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6.17 言之鑿鑿

6.17 言之鑿鑿

 熱門推薦:
    蒸汽歷1029年5月10日晚上十一點。圣索克和威斯特聯軍對普惠斯不義之軍開始了最后的殲滅戰。

    其實早就該打響了,秉核浪費了足足一天多的時間在后方整合指揮,讓這場戰役延后了。

    而也就是這一天多的時間,讓普惠斯的軍團從河流上重新架設了浮橋。通過鐵路得到了國內物資補給的普惠斯軍團,且完成了部分集結,但是這也是普惠斯這兵團最后一次的捏合了。

    秉核的裝甲列車再次開到戰場,二十枚裝藥量三百公斤的三號彈頭,在增程推進器的動力下,跨越四十五公里呼嘯而至,將普惠斯人的七個集結地點再度轟成了一片散沙。

    隨后四十五艘基洛夫空艇,在天空中組成了一個橫跨上百公里的飛艇編隊,猶如掃蕩列隊朝著普惠斯的軍陣壓過來。這個飛艇編隊在中午十二點之前,投擲了三百枚滑翔彈頭。造成的效果是:普惠斯人恢復的重要設施再度被摧毀。

    普惠斯軍團匆匆建造起來的哨塔塔樓,從火車站剛剛卸下來還沒有碼放完畢的木頭物資箱子,還有剛剛建好的馬廄營房,都在爆破中變成了燃燒的火光。

    當大地上硝煙繚繞,一排排圓墩墩的空艇成陣列線,在宛如棋盤的大地上方,穩穩的向北推進,這一切猶如外星人入侵。

    普惠斯這邊,長達三天的士氣折磨,今朝終于化為散沙腐泥。

    混亂的軍隊,其戰斗力等于負數,在混亂中,亂軍會搶奪,會踩踏,會相互開槍火拼,在進入民宅的時候會為財富而相互反目。

    當普惠斯潰不成軍時,秉核麾下的南方聯軍行動了,一共四個騎兵大隊在四個方向上進行突擊。

    每個大隊九百人、一千五百匹馬,還有五門輕火炮。

    這樣的突擊陣容比五天前普惠斯的機械裝甲部隊突襲要寒磣很多,但是突擊的速度不遑多讓。因為聯軍騎兵營的前方不存在營級別建制敵軍。這只騎兵大隊在沒怎么作戰,就是成功切斷普惠斯人各個部隊之間的聯系,將戰爭推進到了抓俘虜的階段。

    【十一日,凌晨一點,在火車指揮車廂電石燈(碳化鈣和水反應生成可燃乙炔)的光線下。】

    秉核看著前線飛機拍攝的最新照片,放在塵迦桌子上,而塵迦現在正在拿著筆按照秉核的要求寫戰役進程記錄。

    在兩人面前的軍事地圖上,聯軍的突擊力量,如同輕薄的刀鋒一樣,將普惠斯的軍團徹底切割成了多個部分。

    【在11號早晨,當陽光再次回照大地時,】

    秉核在領域中看著塵土茫茫,硝煙未盡的大地,意猶未盡的說道:“普惠斯人已經退出戰爭了。”

    在秉核的視角中,大地的不少房屋上,出現了紅十字的符號。而在符號的邊緣上,有人揮舞著白旗,

    【下午三點,威斯特東北角,白羽村。這個命名是因為候鳥每年遷徙路過此地留下大量的羽毛,因此而得名】

    而今天普惠斯的兩位高位職業者,不幸落難到這里。在房頂上,士兵們將七八個床單拼接巨大的白布,然后用染料將一個碩大的十字寫在正中央。

    而就在旁邊,靠在房頂煙囪邊的洛倫仰頭看著天空中的巡空飛艇。

    現在飛艇兩側的兩挺機槍正在對房屋虎視眈眈。這兩艘飛艇已經巡空兩個小時了,允許逃往此地的士兵進入,但是不允許士兵出去,一旦有士兵試圖走出去。就會在村口發射一束子彈將士兵逼回去。

    在發現自己徹底落敗后,這位將軍表現的灑脫了不少。

    他一邊咬著從地窖里面找出的水果,同時用視覺觀察術觀察著天空的飛艇,一點也看不出來敗軍之將的頹廢。

    “這飛行機器,實在是太棒了。”洛倫仰著頭毫不吝嗇的夸贊著天空中的武器系統。他拿起了水果,放在嘴邊猛烈咀嚼,似乎是想要把今天的失敗徹底嚼碎,

    不過很快,他停了下來,這位將軍疑惑的抬頭看著天空中一個大型飛艇的白點,在感覺到電磁波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隨即展開魔訊術,同時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發音盒一樣的小裝置

    隨著這個通訊魔法展開,這位將軍拿出的發音盒傳出,秉核勸降的聲音:“這里是聯軍最高指揮部,874號區域的普惠斯人收到請回答。嗯,我說的是坐在房頂上那個家伙,就是你,嗯你手里拿著什么東西,饅頭?不要服毒,生命是美好的,勝敗乃兵家常事。”

    洛倫隨手將手中的水果放在一旁的白布上,說道:“敗軍之將,堅甲洛倫見過閣下,請問您是?”

    盒子中:“我是槍焰秉核,聯軍最高指揮官。”

    洛倫聽到這,頓了頓,苦笑說道:“冕下,很榮幸與你通話。”

    秉核:“也很高興與你聯系,請在原地等待,您將獲得與你身份匹配的待遇。哦,對了,能否報告一下,你所在地點的人數,最高職業者是誰?傷員多少。還有,是否缺乏藥物?”

    此時秉核還不知道與他通話的是一位將軍。

    洛倫:“最高負責人是我和霍頓,職業分別為將軍和權柄。冕下大人,恭喜你取得戰爭勝利。”

    “額”秉核愣了愣,然后重復了一句說道:“你們是這次普惠斯的軍事上的最高負責人?”

    洛倫:“是的,冕下。”

    發音器中,出現另一個孩子的喜悅的聲音:“哦,逮到了將軍?哦,疼”然后是秉核:“安靜。”

    倫聽到這,臉上苦笑,他早就聽說過秉核的年齡非常小,而發音器里面傳來的情況,讓他不由的腦補了一下秉核那邊的畫面。

    而這邊秉核坐在塵迦寫字桌子上,一邊指示塵迦練習定體術的動作,一邊拿著電話通訊器說道到:“我很期待與二位見面。”

    【二十分鐘后,聯軍的騎兵隊伍帶著三輛輕履帶裝甲車趕到了這個小小的農場。將這兩位高位職業者的邀請上了車,‘請’到了南方。】

    洛倫和霍頓被“邀請”到南方,這預示著普惠斯人此次的軍事冒險徹底破產,當最高指揮官投降后,低級指揮官也相繼投降,普惠斯士兵將成建制的丟下武器,列隊走向戰俘營。

    相對于戰前普惠斯用陰謀詭計扣押一個堡壘的影響,此時秉核在戰場上正面破軍,俘獲兩位上位職業者的效應完全是另一個等級。

    因為在政治上,只有的時候只有堂堂正正的打贏才能駁斥國內反對派和國外激進派一切僥幸心理。

    1:國際上,盡管威斯特的危局還沒有結束,但現在普惠斯對威斯特的任何軍事冒險都將慎之又慎,同理羅蘭王國那邊原本蠢蠢欲動的跡象也停止了。

    接下來的戰爭將變成,圣索克和奧卡兩大國之間的戰略博弈,在局勢沒有明朗之前,其余小勢力是不會在下場參與的。

    2:威斯特國內,威斯特人此時風向陡然轉變。尤其是那些先前那些主和派的中堅,現在墻頭草的屬性一顯無疑:

    例如豐源家族,在十二號戰爭結束后,豐源家主主動跑到了海蟹港,幾乎是將腰折斷了。堅決要求為聯軍貢獻力量,而豐源家族四個造糧師跑過來開始實行輪班制造糧。現在他們的造糧速度又快又好。對秉核改進實驗大型造糧設備的要求,唯唯諾諾,不敢有半分差池。

    而威斯特東部那些靠近羅蘭地區的領主們,在過去都是刁民脾氣。現在打聽到槍焰家族有意在威斯特東南部的投資鐵路的消息后,紛紛認購海蟹港拋出的鐵路股票,并且來到槍焰藍寸那邊,詢問鐵路的征地方案是什么。

    這些家族啊,現在害怕被戰后清算,幾乎是倒貼的來試圖參與到新暴力體系下。而在戰前鋼巒家族如果想做這些,就算是掏空國庫也解決不了改革的問題。

    【12日,在海蟹港口原來屬于薇莉安的城堡中,秉核正式會面了兩位普惠斯(被俘)的上位職業者。】

    海蟹港口城堡這里是秉核能夠找到的能夠招待上位職業者的高規格場所,而城堡的仆人在得知秉核的要用這里,他們非常精心布置了一番。這里的布置——幽香的蘭花,落地的鏡面,以及花園中跳躍的彩羽鳥兒,讓這里的風格偏向女性化。

    洛倫和霍頓在走進原來屬于薇莉安的辦公大廳后,在見到坐在的桌面上低頭的秉核,以及趴在桌面上的畫圖的塵迦。

    看到兩位上位職業者進來后,秉核抬起頭從桌面上跳下來,按照記憶中奧卡教導的宮廷禮儀,對洛倫和霍頓行了一禮。

    只是這個禮儀是下位職業對上位職業的行禮。

    秉核行錯了禮,但是少年人的活力以及身上的機械戰裝,讓這個禮毫無下位者的模樣。而是如同勝利者的炫耀。。

    洛倫和霍頓相互看了看,洛倫鞠了一躬,將手中的長劍雙手遞交給了秉核。秉核接過了長劍,思考了一下,對一旁的塵迦吩咐了一句,塵迦拿出了后面柜子上,一個玻璃盒子,而玻璃盒子中是一個潛艇模型。

    霍頓愣了愣說道:“這是冕下,您在威斯特的……潛水船?”

    秉核對著兩人點了點頭,用承認的語氣道:“我來到威斯特后,遇到薇莉安冕下的第一個合作項目。至于幾天前與貴方發生的戰爭。”

    秉核表現出‘很遺憾’的樣子,抬頭說道:“貴方沒有遵守公約對秩序產生極大破壞,直接威脅到了我的工作進行,我不得不直接參戰解決風險。”

    洛倫輕笑說道:“冕下,您是在開玩笑了,如果堅甲家族知道實情,絕不會與您為敵。”

    秉核搖了搖頭說道:“錯,我沒開玩笑。堅甲家族并不是與我為敵,而是與道義為敵。如果堅甲家族采取堂堂正正的攻勢,直接迫使威斯特投降。我會認真看待堅甲家族在大陸上樹立新權威的決心。如果堅甲家族規規矩矩和鋼巒家族聯姻,并且同時達成承諾,那么我亦會相信堅甲家族誠信,進而我會主動尋求和堅甲家族合作的可能。

    但是現在,你們是在用最錯誤的方法,打一場最錯誤的戰爭。”

    秉核清朗的話語讓洛倫和霍頓愕然。

    秉核走到了墻面的地圖前,伸出手指向了奧克利的維克拉:“三年前,我在這里,我是比克斯選王隊伍中隨行的機械控制者,而比克斯的選王是奧卡操辦的,可以說,我當時是一位奧卡人。當年的我離開的原因就如同的今天我留在威斯特的原因。”

    秉核看了看洛倫和霍頓,這兩位是普惠斯的高層,奧卡人的謀劃是同普惠斯人合謀的,所以那件事的幕后,這兩位也是知道的。

    秉核現在提到這件破事,讓他們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看到這兩人的表情,秉核抬頭宣告道:“道義不存就沒有合作基礎。”

    與此同時秉核走到了塵迦身邊,伸出手拍了拍塵迦的肩膀用抱怨的語氣說道:“我們機械師沒有多少時間忙于勾心斗角。”

    塵迦懂事的點了點頭,塵迦鄙視的瞥了這兩位上位職業者一眼。塵迦的這一眼,讓兩位上位職業者很扎心。

    秉核轉過頭來鄭重的對洛倫和霍頓道:“我們期待和各方保持廣泛的合作。前提是合作方必須顯示維持誠信的決心。”

    霍頓點了點頭說道:“冕下,我們之前的確是出了很多誤會,不過現在我可以確定,以后不會發生這種的事情。”

    核點了點頭:“嗯,我相信二位的話,請二位好好休息,我還有軍務要忙。”說到這,秉核放在地圖上的手指從海蟹港挪移到奧卡外海地區,同時意味深長看向洛倫,目光向下挪移到他的手上,而洛倫愣了愣低頭看了看手里的模型。

    秉核從容點了點頭,用理所當然的口氣道:“雖然薇莉安冕下不在這里,但是我依舊會履行我的承諾,兩年我為威斯特的海防而滯留。”l0ns3v3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