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6.7 小國怪相

6.7 小國怪相

 熱門推薦:
    【蒸汽歷1028年和1029年跨年】

    標準學院簡易的操場上。有一個臨時搭建的小木屋,木屋內到木屋外排著長長的隊伍,占據了小半個操場。隊伍不斷的進入木屋,也不斷有人出來。

    木屋中,秉核坐在破木頭桌子前。桌子另一邊坐著一位被秉核檢查法脈的學生。而在的周圍是排隊的學生。

    秉核拿著顯魔石對著一個學生進行法脈測試,而在這個學生后面是一排排長隊。秉核已經在這個學校連續待了三天了,每天從早上待到晚上,而今天是最后一批。

    現在是期末,也就是秉核許諾要給全校都檢查一次法脈的時候。

    而在學校中,還存在著大量的競爭,單單是這個檢查的排隊次序,就是學生激烈競爭過的結果。

    學生們因為害怕秉核精力不濟在檢查中直接敷衍了事,能夠被秉核在早上檢查的那前幾個名次被學校的優等生們搶占了,

    現在,秉核的對面坐著一個清瘦的學生,年齡剛剛十一歲,海蟹堡本地人。(平民區)

    這個學生自從坐到秉核面前后,一直低著頭,不過在排隊的時候,他總是注視秉核,這稍稍的引起了秉核的注意。現在他坐在桌子前面,秉核特地認真的檢查了一下。這位體內一些零散的法脈比別人多一點,不過還是有百分之七十的部分可以構建標準法脈。

    (零散的法脈是可以釋放新魔法的,但是往往需要全神貫注十多秒鐘才能釋放。而職業者的子法脈對接主脈供應魔力時,可以瞬發新魔法。)

    查了一下這個學生的法脈后。秉核輕輕地“咦”了一聲。

    哐當,坐在秉核面前的這個學生身體陡然一震,似乎下雨天被雷驚了一下。

    秉核安慰道:“別緊張”然后拿起筆,問道:“什么名字?”

    男孩說道:“梟鳴”秉核拿起筆將這個名字記在了一張名單上,而這張名單上已經有了三十二個人。

    秉核說道:“你的幾個區域法脈構建的很標準,這很不錯,可以做為未來的模板。你體內其他法脈體系和你現在的標準法脈不兼容,假期我會幫你接一下預脈,以便未來和主脈區域對接。”

    說到這,后面的學生發出了羨慕的聲音。

    在學校建立的時候,秉核雖然說過只有前十名可以讓他預脈,但是,實際上,秉核在檢查中,又許諾了給很多人預脈,而這個名叫梟鳴的男孩很顯然是幸運兒。

    “謝謝”梟鳴低著頭,攥著發白的拳頭,語氣很低沉。

    秉核輕笑說道:“現在你看看你身上的標準區域。”

    秉核打開顯影術,對著人體立體法脈體系中的幾個區域提示道:“你的這幾個區域是標準的。未來是可以給別人做參照的。”

    【幾個小時后,終于忙完的秉核,伸了一個懶腰】,

    學校中央,秉核在水池中的平衡蕩木板子上走了一圈,貫通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神經,全身每一個毛孔的舒暢的吐息后,秉核在平衡木上一蕩,一邊拿起了名單,在梟鳴的名字上點了一下。

    這孩子被自己檢查的時候,為什么會那么緊張。秉核心知肚明。

    辦學校這么公開的事情,那些人如果不安排一些臥底進來,秉核反倒會奇怪,至于為什么不拔除這個臥底。

    第一:這個孩子做臥底根本不合格,已經將自己的上線行動暴露的一干二凈,還不清楚。倘若要換掉這個臥底,奧卡人情報組織再換一個聰明的反倒是不好了。

    臥底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一整條線的事情。一個環節暴露了,這整條線就是在浪費情報組的資源。

    第二:這個孩子真的是很認真很認真的在學標準法脈,秉核希望等他成年的時候,給他一次站隊的機會,而不是現在就逼他去選擇。

    秉核抬起頭,天空中巨大的飛艇飄過,鋼巒家族的徽章在飛艇上標注著,提示著所有人——這個公國內真正的主人是誰。

    秉核看著這個飛艇瞇了瞇眼睛。低聲道:“為了孩子。”

    【隨著國內外矛盾越來越大,威斯特國內傳統勢力已經很難忍受對海蟹港利益讓步。】

    諸事不順。

    蒸汽1029年年初就出現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海蟹港內,秉核已經組建了潛艇部隊,從威斯特港口招收了不少水手進入了海軍軍事體系,進行了反復的相關訓練。并且開始了潛艇部隊的實戰演習。

    但是在頻繁的實戰演習中,有三艘潛艇在演練中出了事故,沉入了三十米的海床,

    在前兩次實驗中并沒有出現嚴重傷亡,潛艇的人員按照逃生手冊從魚雷發射管中,全部逃走。

    但是最近的一次事故極為嚴重,潛艇內水手魚雷操作不當發生了爆炸,造成了潛艇十七人全部死亡。

    秉核給予了他們厚葬,并且對軍屬子弟進行了安排,標準學院特招了十七位烈士的血親子弟進入學院。才將潛艇部隊的情緒給安定下來。

    而這次事故,卻給了威斯特內部的保守派一個攻擊由頭。兩個伯爵牽頭,聯名宣稱海上的潛艇是奇技淫巧的事物,是浪費資源,是一個孩子(秉核)肆意妄為搞出來的玩物,需要立刻、馬上制止!

    而威斯特的保守派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海上軍事工業的發展,并不能給他們帶來利益。于是他們在某個政治決策上決定向外部妥協。

    而在政治規則中,這些保守派聯合起來,已經形成了一股將薇莉安踢出局的力量。

    【洪都堡,一個三面環山的城市,易守難攻。】

    當年希曼帝國還在的時候,鋼巒家族就在此定基,漸漸變成威斯特西南部的實權公爵。

    直到現在西大陸上的公爵家族有四十五個。

    但是沒有被其他大國吞并,保留公國領地,能領導幾十個有中位職業的貴族家族的公爵家族現在并不多了。

    鋼巒家族就是其中一個,但是,他們未來是否還能保持這個獨立的地位?現在威斯特已經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洪都堡上城區,中央半球形堡壘中的塔樓中,鋼巒大公站在陽臺上看著夕陽逐漸落入西部的山巒中,他扭頭對坐在沙發上的薇莉安說道:“普惠斯來人了,他們已經正式遞交了盟約。約翰那孩子我看過了,很好的一個孩子,你該準備準備了。”

    薇莉安:“家族真的如此急迫嗎?”

    大公瞇著眼睛警告的看著薇莉安:“你是家族中新一代唯一的堡壘。你應該記得你的承擔的家族義務。”

    面對大公的質疑,薇莉安耐下心詢問道:“我們和普惠斯達成盟約,可不是一場婚禮這么簡單吧,還要什么呢?”

    大公用顯影術打開了西大陸的地圖,在地圖上普惠斯在近五十年內不斷向羅蘭王國進攻,而羅蘭王國也逐漸放棄了北部的領土。

    而現在顯影的地圖上,威斯特的顏色突然和普惠斯人變成一致,而幾條代表普惠斯力量的箭頭將從威斯特出發,從側面攻擊羅蘭。羅蘭將陷入兩線作戰,然后領土徹底縮水一圈。

    大公:“他們要借助我們的地盤,攻伐羅蘭。”

    薇莉安皺眉說道:“雖然我們和羅蘭有著重重齷齪,但是,當他們調轉矛頭攻擊羅蘭之后,一旦羅蘭拿下了,普惠斯會允許我們在南方獨存嗎?普惠斯的兵團在南方完成任務后是可以順手掃除我們的。”

    雖然這個世界上沒有‘假道伐虢’成語,但是薇莉安對家族和普惠斯達成鐵盟的政策覺得有些不妥。

    但是大公的思維仿佛陷入了囚徒悖論之中,頑固的認為未來會以自己計劃的方向發展。當薇莉安提出疑惑時,大公直接認為薇莉安在借口推脫。而不是理性思考。

    這位鋼巒家族族長大人臉上一肅,且目光中對薇莉安懷疑的神色更加重了。

    很顯然在這大半年中,不少的人在大公耳邊說了一些事情。所謂“三人成虎”即是如此。

    大公:“普惠斯不可能對我們怎樣,如果普惠斯想要返回,到時候圣索克會支持我們的,我們在南部港口給了他們(圣索克)那么多好處,不是嗎?當羅蘭倒下,圣索克在地中海的戰略也必須依賴我們才能支撐。鋼巒家族可以居中平衡”

    這位大公打的算盤是在奧卡集團和圣索克集團中左右逢源,兩邊站隊的態度。而就是這樣很明顯有漏洞的政治決策,在大公身邊的人反復提議,最終使得這位大公被說服了。

    旁白:人老了上幾次養生班,就容易著魔一樣買保健品。騙子在電子短信忽悠幾句,就會頑固的匯款,怎么勸都勸不住。

    薇莉安看著自己的叔公,提高了聲音質問道:“你將海蟹港發生的事情,就簡簡單單的看成了圣索克的投資嗎?那不是一般的投資。”

    大公不耐煩的打斷道:“既然是投資,那就不要有其他的想法。鋼巒不會和圣索克的軍工貴族聯姻的,他(秉核)可以作為你的情人,可以做你的玩具。這些我都不說什么,但是你的婚姻在五年前,家族就為你定下了,難道現在你想玩物喪志?”

    房間內的氣溫下降了幾度,幾秒鐘薇莉安冰冷的笑著說道:“我沒有忘記所肩負的家族責任,但是您既然說他是玩具。那么叔爺爺,這種玩具您能給我再買一個嗎?”

    大公說道:“不能,但是我能將他從你的房間丟出去。南部的港口已經建設的差不多了,圣索克人也幾次讓他回國。我們就不要讓圣索克人操心了。”

    薇莉安深呼吸了一聲,有些哀婉的微笑道:“什么時候。”

    大公見此,放緩了神色說道:“三月份,在翠墻城訂婚儀式就開始,這幾個星期,你準備一下吧。”

    薇莉安欠了欠身告退離開。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