嘴的食人魚嘴里。然后突然低著頭,踩著梅花樁,直接跑到岸邊。跑到了張赟那邊,躲在身后。

    趙張狄見狀哈哈大笑道:“老張,這算過了試煉了吧,一共八個人過了試煉,現在規矩是我可以選四個人。”

    這邊張赟猶如重新認識蘇鴷一樣瞅了蘇鴷一眼,而蘇鴷歪了歪腦袋傻笑應對,然后‘怯生生’地站到了張赟背后。

    【血勇,氣勇,骨勇】

    血勇:一時血氣上頭支撐的匹夫之勇,多現于市井斗毆。

    氣勇:心中藏義,一口氣撐起義勇,可在戰場上見得。

    骨勇:心有原則,支撐的風骨之勇。崔杼一連殺了三個史官,其弟依舊執筆直敘,南史氏聞大史盡死持簡前來,此舍身取義,為風骨之勇。

    氣勇,骨勇頗為難得,然而仍不及神勇罕見。——神勇者在蕓蕓眾生日常作息中不顯于世界,但臨危不變,視生死如常。

    這次試煉中,將所有的孩子都喊過來,就是為了讓這些新入武館的孩子們領會未來刀口舔血的日子。

    同時觀察哪些孩子可堪造就。

    當所有的年輕孩童臉色難看的時候,蘇鴷除了一開始臉上表情有一絲不忍,在整個過程中面色就沒怎么變過,并且注意到身旁陳僚的不適,善心發作順手扶了一把,這樣的小舉動,自然被在場的人看到了。

    如果蘇鴷知道自己的舉動會因此突出,絕對會專心隱藏。例如現在,蘇鴷就安靜的躲在張赟背后。

    趙張狄笑看著張克天,而張克天眼睛閃了閃,也笑著說道:“也罷,趙大人,如果硬是要人,我也阻擋不了。但是,你也要問一問那孩子愿不愿意吧。”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蘇鴷目光上,蘇鴷糾纏著自己的手指,用求救的目光看著張赟說道:“師兄,我不想走。”

    蘇鴷心里默念道:“幾年后,我要走,會留信一封。”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