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7.1 不負義,不玷信

7.1 不負義,不玷信

 熱門推薦:
    蒸汽歷1029年,5月24號,隨著圣索克和威斯特的外交官抵達北方邊界,會面了普惠斯使團。和談開始了。

    只是戰勝方由圣索克主導,威斯特的人僅僅是在一旁陪襯。所以在一些至關重要的問題上雙方很難達成共識,以至于讓和談在四天內無實質進展。

    然而,隨著秉核在28號抵達北方,讓拉鋸中的談判出現了曙光。

    在裝甲列車的指揮車廂中,秉核坐在白布桌子前一頁一頁翻著這幾日的談判報告,在秉核面前的四位己方的談判代表正老老實實的站著。

    這四位談判代表中,只有一位是威斯特人——歐略特騎士。其余的三位是圣索克人,這三位圣索克的貴族也對秉核很熟,其中兩位和年少時的秉核討論過煤氣車運輸業的利益分配。至于另一位嘛,就是御園空突,兩年半之前,秉核在御園家的獵會上和他聊過。

    不過今天,地位不一樣了,幾人都未敢在秉核面前有任何放肆。

    秉核將這幾日的談判報告放在了一遍,抬起頭看著這幾個人,嘆了一口氣說道“情況,我大致了解了。”說到這,秉核先是瞅了瞅御園空突,然后又看了看歐略特。

    秉核用定論的語氣說道:“現在必須快點促成薇莉安冕下的回歸。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和他們談。”

    聽到秉核的發話,蒼老疲憊的歐略特臉上陡然有些放松。而其他三位圣索克的臣子愣了愣,看著這個年輕的半大孩子,想要張嘴勸說,但是又懾于秉核的赫赫武功,一時間不敢說什么。

    局勢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讓普惠斯認栽。

    軍事上的失敗和外交上的孤立,他們現在手上控制的薇莉安就成了一個燙手山芋,他們現在已經有為“出游的薇莉安”安排返程的計劃。

    但是呢,他們現在又不敢把薇莉安給送回去,因為普惠斯的兩位上位職業者還在聯軍手上,普惠斯人正焦急該怎么把洛倫和霍頓贖回來。

    普惠斯人急,威斯特人也急。歐略特騎士這幾天焦頭爛額。

    而唯一不急的,就是圣索克人。恰恰聯軍這邊,威斯特人做不了主。聯軍由圣索克主導,圣索克現在就想要敲打普惠斯,同時也要好好拿捏威斯特,在談判桌上獅子大開口。

    御園空突給普惠斯人提的條件,近乎是辛丑條約的翻版,要求賠款、道歉,同時拆除南方的一系列要塞。

    秉核看了看這個條件,基本上只有慫清才會簽,普惠斯現在還有一整套軍事生產動員體系,是絕不可能同意如此苛刻的條款。

    而這個談判條件拖下去后,從威斯特和普惠斯的裂紋開始,整個大陸上各國之間會劃出明確的政治界限。

    一邊是以圣索克為核心的軍事同盟。而另一邊普惠斯感受壓力后同樣會與奧卡人增強同盟關系。

    當相互以對方為目標的兩大軍事同盟形成,那么西大陸距離超級大戰也就不遠了。

    這種超級大戰一旦開啟,各國都會被各自的陣營綁架。因為一旦脫離自己的陣營,就會被敵人聯盟徹底碾碎侵吞干凈,而各個聯盟內的國家都害怕落到這種下場,所以戰爭的旋渦會無休止的將所有參戰國拖入,直到他們力竭而亡。

    以圣索克的國力面對超級大戰是危險的,而包括皇帝在內的大部分圣索克人并不知曉,只沉迷于今日的勝利中。

    “絕不能將普惠斯逼到奧卡那邊形成軸心,在戰勝的同時,不能肆無忌憚壓榨短期利益,戰勝者有制定國際秩序的責任。”秉核憂心的提醒著自己。

    火車車廂中,秉核站了起來看著四名己方談判代表,宣布道:“明天告訴他們,29號,我們先釋放血泉霍頓。我要看到薇莉安冕下回歸,接下來如果他們有誠意,那么可以選擇直接和我談。我的時間不多,讓他們快點。”

    御園空突,看了看秉核愣了愣后說道:“冕下,這?我是說,普惠斯人很狡詐。”

    一旁的歐略特抬頭看了看秉核,生怕秉核改主意。在這位騎士眼中,現在談判能夠進展下去,秉核是唯一的曙光。

    而秉核冷哼一聲:“狡詐?狡詐能占到多大便宜!”

    【十四個小時后,被聯軍釋放的血泉霍頓從威斯特和普惠斯交界的火車站下車。】

    早就在此等待了十一個小時的六位騎士、八位瞄準者,見到自己的主公后,立刻走上前敬禮,然后將他簇擁在其中。

    高階騎士奧莉薇走到了的血泉霍頓身邊:“吾主,您回來,真是太好了!”

    血泉霍頓:“薇莉安冕下是否返回了威斯特?”

    奧莉薇說道:“在紫蘭城堡中,聯邦正在以國賓規格招待。”

    血泉霍頓,停止了腳步,頓了頓說道:“在這附近找一家旅店住下,另外將聯邦外事部現在的談判資料給我。”

    這位女騎士頓了頓猶豫的看著血泉霍頓:“吾主,外事部的此次談判,并不由您來負責。您一路舟車勞頓。”

    血泉霍頓怒斥:“讓你去就去!”

    這位女騎士愣了愣,隨后立刻低頭恭敬的退下,來到六米外,吩咐一旁等候從屬,迅速通知普惠斯的外事部。

    僅僅半個小時后,負責此次談判的堅甲家族的騎士就趕來了,并且單膝跪地對血泉霍頓行禮,而血泉霍頓,在對這位騎士訓導后,拿出了堅甲洛倫的信件。

    秉核在海蟹港中與這兩位高階職業者談話時,隱晦的談到了未來合作的可能。而普惠斯的確也有和多方展開合作的必要。而不是將自己的戰略利益死死的綁在奧卡人的戰車上。

    世界上沒有牢不可破的盟約,三百年前奧卡是以技術支援讓普惠斯牢牢跟著奧卡人的戰略走。而現在的奧卡人已經綁不住普惠斯人了。

    兩位高位職業者在“訪問”海蟹港的過程中,對海蟹港的工業模式相當感興趣,在得知潛艇伏擊戰的結果后,更是確定了威斯特南部諸多城市將會繁榮。

    堅甲洛倫和血泉霍頓認為,西大陸的地中海格局已經改變,普惠斯未來應當避免插手地中海地區大國對抗,專注向著東部進行拓展。

    相對于圣索克不嫌事大,威斯特的搖擺不定,血泉霍頓更相信秉核的政治信譽和能力。

    這位權柄對普惠斯國內發電報反復強調強調,槍焰家的堡壘是務實有原則的,不要浪費時間,趁著秉核還在,快點促成相關結果。

    【6月1日,在隆重的白馬隊列中,離開了威斯特近一個月的薇莉安冕下,坐在比去的時候更豪華的馬車中返回了。】

    身穿女仆裝的的哈維娜束手站在薇莉安身后。一個月前害怕自己成為泄憤對象的她,從一開始就絞盡腦汁的籌謀,然而整個計劃從頭破產到尾,她反而安然無恙了。

    因為5月11號后,戰局場面反轉到天翻地覆。薇莉安覺得沒必要通過報復哈維娜給堅甲家族臉色看了。堅甲家族的臉面和里子已經在南邊被自己的小男人弄光了。

    而薇莉安直接指示哈維娜這位名義上堅甲家族的公主來做自己的女仆,這是對哈維娜更好的報復。所以說,這女人啊。

    【馬車返回翠墻城外的莊園,薇莉安在得知秉核還在北方,且在晚上要見自己時,她如同過節般忙碌著。】

    在梳妝間,薇莉安用吩咐的語氣:“哈維娜,將衣柜第三雙鞋子給我取過來。”

    哈維娜老老實實地取來鞋子,而薇莉安從白色長裙中抬起了玉足,哈維娜蹲下來低著頭,為薇莉安穿好鞋子。

    然而當她托起薇莉安另一只小腿時。

    而薇莉安的小腿,突然一抬,腳尖抵著哈維娜的下巴,足尖微微彎翹使哈維娜仰頭。

    哈維娜委屈的看著薇莉安,卻不敢將自己的下巴擺脫薇莉安的腳尖。在幾天前哈維娜違逆了一次,結果被薇莉安好好的用調教淑女的方法體罰了一頓,現在屁股上還有教棍留下的紅痕。

    薇莉安一只手用手將頭發撩到了后面,目光微笑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而語氣漫不經心的對哈維娜問道:“我今天魅力如何?額,看起來還很年輕吧?”

    哈維娜柔聲說道:“冕下,您芳華千丈,青春昭然。”

    薇莉安扭頭冷冷的看著哈維娜,哈維娜眼神頓時慌亂。

    薇莉安的腳尖將哈維娜的頭抬得更高一些,冷然:“你在敷衍我?”

    年僅十八歲的哈維娜看著這個大自己十歲的女人如此刁難自己,不禁眼眶熱涌。

    哈維娜心里哭訴道:“你,這是報復,都是壞人的,我要回家。我不想在外面了!”

    淚珠從哈維娜光滑的臉頰上滑落,掉落到了薇莉安的腳背上。

    薇莉安松開了腳,哈維娜的頭也隨可以低下,然而沒等哈維娜后續的委屈化為淚水爆發,薇莉安極寒的凝視著自己腳背上的液滴,冷冷甩下一句話:“舔干凈!”

    哈維娜在薇莉安的命令語氣下,身體害怕的一抖,連忙用袖子抹干凈自己的眼淚,捧起薇莉安的腳,低下了頭。

    薇莉安穿好鞋子后,站了起來,在鏡子前轉了一圈,自我欣賞的同時,對哈維娜吩咐道:“換上你5月5號的那件衣服。”

    哈維娜僵硬了一番,十天前她意識到要陪同薇莉安返回的,她好好地思考了兩天,選好了一套專門的禮服,能夠很好的陪襯薇莉安,同時也能保證自己公主的氣質。

    然而薇莉安卻讓她穿那件男裝。——這是要羞辱,羞辱哈維娜一個月前男裝替身行為,羞辱使用堂妹做替身的波約翰。

    而現在,聽到薇莉安的命令,哈維娜對薇莉安露出了哀求的目光,如果是男子,在這個目光下,早就繳械投降了。但是面對對同樣美麗卻年齡較大的女性,少女的這一招是沒有用的。

    薇莉安看著猶豫的哈維娜。冷笑道:“怎么,不想穿嗎?那就什么都別穿!”

    哈維娜哆嗦了一下,說道:“額,對不起,我,我,我立刻就換。”她雙手攥著自己的裙角,快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幾個小時后,翠墻城堡。】

    這里這是薇莉安冕下一個月前參加訂婚儀式的城堡,而現在是雙方談判的場所。

    今天這座城堡控制權在聯軍手里。在城堡周圍六十公里的范圍的天空上飄蕩著聯軍的飛艇。現在普惠斯想要重演一個月前的偷襲,是絕對不可能的。

    聯軍的談判人員和普惠斯的談判人員分坐兩側。雙方談判的代表分別是血泉霍頓和槍焰秉核以及他們身后龐大的后援團。

    當聯軍一方確定了薇莉安冕下返回后,雙方進行了新一輪的談判。在談判中,秉核宣布將在兩天后送歸堅甲.洛倫。秉核快速敲定這個方案,沒有要任何附加條件,而普惠斯人談判人員竊喜。御園突空張了張嘴想說什么。但是卻無言以對。

    然而在接下來的剩余的俘虜談判中,在怎么放人方面卻讓普惠斯一方火冒三丈。

    秉核豎起來一個手指:“一個騎士一個銅板。一個銅板,普惠斯買不了吃虧;一個銅板,普惠斯買不了上當。一手簽約,一手交貨。”

    坐在談判桌上的霍頓望著一臉調皮狀態的秉核干笑道:“冕下,您可真會開玩笑。”

    槍焰秉核站起來插著腰說道:“我不開玩笑。”

    霍頓看著一本正經的秉核,無奈的說道:“冕下,我懂了,您是不放心我們的信諾對嗎?我和洛倫的贖金,各自一千萬銀幣,如何?能好好談談嗎?”

    槍焰秉核展顏一笑說道:“其實朋友之間,說贖金什么的,多傷感情啊。我的意思是,要么就是不要贖金,要么就只要一個銅板。”

    “呵呵呵,哈哈哈,”霍頓一邊開懷大笑一邊拍著腿說道:“秉核冕下,您有何奇思妙想,盡管說吧!血泉家族很榮幸能獲得您的友誼。”

    秉核:“好,作為朋友,我就不客氣了,我最近有個方案,想找貴方合作,當然這個合作需要你們出一點錢。”

    秉核從后面抽出皮質筒套,攤開了威斯特的地圖,拿著紅筆,在地圖上從普惠斯境內的火車路線一路連接到洪都堡,然后再一路向南連接到海蟹港。

    將筆丟到一邊后,秉核說道:“這條鐵路大概需要五千萬帝國里拉,你們如果愿意投資的話,我給貴國百分之三十的控股權。”

    秉核將地圖推到了血泉霍頓面前,而普惠斯的談判人員面面相覷,然后低頭竊竊私語起來。

    而歐略特在旁邊沒有說話。作為戰勝國,自己的路權被強權們瓜分,這要是民族國家,是非常屈辱的事情。而對于這種貴族制國家,唯一的基礎就是貴族利益,鐵路能夠給沿途貴族帶來利益,這條鐵路的建設就能被認可。

    談判進入了新方向,西大陸上的經濟聯系會將多個國家綁在一起,減少未來戰爭的可能。

    【時鐘轉動,會議取得階段性勝利后,秉核來到了薇莉安冕下的住處。】

    秉核抱著這一個月以來,一系列的工作報告。然而臨到站在鎏金的木門門口,臉上猶豫著,秉核雙臂抱著資料,在門口踱步徘徊了兩圈。

    到了門口的秉核,此時卻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面對那位大自己十二歲的異性。

    “是君主?不,不合適。是姐姐?嗯,這?難道是戀人。”秉核臉紅起來,而且心跳加速。蹲在門口捂臉,努力使得自己平靜,然后清了清嗓子,準備敲門時,里面的大門開了。

    打開大門后,薇莉安正盛裝坐在桌子前,很顯然早就等待著秉核的推門而入。

    而在她身邊,穿著男裝的哈維娜拱手站在一旁,然而這位兩年前的選王者看到秉核后目光愣了愣,眼睛就挪不開了。

    十六歲的秉核雖然還帶青澀,但是和兩年前稚氣的模樣截然不同。

    挺拔的身姿,以及一個月來居上位決軍國大事,帶來的毅然氣質,讓哈維娜不由得咬著嘴唇,在看了秉核一眼后,羞然的偏轉了眼神,卻又忍不住用余光看著秉核。并且她感覺自己身上的男裝此時萬分別扭,引以為豪的姿容在當下被遮的干凈,

    然而很快,似乎是薇莉安故意的,這位冕下穿著華貴美麗的長裙,落落大方的站了起來,將哈維娜瞬間變成了不起眼的邊框。

    秉核看著薇莉安盈盈一笑,朝著自己走來,呼吸一屏,習慣性的想要倒退腳步,然而頓了頓,秉核遏制住了自己潛意識中的避讓。如兩年前初見,依舊是用那時的禮儀對著薇莉安鞠了一躬。

    秉核:“冕下,兩年前的承諾,我今日應諾而來,威斯特南部海疆為您打通,今日前來復命。”

    秉核直起腰,雙手將資料遞到了走過來的薇莉安面前。

    而薇莉安雙眼目視著秉核,目光一絲一毫都沒有看秉核手里的資料,單手接過資料,然后隨手往沙發上一丟。

    秉核目光看著被丟到一邊的資料:“哎!那個是?”

    然而薇莉安的雙手搭在了秉核的肩膀上,今天穿著高跟鞋的薇莉安,比秉核略高小半個頭,雙手摸到了秉核的后頸。然后伸入秉核衣領內的后背。

    秉核看著近在咫尺的薇莉安,以及依舊微笑卻宛如想要包容一切的目光。

    秉核臉上泛紅,用提示的語氣說道:“冕下?”

    薇莉安:“我在聽。”

    秉核:“靠的太近了。”

    薇莉安朝著秉核臉上吹了一口氣:“離開了一個月,不覺得應該更近一些嗎?”

    秉核看了看薇莉安的身后,男裝的哈維娜的目光,讓秉核感覺毛刺刺的。

    此時站在后面的哈維娜現在手指攪成一團,如果嫉妒能夠燃燒,哈維娜已經焚化了。

    王子持劍而敵千軍萬馬,拯救公主的童話,這是多少少女的夢。哈維娜在十歲的時候,就丟掉這個夢了,開始憧憬更加實際的愛情,可是現在!

    好吧,薇莉安順著秉核的目光向后瞥了一眼,哈維娜哆嗦的低下頭,將不甘的情緒遏制,咬緊牙關,兩手相互發抖的攥著。

    薇莉安轉過頭看著秉核,宛然一笑說道:“一個不老實的女仆,當然還有些用,一會,讓她收拾房間。”

    面對意思如此明顯的話,秉核頓了頓,于是鼓足了勇氣,立刻伸出手攬住了薇莉安的細腰,朝著自己一摟。

    “啊”薇莉安嬌呼到,秉核突然的大膽動作,讓一直習慣主動的薇莉安小小的驚訝了一下,身體陡然前傾,靠在了秉核身上。——當然這也讓一旁的哈維娜不禁抬起了頭。

    然而緊貼著秉核正面,感覺到了秉核的朝氣蓬勃,薇莉安臉上如同蜂蜜一樣甜美。雙手如同蛇一樣摟著自己的背,就當薇莉安覺得馬上將預備著迎接干柴和火焰時。

    這時薇莉安卻看見了秉核非常儀式的表情。

    秉核深呼吸后緩緩鄭重的說道:“鋼巒.薇莉安女士,我槍焰秉核想要娶這個房間內最美麗的女士為妻,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位女士,現在是否愿意。”

    秉核的目光非常清澈的注視著薇莉安,等待著她的答案。

    而薇莉安宛若雷殛一般,僵硬,美目睜大,不可置信地看著秉核。喜悅的想要脫口應答,但是又考慮到了什么,艱難的克制著。

    原本只求一晌貪歡,原本只求了結那朦朧情愫,原本只期待能有幾句甜蜜哄騙。卻哪里想能得到金石之諾。

    如果兩年前,秉核如此詢問薇莉安,薇莉安會笑著搖搖頭。

    因為一個機械控制者和上位職業的堡壘之間的婚姻并不合適,雙方的關系僅僅只能維持情人。事實上一年前,薇莉安也只是把秉核當做情人,種種寵愛式培養,給予做事的權力。當然僅此而已,一個可愛的玩物。秉核今天能給的承諾,薇莉安兩年前給不了。

    如今秉核不但證明自己是堡壘,而且在去年一個月的戰爭中聲威赫赫。雙方的地位已經發生逆差變化,薇莉安不敢相信,今天秉核愿意正式迎娶。

    薇莉安癡癡地看著摟著自己的大男孩,如同做夢一樣迷離地問道:“你,愿意,娶我?”

    秉核點了點頭。

    薇莉安突然自嘲的笑了笑:“你不嫌我老嗎?”她抓住秉核的力道不自覺的重了一分,很顯然是極在意秉核的回答

    秉核依舊搖了搖頭。

    薇莉安將頭埋進秉核的胸膛,雙手顫抖的卡住秉核的肩膀,低聲說道:“你是在捕獲我嗎?你這個迷人餌料。”

    秉核抓住了薇莉安試圖向下的手,緊緊地握住,依舊是認真刨根問到底的態度說道:“我現在能獲得答案嗎?”

    薇莉安身體僵硬了一下,然后婉轉的說道:“先不要這么急,好嗎?屠龍后的勇士,不應該需要公主的安撫嗎。”薇莉安淺笑的氣息在秉核的脖頸中撓著。

    然而秉核緩緩地捧起了手,放在兩人的中央,使得薇莉安的面頰稍遠。

    秉核認真的說道:“鋼巒.薇莉安,您應該相信我,我可以克服困難。”

    薇莉安看著認真的秉核,不自禁陷入回憶,這兩年來,無數次看到秉核帶著這樣認真的態度做事。而這樣的表情,薇莉安百看不厭。

    然而,現實讓薇莉安不得不在甜蜜的愛情中自拔出來,她有家族,而自小貫徹領主責任和信念的她,在選擇的時候,是不準許她逃避一些事的。

    感動中的薇莉安努力的擠出笑容,說道:“我相信你,但是,我沒有勇氣。(吸鼻子)我,我是鋼巒家族的堡壘。”

    看著帶著笑,語調卻逐漸哽咽的薇莉安。

    秉核明白了一切,現在的薇莉安已經是不敢和自己在一起。當秉核代表圣索克為威斯特打了一仗,當現在圣索克的部隊登陸威斯特后,當現在威斯特境內大大小小的貴族以海蟹港馬首是瞻時。

    威斯特境內,鋼巒家族內的威望已經降低到了谷底。秉核現在在威斯特的威望太重了,鋼巒家族再把女性堡壘嫁給了秉核,形成投靠性質的聯姻。那么原本就見異思遷的威斯特本土貴族,會立刻倒向圣索克。鋼巒家族再也難以號令境內貴族,而圣索克就相當于實質性的吞并了威斯特。

    所以薇莉安站在家族的立場上現在絕不能外嫁,只能做秉核的情人,保持威斯特政治集團的獨立。

    乍暖還寒的氣氛中。

    在秉核最后詢問的目視下,薇莉安最終還是艱難的搖頭。

    確定答案后,秉核緩緩的松開抓住薇莉安的手,退到了一邊,鞠躬說道:“對不起,給您帶來麻煩了。我們的合作很愉快,期待未來能繼續。我將尊重您,感激您,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初助之恩。”

    說完后,秉核沒有敢抬頭看薇莉安,因為抬頭會看到薇莉安猶豫無奈下的失魂,轉身后也沒有回頭,因為回頭會看到薇莉安欲挽留卻難以伸手的憂傷。

    大門緩緩帶上后,一旁的哈維娜心里百味雜陳,同時忐忑的看著死寂的薇莉安,擔憂自己馬上會變成受氣包。

    然而良久后,薇莉安只是隨意對她擺了擺手,讓她退下,然后就獨自走到房間了,房門重重的關上,數秒鐘后,門后傳來抽泣的聲音。

    大廳外,在夏風的吹拂下,秉核緩緩地回頭看了看身后的小樓,喃喃的說道:“我能光明正大的承諾,能與你白頭偕老,但是我絕不能玩狎你。因為這違背道義,我會應諾而戰,但不能因美色興師。”

    緩緩回頭,堅決地邁步離開。

    《春秋左氏傳.成公二年》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欲納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淫為大罰。”

    欲行偉業,不可因小節而亂大義。楚莊王納諫,固會盟而霸中原。l0ns3v3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