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2.10吃里扒外的守護騎士

2.10吃里扒外的守護騎士

 熱門推薦:
    帝都的上城區,井然有序,煤氣燈,水泥馬路,將這里劃分為一個個功能區。

    雖然上城區是帝國貴族云集的地方,但是整個上城區卻沒有奢華概念。

    因為哪怕是大公爵的也沒法的在這里購買任何一間房子,改造任何一間建筑物,整個上城區的一切的地皮建筑,都來自于皇室的審批和認可。每一個居住在哪一棟房子中,都是由皇室安排的。

    軍事區,醫牧區,機械區,這些在圍墻內的每一棟建筑,用途或是學校,或是圖書館,或是大型體育館,行政樓,機械實驗室,或是軍政決策大樓。這一切都是,幾代,幾十代的圣索克皇室決定了的,圣索克皇室對上城區的每一棟建筑作用決策猶如,普通人對家庭中家具的擺放的決定。

    大部分人在上城區內只能過上類似社區的生活。但是哪怕在在這里無法購買一間房屋立錐之地,哪怕這里這里沒有任何聲色犬馬的娛樂場所。帝國那各地的那些小貴族,也都希望自己能在上城區有出入和居住的權利。——因為上城區內代表著權力者的圈子,權利讓人趨之若鶩。

    不過對秉核來說,這種上城區的嚴格的審批是在是太累了。

    為了方便的,秉核在下城區內的富人區內買下了一間房屋,四百五十里拉的價格。在購買完這件房間后,秉核用鋼欄桿將三層樓的房間所有窗戶給封死,將大門弄成了密碼模式機械鎖(這是秉核考慮了下城區的治安,做出的改造。)

    在這個房屋內,并沒有什么值錢珠寶和財務,但是的秉核在這個房間內暗訪的一系列大型器械,按照市場價值超過三千里拉,鋼鐵支架的材料費,可能只有一百里拉,但是上面的一系列高精度電子設備設備,測量的系統,耗費了秉核二十天的工時。

    這是一套有著精密標尺,燈光感應的訓練設備。——十二歲的秉核此時修煉定體術已經是非常遲的遲,故初期的軀體定標的需要的用器械來輔助完成。

    大部分的定體術,分為平緩動作和劇烈動作,平緩動作如瑜伽,劇烈動作如體操。通常是數十個平緩動作配合一個劇烈動作。平緩效果較差,劇烈動作效果的好,但是容易受傷。

    在擺滿了電子測量系統的器械前。

    秉核有些畏懼和猶豫的看著,器械中那搖晃的平衡木,深呼一口氣。低聲勸說自己:“挑戰,這是挑戰,上輩子玩命的活,這輩子該活著玩命。”

    看了搖晃的橫木幾分鐘后,秉核終于鼓起勇氣,調整好呼吸,跳上了蕩木,然而隨后就是雞飛狗跳的倒塌聲音,和秉核的疼痛的吸氣聲

    在平地上翻跟頭,對秉核這個年齡的年輕人并不難。

    在平衡木上翻跟頭,那是體操員少年技藝。

    而在處于搖晃的蕩木上,做三百六十度旋轉空翻,這是想要把自己玩骨折的玩法。

    所以秉核上去的就重重的摔了。

    秉核捂著腿,縮在墻角上,雪嫩的腿上摔出了紅色腫痕。

    秉核一遍疼著吸氣一遍給自己打氣的說道:“平衡,嘶,需要掌握平衡,哎呦,額(長喘)我學自行車,也摔過很多次的,沒問題的,只要傷好得快,沒問題的。嗚,真疼。怎么還沒過去。。”

    此時秉核膝蓋上,紅腫已經消退,原本摔壞的韌帶也已經恢復。但是痛覺傳遞是有遲緩性的。也就是腿在橡皮擦能力的作用下,恢復原狀。但是痛覺信息還是根據神經傳遞到大腦,并且這個疼痛的記憶在腦海里持續了一段時間。

    一分鐘后,秉核咬著牙再次,踏上了搖搖晃晃的平衡木。

    在練習的第五分鐘,

    秉核再次摔了下來。消傷后,秉核跑到了房間的地面上鋪設了一層軟床單

    十分鐘后,秉核跳躍沒有收住,前沖了幾步,一頭撞擊房間內的書架上,書架上的模型的掉落,書本掉落,幾分鐘后這個書架上的雜物被的挪開,鋼絲床墊被豎起來,擋在了書架前方。

    二十分鐘后,一顆斷裂乳牙出現在了地上,被秉核撿了起來,秉核拿起了水缸開始吐出帶著血紅的水。斷裂的乳牙脫離體外,不在軀體內,無法恢復。

    三十分鐘后,一臉崩壞秉癱坐在地面上,目光帶著膽怯的看著這個搖晃的蕩木。

    秉核帶著喪氣的目光看著這個運動器械,喃喃的用‘心已死’的語氣說道:“呵呵,不用練了了吧,嗯練習了也沒什么用吧。我,我。”聲音越來越低。

    而這時候秉核不禁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翻了幾頁,翻到了了定體術的那個計劃,然后突然暴躁的跳起來吧這把本本摔在了地上,用腳重重的跺了跺。

    然后猶如蔫吧的白菜一樣蹲在了角落中。低頭埋在膝蓋里。這一埋就是半個小時。當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秉核揉干了眼角上的淚花。——自從到這個世界以來,除了極幼年不可思考時候。哭和流淚秉核從未在外人面前做過。真的忍不住,則是一個人的縮在自己的空間內,釋放委屈。

    幾分鐘后

    釋放完情緒后的秉核站了起來,然后走到大廳中央,小心翼翼的將地上被自己踩了好幾腳的小本本給撿起來放好。再次踏上了蕩木,而這次開始先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先從蕩木上行走跳躍開始。

    “世界上有很多困難的事情,但是困難是因為太急迫的想要的成功。低估成功前所要經歷的大量努力”秉核心里一個聲音對自己解釋道。

    在一個下午,秉核就在這的磕磕絆絆痛苦的練習。自己弱者的樣子,只能由自己知道。

    秉核正在忙碌于:完成自己對自己的一條一條計劃時。外界的一切情況也都在發展。

    二十天后,這是一個晴朗的天氣下午。

    在在帝都北方六十公里外的大閱校場。當最新的小組演習考核結束后。龍牙大公的愛女科菲,正盯著的校場兩百米外卡杰特哪一組人。演習剛剛結束,卡杰特的小組現在處于興高采烈的狀態下。而科菲身后,她小組的學生兵們則是非常不忿的看著的卡杰特的隊伍。很顯然對剛剛軍事演練考核很不服氣。

    科菲雙手靜靜握住馬槍,手指關節發白。健碩健美腿在馬鐙上,用力一蹬,下了馬,腳跟的馬刺和地面的石子碰撞擦出了火花。比起一年前,這位公女,少了一絲溫潤,多了一絲野性的美。

    在半個小時前,在演習場上的演練中。卡杰特帶領的隊伍對科菲隊伍防守的真諦進行沖擊演練

    在演練中的,卡杰特的騎兵使用了的二十顆導引火箭彈開路(演習場上導引火箭彈沒有安裝戰斗部,屬于實心彈。在演習后會根據實彈爆炸的數據進行評估)

    卡杰特的隊列強勢無比的將前方模擬的一系列阻攔火力壓制住,隨后騎兵呼嘯而至,完成了漂亮的戰術沖擊。這場沖鋒的損失人數,以及的沖鋒達成勝利的過程,都遠遠低于科菲的隊伍,要比科菲的隊伍要快速。

    科菲拎著馬鞭徑直走到軍校后勤處。

    她面對教官敬禮后,揚聲問道“,長官,我想知道,藍暈上士(卡杰特)的武器來源。”

    本次軍事校場的演習騎兵沖擊戰術,過往都是科菲占據優勢的。但是今天毫無疑問是的卡杰特拿到了這個進攻項目最高分。這讓科菲非常不服氣。

    此時科菲心里憤懣話;“靠著的昂貴導引彈弄到最高分,算什么本事?燒錢拼裝備的競賽,龍牙家族不懼藍月家族的挑戰。”

    軍校后勤的部的士官坐在辦公桌上籌算新一年的財務報表,而這位后勤官感受到了一股怨氣靠近,遂抬頭看到是科菲。

    在聽到科菲對卡杰特的武器來源的疑問后

    這位后勤官臉上露出了了然的聲色說道:“赤龍上士,學校的各組的武器裝備,分兩批次供應,一批次為學校供應,而另一批次為隊長在帝都內自行尋找渠道解決。”

    科菲追問道:“我想知道,帝都內到底多出了哪一家的部門,開始對帝事學院學生供應導引彈。”

    負責后勤的士官,看了看表情緊繃但是雙眼藏著怒火的科菲,頗有意味的笑了笑說道:“藍月上士的導引彈渠道,我以赤龍上士是比我要清楚。”

    科菲立刻惱怒反駁道:“長官請不要將的無聊的話題和嚴肅的軍事考核的混在一起。。”科菲和卡杰特的緋聞在軍事學院被眾人熟知。而現在科菲誤以為的這位后勤士官在用這個話題開玩笑。

    軍需官表情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攤手做了一個搖頭的動作。”

    這讓科菲皺起蛾眉,又看了看面前的軍官,冰雪聰穎的她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科菲遂用試探的問道:“供應卡杰特武備的人是我認識的人嗎?”

    后勤官員不置可否,低頭整理文案。卻將文案上,的一張紙翻了出來放在,露在了桌角,這張紙上記載著“一個月前,某人來到軍事學院和卡杰特把酒言歡的的聚會。”

    而科菲瞄到了這張紙,沒有任何表情。

    她再次敬了一個禮,離開了這里。然而在科菲轉身離開的時候,臉上寒霜帶煞。而她鼓鼓的腮幫下,牙齒咬的非常緊。——某個吃里扒外的守護騎士,讓科菲的原本憤懣的火苗,變成了火藥桶的爆炸。

    這讓秉核知道絕對會高呼冤枉:“你兩個再過幾年不就是要談婚論嫁,然后就好到一個床上去了嗎?我怎么知道你們在軍事學院有如此激烈的競爭”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