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4.14 陰謀中的心機

4.14 陰謀中的心機

 熱門推薦:
    奧克利大公的主行宮內,一場為各國選王的人選準備的宴會舉辦著。觥籌交錯中,卡爾熱情款待了各個公國的來客,在整個宴會上,這位王子從頭到尾沒有表現出任何盟主國架子,卻將地主的熱情傳達了出來。

    這位年輕的騎士在面對威斯特和比克斯這兩個弱勢小公國的選王人選時,也很謙遜地表達“同是希曼人,大家應該多加強聯系。”

    卡爾親和的表現讓各國使節感覺非常意外,這主要是卡爾的態度被奧克利大公的傲慢襯托所表現出來的反差。

    這個世界中的鋼珠和鋼條取代了鋼琴,在宮殿中相互碰撞,產生的音樂叮咚作響,管弦樂手們則是舒緩的吹奏著平和的旋律。而一位位侍者彬彬有禮端著盤子,在一旁侍候。

    在宴會的主座上,卡爾:“諸位,我們都是希曼人,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讓大家在一起交流友誼。至于其他事情嘛,會有什么結果都是次要的。只要友誼在,奧克利完全可以微笑接受一切結果。”

    宴會上比克斯坐席上,奧卡的馭獸師洛格特見到宴會上魅力值非凡的卡爾,不禁感慨著對城透說道:“奧克利的繼承人很不簡單。”

    城透端著酒杯,輕輕搖晃著里面紅色的液體,杯中葡萄大小的水果也隨著酒液的晃動而搖擺著,同時用一切都在掌握中笑容說道:“但是奧克利現在說話的并不是他。”

    洛格特還準備說些什么他被瀾濤城透止住了。因為普惠斯的王選者正款款向奧卡這邊的隊伍走來,所以城透站了起來進行迎接這位靠近的訪客。并且思考著奧卡和普惠斯之間該有的官方發言。

    堅甲·哈維娜,十六歲,普惠斯大公的孫女,職業是高階醫師,為此次普惠斯派遣參與選王的人選。

    女性參加選王,并不是沒有,但大多數時候,派出女性選王人選的家族都對選王的結果不報希望。例如三百年前當時荊棘墻家族派來的選王人選就是女性。

    據奧克利官方記載,荊棘墻家族派來的奧利拉公主就和同樣參加選王的上任奧克利大公結識。雙方萌發了愛情,然后奧利拉公主成為了上任奧克利大公的妻子。最后在組成反奧卡帝國聯盟時,這位來自威斯特家族的女性更是以將軍職業指揮了奧克利的軍團。

    而實際上當時的荊棘墻家族在選王前就試圖投奔奧克利的群騰家族,而他們投奔時為了表達誠意在選王前就表達了聯姻的意愿。

    荊棘墻家族的奧利拉公主在參加選王的時候,就已經是高階騎士了,和上任奧克利大公一樣,雙方都是有可能進入高位職業的種子選手。這樣的種子選手外嫁,其目的當然也就是投奔。

    #

    普惠斯大公現在派遣了自己的孫女堅甲·哈維娜,十六歲。雖然外貌上是一等一的嫵媚,但是自身的醫師職業只是下位級別。普惠斯的很顯然和當年迫切需要盟友的荊棘墻家族不同。

    現在如清泉一樣美麗的哈維娜來到奧卡人的隊列。

    城透彎腰行禮:“殿下,您的到來,給這里帶來了您的光芒。”

    哈維娜用精巧的扇子遮嘴笑道:“浮冰先生,多謝你的夸贊。我可以在你這里坐下嗎?”

    城透:“樂意之極,請。”

    哈維娜的目光看向一旁一言不發的蘇塔,說道:“蘇塔殿下,很高興見到你。也許我們下一次見面,我就要更改稱呼了。”(潛臺詞是:有奧卡人的支持,您這次選王當選的幾率很大。)

    蘇塔說道:“你這是在開玩笑吧,堅甲家族的光芒讓您無比奪目。”

    蘇塔這個半大孩子的話語里軟中帶刺。潛意思是:你也就只是靠著家族的光輝而已,十六歲了還是一位下級醫師。此時的蘇塔十四歲,就已經成為高級射手職業級別,他到了十八歲鐵定是一位瞄準者。從法脈進展程度上,他要比哈維娜要優秀得多。蘇塔也還沒有失去成為上位職業者的機會。

    哈維拉笑了笑,并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悄然無視了蘇塔。她轉而與城透繼續聊天。

    哈維拉愣了愣,她本沒有嘲弄蘇塔是傀儡的意思,但現在很顯然,蘇塔他對這件事很敏感。

    哈維娜看了眼宴會中的卡爾,她臉上掛著笑容說道:“我知道主角不是我,但是請問瀾濤先生,我過場之際,能否帶走一些玫瑰?”

    城透眼睛動了動:“殿下,您現在是舞臺上最艷麗的鮮花,還有其他花朵能比你更加美麗嗎?”

    坐在椅子上的哈維娜翹起了腿,穿著白色鞋子的長腿從天藍色長裙中露了出來。她的臉上依舊掛著笑意,語氣有些哀婉說道:“大陸上能夠晉級上位職業的俊杰屈指可數,而在這屈指可數的人選中,有愿意為我獻花的人嗎?”

    宴會上的音樂依舊繼續著,然而奧卡人隊伍的帶隊者城透聽到哈維娜這句話,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縷精光。面前這位普惠斯王選者似乎在別的方面有所要求。

    現在奧卡帝國上層為了照顧普惠斯盟友,籌劃著一些計劃,同時默許普惠斯的一些行動。而在這復雜詭譎的政治局勢中,現在卻出現了個人因素在其中起作用。

    哈維娜現在代表著普惠斯的利益。但是現在她與城透說的一些話中,卻很隱晦的表達了一些她自己的想法。

    哈維娜并不想在這次選王會議上只是做一名交際花。她也想要為自己爭取一點東西,那么這位女孩想要爭取什么呢?金錢?她并不缺。權利?她一個女孩也并不追求這么復雜,作為一位普惠斯大公的孫女,她來說,此時的社會地位已經足夠了。那么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城透看了看場地中器宇軒昂的卡爾世子,又看了眼哈維娜,心里嘆了一口氣。大人物們設計計劃的時候,就是沒有想到計劃進行過程中所出現的一些特殊的事情。

    現在哈維娜很顯然是看上了英俊的卡爾。當然,現在呢,哈維娜還并沒有表達出來。而對于上層的那些謀劃者們來說,也不可能臨時推斷出現在這種“一見鐘情”的劇本。

    知道奧卡與普惠斯部分內幕的哈維娜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不會傻乎乎地將內幕透露給卡爾,像美人魚期望王子愛上自己一樣,去祈求卡爾對自己產生好感。

    精明如她決定借此自己在謀局中重要的作用來同謀局者談判,讓謀局者來幫助自己。

    利用高層間相互算計的政治籌碼,為自己的個人愛情來謀劃,這個女人也算是聰明到極致了。

    哈維娜清楚自己和卡爾之間的距離。

    西大陸上最頂級貴族的圈子并不大,那些有上位職業者的大家族的族長,其桌案上清清楚楚記錄著其他家族有潛力晉級的年輕人。

    越是高等的貴族對家族內優異子弟的婚姻就越慎重。例如圣索克內,侯爵、伯爵家族的優秀子弟,還能在首都天體塔內相互認識結交。但公爵、皇室內那些優異的弟子就不允許在那個圈子內認識結交。

    雖然哈維娜非常美麗,未來鐵定能成為中位職業者。但是,拋開現在選王者這個鍍金的身份,她的身份是遠配不上卡爾的。

    她要做的是:第一,讓卡爾愛上自己:第二,就是讓這些謀局者促成自己與卡爾的婚姻。

    宴會中音樂依舊柔和,但是城透、哈維拉虛假的笑容下目光間交織著重重意思。

    城透回應道:“普惠斯一直以來都是帝國在大陸上最重要的盟友,這一點在一百年內都不會有任何變化。”

    哈維娜點了點頭,笑盈盈的說道:“是的,家族的長輩們也非常重視和奧卡的外交關系。”很顯然,她是在等著城透做她所等的表態。

    城透看著這位一直保持笑容,臉上沒有任何情緒變化的少女,心里暗暗地產生了警惕之心。同時城透也看了眼幾十米外的卡爾。處于兩國謀劃被攪局的擔憂,戀愛中的女人都是不理智的。

    城透笑著說道:“殿下,現在我們很樂意見你的芳華綻放。現在的王子也許在未來會變成青蛙,等待您來拯救。”

    當家族衰落后,上位家族就不得不讓出自家優異的弟子。在奧卡的戰略中,奧克利公國是必須要被削弱的對象。

    城透用隱晦的表達做出了承諾,當他準備繼續說話的時候,卻被會場上氣氛的變化所打斷。

    會場中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投向了窗外,部分人還使用了觀瞄系法術來觀察。眾人只見多個光點升到高空,在場貴族中不乏瞄準者,在瞄準者的觀察中,這種神奇的煙花拖曳出了一個七八千米高的弧線,然后下落。而且在短短幾分鐘內,這種詭異的煙火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走到窗戶邊,城透看了一下方位,確定那邊是自己駐地機械廠的方向,他面部的肌肉不由地抽動了一下。l0ns3v3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