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邊墻外的世界

邊墻外的世界

 熱門推薦:
    帝都的下城區是繁華的,

    整個街道維持著一個勉強的整潔,沒有糞便沒有果皮垃圾滿地,污水橫流的場景,在下城區雖然沒有固定的垃圾垃圾箱,但是每隔兩百米有一個陰暗的巷口,垃圾很顯然是傾倒在那里面。

    城市的整潔,不可以用人群的素質來解釋。這是有人管理的體現。

    人類在無人管理的時候聚群地點會非常臟亂差。前世中世紀歐洲城市糞便橫流就是如此。城市美化整潔,九成是靠著當地的掌握權利的那些人有意識的建立制度去杜絕臟亂。

    在進入城市后,秉核的注意力集中在市容,而很快就通過市容聯想到了這個這個區域背后,可能存在的社會區域力量

    假若是現代社會。

    街道整潔,是市政府的花錢雇傭了清潔工購買了清潔車,能雇傭清潔工,政府就有能力雇傭警察。

    每一個街道的有垃圾桶,城管監督,城衛清掃,這些社會秩序不受干擾,都是社會秩序的體現。

    而耗資更加巨大的社會秩序,例如城市中監察治安的攝像頭,這套體系建立,能夠讓人們在夜間行走不用擔心的人身安全。

    社會存在多少公共秩序,就說明社會背后主管暴力體系制定秩序的組織力量有多大

    而通過觀察了這個城市,秉核判斷這個下城區的社會秩序基礎背后幫派們擁有的人力和財力。

    例如左邊的乞丐,如果處于無組織的狀態,這些乞丐會蜂擁找人要錢。而現在他們老老實實的蹲在墻角下,僅僅安坐在一遍伸手乞討。一旦走出墻角,這是伸著碗,從不主動發聲乞討。快速低頭,通過街道。

    而街道一些橫著行走的,袒露肚皮,一身紋身的壯漢,是這些乞丐們老實的根源。

    乞丐如同的老鼠一樣的,只敢所在墻角賠笑。

    而這批閑漢雖然霸道但是路過店鋪的時候,買酒肉的時,插科打屁討價還價的表現。很顯然的也是他們受到制約的。不敢強買強賣。

    這是黑幫控制下的街道秩序,黑幫的家法管理著這個街道的上商業秩序。

    在了解這個下城區的基本生態后。秉核心里漸漸有了數。

    “在規則覆蓋的地方,要注意規則。而規則抵達不到的地方,不要期待規則。”秉核用不符合自己常態的成熟語氣如此告誡自己,當然這種成熟氣質則只有短暫的一會,幾秒鐘后秉核又變成了了幼稚傻孩子的模樣。

    穿行街道的過程中,秉核不乏遭遇了很多很多小事情。

    1:“孩子買一個一個糖吧,可甜了”一個提著籃子的老奶奶靠了過來。

    秉核擺了擺手,然后微笑拒絕,離開了。

    2:“喂,小子,你這鞋子,穿的太土,來我來告訴你,你該穿什么,嗯,你別走,不給我面子”一個十四歲的街頭混混,指著逃離的秉核罵罵咧咧。

    在下城區內,秉核腦子內總結了三條注意要點。

    第一不購買任何吃的喝的。

    第二不給任何人帶路。不接受任何人熱情幫助,也不給予人個人幫助。

    第三不往。人群擠,也不往人少的地方竄。

    避開麻煩后,秉核開始按照自己的目的奔向自己要去的地方。

    來到了第四街道。

    在馬車穿行的街道中央,秉核戴上了一個目鏡,目鏡上切換到了一個俯視視角,在秉核的正上方四百米的地方,一個飛行器正在懸停,而秉核的視角正來自于飛行器,只不過這個飛行器沒有高清拍攝,只是大致顯示了一個個城市建筑模塊。這是因為秉核做不出現代的高清光學設備。

    如同前世看手機上的地圖,秉核通過高空視角確定了方向,快速朝著下城區的主干道一個標志性建筑物上走去。

    雇傭兵協會,一個帝國半官方的組織。在御獸歷時代傭兵協會是半獨立的。

    然而工業時代的帝國不允許任何單獨武裝機構出現。當然如果國家統治更強一點,這種雇傭兵協會也不會出現。國家所有武裝高度統一。

    而帝國管理無法杜絕民眾弄到槍械。從根本無法杜絕民間武裝力量

    那么只能采取半官方管理的模式,扶持受控制的合法化傭兵團,將不受控制民間武裝徹底取締。

    現在每一個雇傭兵團體的名單,籍貫,帝國會登記。當然只要不發生叛亂,勾結外國,帝國也不會過多的干擾雇傭兵的內部事務。而帝國會高價賣出武器裝備,同時布置一些高風險高回報的任務讓雇傭兵們完成。帝國這幾年在海外的干涉作戰中都有這些傭兵集團的影子。

    在雇傭兵大大廳很空曠,并沒有喧嘩,身穿制服挎著槍械的的警衛人員斜坐在的大廳桌子后面,一旦出現混亂他們會立刻維持秩序

    當秉核走進這個玻璃大門的的時候,門口的警衛人員迅速擋住了秉核的去路。用冷淡的態度說道:“小孩子,快走,別在這附近玩。”

    秉核靦腆的笑了笑說道:“我是,我是想到這里看看,能不能找一些活干。”結巴倒不是的裝的,第一次到傭兵協會,難免有些緊張。

    “哈哈”另一邊的警衛,笑了笑,然后用惡寒的目光,從將秉核從上看到下,然后說道:“這里沒有盤子可以洗,不過你要是嘿嘿。”

    “咳咳”后面傳來了的一個咳嗽聲,這些警衛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嚴肅站立。

    一個暗綠色套裝的,穿著黑色皮靴,腰間掛著槍套,年齡三十多歲,壯碩的女人走了過來。她看著這幾位的門口的警衛怒斥道:“你們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這位女士的聲音并不大,但是卻讓這些兵油子靜若寒蟬。幾秒后,這個女士將冰冷的目光轉向秉核,問道:“你是誰,來這里干什么的?”

    秉核更緊張緊張的說道:“那個我是來找活,額”就在這這位女士目光變得凌厲的時候,秉核將著手抬起準備演示一下機械,證明自己機械師的動作,然而還沒打開機械秉核就打了一個寒顫。

    秉核感覺到了殺氣,女士手上已經有了槍械。秉核敢保證,只要自己的再次動一下,槍口就指向自己。

    “她是殺過人的”秉核心里冒出了這個判斷。

    想到了殺人,一些血肉橫飛的記憶畫面在自己腦海亂傳,讓秉核背上冷汗,緊張恐懼溢滿了臉上。

    而這樣的表現,卻讓這個女衣女士眼中的戒備降低了,她看了看秉核,放下槍問道:“你?機械師?”

    秉核連忙點頭道:“對對對,我就是看看工作,沒別的目的。”——不在規則保護下,秉核此時心里很慌。

    女士再次看了看秉核,目光在秉核的手和衣服領內的看了看。似乎推測了什么,點了點頭,言簡意賅的說道說道:“跟我來吧。”

    鋼鐵大門打開,秉核跟著女士走進了大門,而原本站在門口的門衛則是立刻打起精神,進入了忙碌的狀態。

    雇傭兵大樓只有四層,在下城區的建筑不允許建造超過三十米高。而雇傭兵協會的建筑物剛好是三十米。而在設計上,要通過漫長的走道,一扇扇大門。最終來到一個會議大廳的的房間內。

    看到這一幕,秉核腦海再次冒出了一段記憶,然后看了看這個建筑冒出了這個評價:“希特勒總理府模式的建筑,利用長長的走廊,以及一扇扇門,制造出跋涉見面前奏,給拜訪者壓迫感。”

    最終來到了一個面積一百平方米的辦公室,在大廳中端坐一個老頭子,綠衣的女子來到了老頭身邊,低聲耳語一番,然后了這個老者抬頭看了看秉核。而這位老頭的眼角的刀疤破壞了他的形象。

    秉核也努力咧出微笑。

    這位老者瞅了瞅秉核,臉上努力擠出溫和,但是實際上很嚇人的說道:“請問,你是想要加入傭兵組織嗎?少年,體提前提示你,這里可能不適合你。”

    秉核點了點頭,然后猛然搖頭,連忙反應過來,說道:“等等,等等,我是機械師,我是期望能利用貴方的平臺上,找到我我能做的工作。機械師需要經驗。我不是來組團的,我是帝國機械院的學生,現在還有學業”

    在辯解中,秉核的語氣逐漸變得流暢,而目光也變得凝聚,開始毫不示弱,同時也沒有任何迷茫的和這個老者對視。——在商談中如果自己和傭兵團綁定,那就相當于賣身,如果任由這老者來主持談話,一系列合作就會逐漸順著傭兵協會有力的方向。

    這個老頭子笑了笑,然后說道:“這樣啊,這個嘛?”他拖了長長的音調。

    秉核看了看這個老頭子,腦袋轉了一下,覺得這個老頭子好像沒有什么誠意的樣子。

    故十秒鐘后秉核站了起來,鞠躬說道:“很抱歉,打擾了你。既然我們各無所需,那么就此告辭吧。”

    “咳咳”這個老頭子咳嗽一聲,說道:“年輕人不要這么急躁。”

    然而已經轉身的秉核只好再次坐回來。

    秉核不卑不亢的說道:“我覺得事情過于復雜化,合作的方式,合作的中可能出現的難點,雙方現在就可以坦誠提出。你和我到現在還都是陌生人,希望我們能相互表現誠意。”

    老者站起來說道:“鄙人,圖竹,帝都河溝區,傭兵部門的負責人。”

    秉核說道:“秉核,籍貫,南黑海槍焰領地。現在暫住帝國天體區(帝國一號皇宮區)中級機械師。希望能夠通過貴方平臺,能夠為部分傭兵,提供的機械制造的協定。”

    圖竹,愣愣,秉核的回答讓有些訝異,同時也在意料之中。雖然穿著普通的衣服,甚至一開始氣質上是膽怯的。但是一些貴族的痕跡是抹除不掉的。

    在下城區秉核這個年齡的少年,分為兩種,一部分是茍且沉默在垃圾桶中翻東西,而另一部分為了吃到肉,都是非常早熟的,眼睛中或多或少都帶著奸詐,精明。每句話都在查找對方的漏洞,試圖獲取便宜。但是秉核眼睛中看不到對這些的計較,而外表明顯沒有受到多少風霜的樣子,很顯然是貴族,(但是貴族有大貴族和小貴族以及破落戶貴族之分。)

    圖竹說道:“你是想要什么報酬呢?”

    秉核思考了一下,反問問道:“在傭兵和任務發布者之間,達成協議后。協會是依靠什么利益,抽成還是其他什么的?”

    圖竹:“這個視情況而定,有時候是抽成,有時候是記賬,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需要完成協會布置的一些任務。”

    秉核點了點頭:“好吧,按照常例進行,我滿足客戶提出的要求,協會進行估價。然后分成。”

    圖竹:“你覺得,這個分成的比例該怎么分呢。”

    秉核頗為放心傭兵協會公正的樣子,點頭道:“按照正常情況來吧。我相信協會的公正性。“

    圖竹:“那么你準備和我們進行什么樣的合約呢?我們這里的需要機械師按時待命。”

    秉核托腮思考了一下:“先簽訂一個月的協議,如果沒有問題可以延長,嗯,我需要交押金嗎?”不知不覺中秉核在交談中逐漸占據了主動,頗為自如的坐在了沙發上。

    圖竹點頭:“沒問題,那么最后,需要你的簽一下字。”圖竹拿出了一個合同。

    綠衣女子將合同放在了的秉核面前,秉核的看了看這個合同,翻看了一條條條款,對一個個數字劃定了一個個紅圈。然后拿出筆,劃定紅圈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秉核。(沒有簽上自己的姓氏,而數字劃紅圈,是槍焰家族習慣,預示劃紅圈的數字是自己看到的數字,后續如果合約上出現更改,概不承認。)

    帝國每個貴族家族,在簽訂文書的時候都有一些獨特的習慣。

    而一旁的圖竹看到了這個細微動作,面龐微微的僵硬了一下。——秉核潛臺詞表述自己來自槍焰家族,圖竹并不是全信的。

    在這樣的社會中,大量的法律模糊,且可以任由強勢有更多的解釋空間,合約有著巨大的可變性

    在下城區傭兵協會基本上都是強勢的,圖竹有解釋合約上一些不模糊定義的權利。帝國的法律偏向于強者進行解釋。

    在下城區中,很多平民就是這樣被掠奪的。但是這些靠著掠奪起家的富豪。面對更大的貴族,卻是要小心翼翼,害怕被同樣方式掠奪。在和大貴族合作的中,合約對大貴族沒有多少強制約束效力,

    除非對大貴族有著用,大貴族在合作會用賬本記錄,合作的細節。而如果對大貴族沒有用,當權者會根據自己的喜好,或仁慈,或殘忍。

    在簽訂好一分協約后,秉核并沒有將東西交給旁邊等待綠衣女,而是抬頭看著圖竹說道:“合約不是一式兩份嗎?另一份呢。”

    一旁的綠衣女說道:“我們這里只有一份,會鎖在協會的箱子中。”秉核皺了一下眉頭,右手的機械手套上出現了火花,火焰乍現。一幅要將合約燒掉。

    這里是秉核過于小心了,如果直接明示自己是槍焰家族,根本不會有多大問題,但是秉核不知道家族情況,家族現在一系列動作貌似是在帝都政治旋渦中自保,秉核害怕成為被外部勢力的利用點,例如少爺欠下巨額債務被人要挾的場景。這些胡思亂想的瞎猜劇情,讓秉核過于的謹慎了。

    而一旁綠衣女見狀,準備抬起手,然而卻發現的窗戶外射入了一個紅點,讓她猛然退避兩步,在窗外的天空中,機械鳥已經俯沖到了低空,——腹部的內置彈窗口,放射出了一束激光。僅僅是激光筆性質的微弱光芒,秉核并沒有給這個機械鳥加載什么武器系統。但是房間內的人卻不知道。

    圖竹用埋怨的語氣說道:“少年人,你這就不對了。”

    秉核克制緊張,語氣顫抖的辯解道:“我社會閱歷少,行為很多不懂,多有得罪。合約的事情,你們這里的和我家里聽說的有些不一樣,這一份作廢吧,容我回去的問一下。”

    圖竹說道:“等一下,兩份也是可以的。翠刺(綠衣女士的名字),去再做一份。”

    這位傭兵協會在平時對待其他人的時候是強者姿態,一分合約直接鎖在自己保險柜中,給另一方只有模糊的便簽。而此時這位會長在看到秉核的反對后,笑了笑拿出了另一份空白合約。

    幾分鐘后,秉核等到圖竹都簽過字后,秉核拿起了自己那份合約。抬頭看了看房間內仿照天體鐘塔的鐘表,說道:“時間不早了,我今天回去了,明天準備好后,我會回來的。”——這個爾虞我詐的環境,秉核一刻都不想呆下去。

    圖竹笑瞇瞇說道:“需要安排馬車嗎?”

    秉核笑著婉拒:“不了,我習慣走回去。機械區的十七號關口距離這里不遠。”(秉核試圖警告對方不要在自己回去的路上搞什么事情。)

    等到秉核的走出大門后,圖竹的笑臉立刻收攏成了的刀疤臉的正常樣子。他低聲的對一旁的女子吩咐道:“去查”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