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7.3 結束和離開

7.3 結束和離開

 熱門推薦:
    “這個世界的貴族嘴巴都是篩子。”秉核抱怨。

    那一晚上,秉核與薇莉安見面的事情,弄得滿城皆知。

    首先源頭是從普惠斯傳來的,他們故事的版本中是薇莉安求歡被拒絕了。

    然而隨后威斯特內部鋼巒家族的第二個版本,那就是秉核對薇莉安冕下僅僅是進行了問候,秉核冕下很感激薇莉安這兩年來的照顧,兩人的私交感情超乎尋常。然而在那些貴族沙龍中,為了征求女性聽眾的興趣,這套版本卻變成了更浪漫的故事。

    這些風言風語讓秉核很頭疼,也很慶幸自己當時并沒有任何行為證據給其更多演化的方向。當然,更有一些遺憾,因為如果當時薇莉安答應了自己,正大光明的達成承諾,也就不會有這些損壞薇莉安名聲的謠言。

    【故事廣為流傳的背后,是政治現實——威斯特的鋼巒家族和普惠斯的聯姻存在著新的可能。】

    當然這種聯姻比起戰前,鋼巒家族不再是投靠,而是聯盟。

    威斯特的堡壘傳承價值大大提升了,而且潛艇戰的成功,讓威斯特的海上地緣價值大大提升了。而普惠斯這邊,由于軍事冒險的失敗,被奧克利等諸國針對,也的確需要威斯特這個能維持出海口的盟友。普惠斯現在對聯合的需求帶著誠意。

    而威斯特這邊,也需要將此次的戰爭紅利,投資到合理的方向,需要綁定普惠斯的軍事政治,謀求在大國爭霸中更多的自主權。而恰恰國內對普惠斯帶著剛剛戰勝的優越心態,即使是出嫁上位職業者,威斯特的貴族們也不會倒向普惠斯了。

    這是極為諷刺的事情,曾經相互猜忌、曾經背叛,甚至曾經敵對,卻因為格局變化開始抱在一起取暖。而這場本來完蛋的政治婚姻,又死而復生了。

    然而,在這種聯合的可能下,兩國雙方就要為聯合打一場輿論戰。

    普惠斯的謠言的動機是極力的想證明“薇莉安和秉核的清白”,而且貶低了薇莉安,來保存以后聯姻中,男方貴族的顏面。——這就類似毛子想賣自己的57戰機,就拼命的在輿論中猛踩隔壁家20姫。

    而威斯特這邊,則是進行了輿論反擊,在辟謠的時候闡述秉核和薇莉安的關系,用上了私交甚好這種引人遐想的話,就是想讓普惠斯聯姻方尷尬。

    然而兩方的輿論戰,最終承受這場輿論風潮的是薇莉安。而這也就是薇莉安當初拒絕秉核認真求婚后就明白的情況。古往今來,女子為政治爭斗而付出犧牲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秉核,決定用一些嚴肅的事情,讓這些閑的沒事干的上流貴族們的注意力從這無聊的話題中轉移出來。】

    6月24日,秉核在威斯特的東南角場地上,試驗了含磷有機物的化學實驗。

    在寬大的場地上,秉核在圣索克和威斯特軍方軍事成員的陪同下,觀看了實驗結果。在實驗場地上,隨著四十公斤的鋼罐頭在二十米高的鐵塔上爆炸、潑灑,令人恐怖的情況發生了。

    鐵籠子里的鳥類全部死亡,牛羊等牲畜全部滅絕。而軍官們看到這一幕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有的是興奮,有的則是沉默。

    而秉核則是默默的記錄活性炭防毒面具對窒息性毒氣的防御效果,以及蘇打水堿性肥皂水對沾染性毒氣的抵御。

    注:沾染性毒氣看起來很可怕,但是大多都是酸性的。撒上堿性水,及時脫離沾染區,就能將傷害減到最小。而皮膚大面積燎泡,是因為沒有及時采取正確措施。有了相關措施,毒氣炮彈的威力并不大。

    毒氣戰給人們帶來的最大影響,則是恐懼。

    在實驗結束后,秉核對著一眾軍官說道:“這是一種非人道的武器,但是現在已經出現。必須擁有的,必須認真應對,但是誰若是最先使用,那么就距離敗亡不遠了。”

    圣索克和威斯特的軍官們紛紛點頭,但是各有所想。對于圣索克來說,在考慮如何將毒氣武器量產化。南邊的沼澤土著,還有月隕山脈的礦工罷工,帝國需要更加廉價恐怖的武器進行鎮壓。

    而威斯特這邊,則是企圖利用毒氣帶來的威懾,來保障威斯特未來的安全。

    貴族的嘴巴和漏勺一樣,有關薇莉安的風言風語,被“恐怖毒氣”話題所覆蓋。

    這也促進了戰爭的結束,在毒氣實驗結束后,比克利大公發來照會,希望能夠調停威斯特地區的沖突。——毒氣加上遠程導彈的可能組合讓奧卡人認慫了,借比克利聲音來試探和談。

    這場兩位上位職業者死亡、兩位上位職業者被俘、三位上位職業者受傷的戰爭結束了。整場戰爭前前后后牽涉到了十一位高位職業者,按照被牽涉高位者的數量。這是西大陸三百年來最大規模的戰爭。

    只有當年奧克利大公帶著整個西大陸聯盟反奧卡的戰爭才能媲美。而和當年反奧卡聯盟虎頭蛇尾不同,這場戰爭中,以聯軍一方干脆勝利而結束。

    【6月28號,依舊是在翠墻城堡。多方會談正預備召開。】

    奧卡的代表庫薩大公抵達翠墻城堡后,閉門不出。而幫助奧卡轉達意見的比克利代表——蘇塔(和秉核同歲的世子殿下)則是非常靦腆的等待。

    當然普惠斯代表則是盡量保持禮節。因為槍焰秉核和普惠斯達成了私下的一系列協議,讓普惠斯表現的彬彬有禮。

    至于威斯特的代表,薇莉安冕下,則是站在了陽臺上,一直向南瞭望。等待著家族南方的軍隊以及帶領軍隊勝利的人來到會場。

    然而幾個小時后,薇莉安則是黯然,圣索克的代表是圣索克重明。這位圣索克派給秉核的騎士護衛,全程參與了戰爭。但是此次戰爭當之無愧的主角,秉核并沒有到場。

    在修繕一新的大廳中。

    圓桌上的重明站起來作開場白,主持整個會議,說道:“諸位,很高興我們現在能坐下來談,而不是繼續做無意義的戰斗。”

    “哼”奧卡一位騎士代表輕哼了一聲。

    重明沒有理會而是保持微笑攤開了地圖,地圖上是威斯特現在的疆域圖。只是現在,地圖上向西部開拓了一部分。這是奧卡人幾百年前,不斷向東壓縮獲得的土地。現在重明要求奧卡人歸還這一系列土地。

    會議上的眾人開始了紛雜的討價還價。鎂光燈照相機,記錄了會場上人們爭論中的面龐。

    【海蟹港,秉核拿著焊槍,對船體鋼板進行焊接。在熾紅中,鋼板對接在了一起。工廠中充斥著金屬揮發出的氣味。】

    一旁的塵迦拿著報紙,翻看著會場的照片。這位男孩在看到奧卡代表擺著一張臭臉時,不忿的說道:“師傅,戰爭是你打的,為什么沒讓你主持會議?奧卡的老東西實在是太囂張了。真該殺殺他的威風。”

    秉核摘下了焊工面套:“好了,該做的事情做完了,現在該低調一些了。你仔細想想,如果我現在跑過去搶風頭,你讓圣索克皇帝陛下怎么想?

    塵迦:“可是,您在普惠斯和威斯特……”

    秉核:“普惠斯和威斯特還不是大陸上的超級強國,但是奧卡是。奧卡作為圣索克在大陸博弈的主要對手,皇帝陛下早就有計劃了,我們呢,就不要耍威風了。我們槍焰家族有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們現在要關注好我們的利益。”

    塵迦:“那么我們就這樣?”

    秉核:“虧不了,圣索克在這里吃到多少東西,國內那邊就會給我們多少東西。我們拿著刀子把最困難的活都做了,還怕分不到蛋糕嗎?”

    【 7月4號,經過數天的討論,和談成功簽署。戰爭正式結束。】

    隆重的宮廷宴會開始了。鎖在地窖中的金銀器具被取出,火車運來的海鮮和野味被廚師烹飪著。而貴族們則是換上了禮服。在一個多月前,負責了訂婚儀式的仆人們,樂師們,廚子們。再一次為今天的宴會而勞作。

    在宴會上。

    薇莉安越過了一對交際花和貴族的組合。

    走到了重明面前。重明立刻對薇莉安鞠躬說道:“冕下。”

    薇莉安向重明感謝了圣索克的幫助。在長達兩百多字的套話后。

    薇莉安:“我在前年和秉核冕下相識,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說罷觀察了一下重明的表情。

    然而重明表情上掛著程式化的微笑。

    薇莉安繼續說道:“這個月的戰爭,鋼巒家族非常感激秉核冕下的幫助,期望能夠邀請秉核冕下蒞臨洪都堡。”

    重明露出遺憾的表情,說道:“我很高興秉核冕下獲得了鋼巒家族的友誼。但是這一個月的行動,讓秉核冕下的身體很是勞累,需要回國靜養。”

    薇莉安眼神渙散了一會。隨后擠出笑容說道:“請問他什么時候返回呢,我能否……”

    重明說道:“額,和談的消息已經傳遞回去了,我們的艦隊已經護送秉核冕下離開了。”

    “刺啦”沸騰聲音,薇莉安手中的酒在微波的作用下,冒出了白色的水汽。沸騰的液體應和著劇烈起伏的心情。

    在沉默幾秒鐘后,薇莉安蕭索說道:“他,走的這么快。呵呵,好啊,走了。”

    手腕微微傾斜,在宴會上周圍人注視下,薇莉安將酒杯中的沸酒傾倒在了地面的大理石上。升騰的水霧,讓宴會上眾人原本的交談驟然停止,宴會歡快的氣氛為之一頓,而薇莉安則是掛著失意的笑容,落寞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580公里外,在圣索克艦隊內,旗艦的船艙中。】

    秉核正在小心的為塵迦導引預脈。一條條線條在塵迦體內蔓延。幾個小時后,秉核拍了拍塵迦的背,說道:“好了,去練習定體術吧。”

    塵迦點頭,朝著搖晃的蕩木上行走。

    而秉核則是展開了領域,瞭望已經在上百公里外的威斯特海港。看著逐漸遠離的海岸線,秉核解脫般的嘆了一口氣:“可能,以后再也沒有機會在大陸上自由游歷了吧。也再也沒有那么多初見了。.”

    秉核摘下了頭盔,海風吹散了金屬銀色的頭發。依欄靠在船首,看著下方的浪花,發著呆。l0ns3v3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