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3.10,撲了個空

3.10,撲了個空

 熱門推薦:
    蒸汽歷1025年10月6日,晚上。

    圣索克帝都天體塔第二十二層。

    帝國最高情報部門,帝國憲兵署署長——許令,這個男人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的辦公。

    這是一位東方人,家族已經為帝國效忠四代,或許是和圣索克貴族們毫無交集,所以被帝國皇帝信任的安排在了這個情報總署的位置上。

    許令辦公室并不小。但是風格非常壓抑。黑色的桌子,黑色機械鐘,以及黑色的椅子,一個用料考究的辦公室,裝修出審訊室的風格。

    在煤油燈的燈光下。

    許令正在一頁一頁的翻著這個月的資料,帝國的特務組織號稱無孔不入。各個貴族家族經濟情況,對外交往情況都號稱有聯系。每一個家族的貴族的成員的狀態是否婚配也都有記錄。

    然而在許令翻到了一頁紙,皺了皺眉眉頭,隨后敲了敲門鈴,很快一個穿著警衛制服的助手走了進來。許令抬起頭說道:“把負責的白琳行省組長給我叫過來。”

    這位助手愣了愣,然后說道:“是現在嗎?”(此時是夜晚,許令要叫的那位組長現在已經回家了。)

    許令抬起頭瞄了助手一眼。這一眼讓人全身發寒。助手立刻立正站立,回令道:“卑職明白了,馬上就去做。”

    二十分鐘后,

    負責白琳行省情報整理的組長忐忑的走了進來來。

    許令抽出一夜資料說道:“御苑家族的情況是你負責的吧。”

    這位負責白琳的組長點頭說道:“是卑職負責的”

    許令:“他們家族內最近新來了一個孩子,你調查了嗎?”

    這位組長頓了頓:“額,據說可能是的外面的,不過署長,你知道,這些家族往往會搞一些私生子。然后會各種理由帶回家。這些孩子的來歷很難查的。”

    這位情報小組的組長在白琳家族安插的暗線,很顯然是一個仆從,這個仆從身份的人思考問題很顯然是八卦的立場,而匯報上來這條信息,也是將白琳家族那些家仆們嘴碎的揣測給報上來。這條重要的內容,埋沒在大量各個家族大貴族弟子打情罵俏的信息堆中,足足兩個月,沒有被重視,直到許令今天重審檔案的時候,才發現注意到這條信息。

    許令語氣冷然:“也就是說,你們根本沒查這個孩子?”

    許令的眼神組長發虛的認錯道:“是卑職,工作疏忽。”在情報組干了多年,這位組長明白,自己的上司可以容忍屬下食物,但是如果情報組的人試圖狡辯,那就是死路一條。

    許令:“明天,不,現在你立刻備馬,親自去一趟。”許令抽出抽屜,拿出了一個照片(秉核的相片)

    許令說道:“如果是這個孩子,務必將其帶回來。不準有任何損傷。如果他不愿意回來,不要動手穩住他,等我們拉到來后解決。”

    組長看了一眼,抬頭露出疑問的目光。

    許令補充道:“這是槍焰伯爵的第四子。這孩子三個多月前,莫名其妙跑出帝都。他家里面的人一直在找他,而且這件事陛下也在時刻關注進展。”

    組長立刻接過照片說道:“卑職現在就去查。”

    幾分鐘后,這位組長立刻駕著馬車,朝城市外出發,而隨后許令也駕著馬車,朝著帝國皇宮區天體塔方向跑過去。

    #

    而在七個小時后

    帝都的情報組行動的非常快,負責白琳行省情報整理的組長抵達了當地,而當地的憲兵局局長也從馴鷹得到了大致工作內容。

    這位當地的局長,看到帝都急急忙忙的新命令,猛的吧這張紙拍在了桌子上,臉上一臉無語。

    因為帝都情報部門前幾日才下的命令,要求監視好,御苑家族和羅蘭貴族的在商談軍馬貿易時,所有的舉動。當地的情報局也是把這件事當成重點來監察。

    現在帝都總部,突然指示這個新的任務,讓當地的情報組的工作不免有些混亂。

    #

    在御苑家族馴鷹場中,御苑子爵還在陪同的愈泉丹特。這幾日這位子爵的將精力也都用于在招待的丹特身上。

    在場地上,子爵騎著馬,揚馬鞭指著天空中飄飛的鷹群,對丹特演示一個口哨,就讓馴鷹落下。丹特不禁贊嘆,這位羅蘭來的貴族對這個也頗有興趣。似乎在未來也有試圖采購的打算。

    信鴿,馴鷹,在無線電還沒有出現前,這種生物是的軍事帝國的是剛需。信鴿是信息鏈條,而培育馴鷹就是壓制對方的信息鏈。只要信息通訊一日沒有發生革命性變化,那么御園家族的爵位地位還是問穩固的。

    在馴鳥場地上,當子爵大人正在陽傘下和遠道而來的客人,品這早餐茶時。

    御苑家族的管家走了過來,低頭告知了子爵一個情況。子爵愣了愣對丹特道歉,留下兒子繼續陪同客人。而自己返回了莊園。

    #

    在偏廳。當這些帝國秘密警察部門,說出了調查目的后,這位子爵大人很錯愕。然而在看到照片后,他的臉上抽動了一下。有關秉核的身份,他讓管家留心,然而在長達兩個月后,就在他都開始懷疑,秉核是不是離家出走的貴族繼承人時候。

    帝都這個消息揭開答案時,非常震撼

    比起御園家族,槍焰雖然在爵位上只高了一級,但是可是三百多年來,都在帝國的核心圈中。帝都每年的國事大廳中。槍焰伯爵是有一席之位的。但是御園家族沒有。

    如果秉核是正式身份來訪,御園家族會用不亞于招待羅蘭貴族的標準來招待。

    然而秉核就無聲無息的在御園家族的客房中,按照家族管家的用度標準,住了近兩個月。這在非常重視體統的子爵大人眼里,是非常怠慢。(槍焰秉核完全沒感覺到怠慢,住的非常開心和自由。)

    #

    這位子爵大人,面對帝都的客人點了點頭,承認了照片上的人就在自己家的莊園內。然后示意一旁的管家去請秉核過來。

    可是十分鐘后,當管家查了大半天后,才知道御園家白吃白喝的秉核不見了。在莊園打更人的告知下,在知道秉核在前天晚上就跟著的,波輪家的馬車溜走了。

    #

    半個小時后,臉色鐵青的子爵大人盯著二十多位莊園的仆人的跪在大廳上

    兩位帝國憲兵長官,則是臉色怪異。他們迅速將消息放給了帝都方面。同時派遣人手,朝著波輪港口區追過去。來自帝都的憲兵們,覺得事情似乎有些麻煩了。

    #

    三個小時候,一艘飛艇飛到了御園家族的上空。御苑家族的人雖然很多次看到飛艇在天空中飛過,但是當飛艇懸浮在上空時候,這是御園家族的頭一次。在莊園內的無論是穿著優雅綺絢小姐,還是,裹著圍裙五大三粗的老女仆,都抬起了頭,用驚詫的目光看著這個工業時代制造的龐然大物,

    黑色巨大的飛艇壓在了五十米的高空,給這些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飛艇的土包子們,一劑心理震撼。

    注:每一架次載人飛艇都需要機械師維護,否則會造成安全隱患,帝國這次派遣了這種交通工具,可見對秉核蹤跡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冷面的帝都情報總署署長許令,非常程式化的對的御園子爵問好的。

    然后就是的在人群中先一步的走向了莊園,這讓準備帶路的仆從很生硬的更在了后面。

    御苑家族的莊園到底是什么布局,情報組都有備案,而許令在到來的時候,就已經熟記在心中了

    幾分鐘后,許令審查目標居住的房間,穿過的衣服。以及根據多個仆人描述,找到了一些工具的殘骸。

    不放心手下偵查能力的許令在親自檢查這些,秉核日常生活的痕跡時。試圖分析出秉核可能的計劃和動機。

    這位干練情報長官,能夠嫻熟分析的眾多貴族的企圖,多次為皇室嗅出貴族們的密謀,他是陛下最強的鷹犬,但是這一次他失敗了,他現在完全沒搞清楚,秉核是什么打算。

    自由散漫的秉核在毫無看管的情況下,三分按照計劃,七分憑借興趣。

    #

    浪費了兩個小時后

    在御苑家族的走廊中,有些焦躁許令對當地的情報組成員低聲斥問道:“人呢?還沒有追到嗎?”——去波輪港的情報人員到還沒有返回,讓這位情報長官心情更加煩躁。

    兩位在白琳行省的情報官沒法給有效的回答。

    白琳行省的情報分析組長只能用,請求寬限的語氣說道:“長官,波輪港口非常大,調查,需要(結巴),需要時間。”

    許令冷然說道:“去聯系波輪家的暗線,看看波輪家族有沒有在其中干什么事情。”

    #

    由于秉核在帝都逃跑的也是在借用波輪家族假名。而現在又是跟著波輪家族的馬車溜走,這兩個巧合讓現在有些錯亂的許令是在是忍不住懷疑。秉核這件事的背后是不是這個在沿海的望族有什么關系。

    在完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情報組的頭頭,現在很多疑。l0ns3v3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