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突飛猛進

突飛猛進

 熱門推薦:
    蒸汽歷1024年末。

    機械區,學生單人宿舍的門框邊

    秉核努力墊著腳,在房門前記號比劃著幾下。

    秉核反復確認自己的身高

    “嗯”了一聲,秉核失望的承認了自己還是只有一米四。這個身高正常人的是十歲的身高,在這幾個月不斷的利用橡皮擦能力讓自己的軀體大部分的發育的再一次延遲了。

    十二歲的自己還和未成年人一樣,讓秉核只能寬慰自己道:“只是長得慢,不是長不高。”

    五個月的期限并沒有到,不過秉核就已經將自己的的的法脈進度大幅度向前推進,這個進度讓秉核一躍超過了的自己的侄女。(注:在允許犯錯的地球上:這個歲數的男孩子只要愿意努力,是不可能落后與同齡女孩的。)

    伴隨法脈速度進步,秉核對機械制造術理解能力的突飛猛進。也就是能夠勝任組長的職位。

    “秉核組長,好”從秉核門口路過的學生,紛紛朝著秉核打招呼。——在這幾個月內秉核先一步學習,所以每次課堂導師布置任務,秉核能夠指正同組同學學習中彎路,故在小組中得到了認可。

    ps:如果不能給與組員幫助,單靠家世難以服眾,尤其是那個侄女隨時可能找茬的情況下,讓秉核不得不在追逐機械師的道路上表現的優秀。

    和同學們打完招呼后。

    秉核看了一下樓層上的機械鐘。深呼一口氣。朝著蘇格特辦公室走過去,又到了這個星期測量法脈進度的時候了。

    六分鐘后,蘇格特在測試完后,看了看秉核說道:“你這幾個月爆發的潛力讓我很意外。”

    秉核靦腆表情中帶著一絲“我就是如此”的得意情緒,看著蘇格特。

    蘇格特看著秉核說道:“聽說你在家族的功課很慢?在這里嗯,為什么呢?”

    秉核厚著臉皮說道:“導師,你教導有方。”

    蘇格特聽到這,向后仰坐,嘴角掛著笑容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嘴貧”但是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敲擊,表現他很受用。

    他順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小型人體雕像,手指彈了彈,一個小小的聲波系魔法將雕塑表面的灰塵的掃開,說道:“我聽說,你最近經常到圖書館內,翻查法脈資料?為什么呢”(注:秉核的行蹤,一直是被侄女關注,故一些小報告,也會匯報給了導師。)

    秉核就要回答,突然思維中冒出了部分記憶,那是自己上一世興致勃勃閱讀很多技術科普資料時候的感覺。

    回味著過去的記憶。秉核整理了一下語言用足夠謙卑足夠老實的語氣對導師宣布道:“我知道,我明白,法脈系統的猶如汪洋大海一樣廣闊,存在很多很多山峰一樣的超然存在。我知道比肩他們是非常自不量力。但是的如果低頭視而不見,不去了解,這很遺憾呢。。”

    蘇格特的盤雕像的動作停了下來,然后喃喃的說道:“是為了見識!對嗎?”

    在蘇格的未知情緒的目光審視下,秉核迅速的點頭。

    蘇格特問道:“沒有狂妄想要模仿?”

    秉核言不由衷的搖頭道:“怎么會?怎么會?”

    就在秉核在在掩飾心虛的時候。

    蘇格特的手掌握住了雕像上,這時候透明的雕像上,無數的線條出現在其中。——蘇格特輕輕運轉了身上的法脈,流動的法脈才能顯現。

    秉核目光瞬間就被吸引住了,發現這是法脈結構。法脈非常精細。并且蘇格特的身上的法脈主脈和槍焰家的法脈非常類似,

    蘇格特指了指雕像上一模糊的光區。

    蘇格特:“這就是狂妄嘗試的結果。”蘇格特指的方向是雕像后背脊骨處一大片區域,這一大片區域的是模糊的,這是法脈混亂區域,因為嚴重干擾,所以發生混亂。

    秉核抬頭問道:“這里應該形成什么?”——金手指解決無數次意外的秉核已經猜出來了,這個導師試圖將自己法脈上的空隙區域整合到一處,以便于空出足夠的空間來增強運用。但是整合是不成功,直接產生干擾導致一大片法脈無法正常運用。

    蘇格特用過來人的語氣對秉核告誡道:“這就是狂妄的教訓。”蘇格特此時語氣有些黯然,并且抬頭問道:“現在還有其他疑問嗎?”在秉核理解中這是要送客了。

    秉核站起身,鞠了一躬,并且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個雕像。

    正要離開的時候,蘇格特叫住了的秉核:“等一下,這個東西,給你了”

    蘇格特將那個透明的雕像放在了桌子上。秉核愣愣,然后歡喜的接過了這個雕像。

    蘇格特說道:“不要依仗著這個,百分之九十低流量的子脈顯示不出來。當雕像上顯示的明顯錯誤,一切不可挽回了。”

    秉核連忙點了點頭,遏制住自己心里的狂喜,不住的對蘇格特點頭,而內心中激動吶喊到:“錯誤,我不怕錯誤啦”然而喜悅之后,

    秉核想到了什么,抬頭問道:“這個叫做什么?”

    蘇格特說道:“顯魔石雕塑,在古魔法時期,是用來顯示魔力總量的,如果魔力值高,就會發亮。遠古時期的加工水平只能粗略看到身體魔素流動的總量。

    而現在經過現代職業者加工后,提高晶體精度,用來展現人體的的魔力主脈結構結構,并且通魔量三卡斯羅分脈也可以顯示(流量大于小于三卡斯羅的分脈,這個雕塑顯示不出來。)”

    秉核按住心里的驚喜點頭說道:“謝謝導師。”

    蘇格特說道:“以后每隔三天來我這一次。”

    秉核愣愣(原本是一周一次檢測法脈)

    蘇格特說道:“你現在的速度,三天一次剛剛好。還有這個雕塑是暫時借給你。一旦你法脈進度變慢,我會將其收回。”

    秉核再次感謝后,關門離開了。離開辦公室,在走道上,秉核步伐跳躍著離開了

    當秉核離開時輕手輕腳關閉導師辦公室的大門后

    蘇格特抬了抬手,門上的機械結構啟動,將門咔嚓一下鎖死。

    而在辦公室內,金屬的辦公桌前,一個多玻璃面組成立棱柱體,升起在了桌子上。而在這個立棱柱體上,投影出現了純藍色模型的思芬伯爵,他的的面龐可以在投影術上清晰可見。(注:從帝都到的各個高級貴族的領地密室之間有著電纜,無法做到光纖一樣傳輸高像素的地圖,但是顯示粗略的半透明投影的信息量,還是足夠的。)

    槍焰,思芬對蘇格特:“他真的到達了中級機械師的(機械師這個下位職業也是分等級的)程度了嗎?”

    蘇格特說道:“是的,而且刻畫的相當工整,小齒輪,你對你的小兒子了解不夠。。”

    思芬說道:“也許是的在家里,限制住了他。對了璃韻呢?”

    蘇格特說道:“也不錯,沒有偷懶,不過,”蘇格特抬起眼皮說道:“你的這個孫女極高的天賦,但是她對機械的熱情不如你這個兒子。”

    思芬反駁說道:“熱情就是像你這樣充滿冒險精神嗎。這樣可不好。”

    蘇格特說道:“別說了,當年,不嘗試一下,我實在不甘心。”

    思芬說道:“是啊,你當時,哎。”思芬伯爵嘆了一口氣。

    而突然冷不丁的

    蘇格特:“剛剛,我將,格羅特石雕給他了。”

    通訊停了一秒,思芬的聲音低吼道:“你給誰了?璃韻?還是秉核。”

    蘇格特:“當然是秉核?”

    思芬:“為什么?你在誘導他?”

    蘇格特:“我不會誘導,我看過他的眼睛,和我年少一樣不安分,很熱血。”

    投影器上思芬表情由于像素無法顯示,但是眉毛的不斷動,顯示他很怒。

    蘇格特瞅了瞅思芬:“他(槍焰秉核)在你那里進度的緩慢,你對我說‘只期待他能成為高階機械師’,而在他在這里表現出了機械控制者的潛力,這就是熱情因素。”

    思芬反駁道:“但是如果他,在構建法脈時候,忍不住去犯了錯誤呢?”

    蘇格特打斷道:“不會出現太大錯誤,我會每隔三天為他查一次。”

    伯爵落敗道:“幾十年了,你還是你,你現在應該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你在嘲笑我圓滑,攀附。但是”(被打斷)

    蘇格特:“我已經不笑你,現在依附皇家的庇護下的我有什么資格笑你。現在看來你,以及你的家族是對的。在受制于人的情況下,就應該盡量保持安靜,而不是在一無所知過程中去挑釁。只是。”

    蘇格特看著伯爵:“我不后悔。因為年輕的時候,是肯定按捺不住一些想法的。”

    幾天后,

    在機械區的圍墻,身穿一套普通棉布服裝的秉核探頭來到了機械區的出口(機械區屬于上城區,這個出口是對下城區的。)

    這個出口區是關卡城門的級別。兩排的鐵絲網,在道路兩側如果需要可以隨時將道路堵上。在圍墻的哨塔邊,手持栓動步槍的的士兵斜靠著墻壁站崗,

    他們手里的槍械可是實實在在的威懾。而在城墻上,一個個射擊口處,秉核可以看到機關炮的。帝國的機關炮并不是地球的馬可欣水冷結構。而是一種類似哈奇開斯機槍的構型。不管怎么說,這是一個不容放肆的關卡。無論是哪一種職業,單獨面對這里的,都會被打成篩子。

    這樣的關卡,只有裝備齊全的職業者們可以攻陷。

    而現代職業者是依附于現代工業體系的魔法師。

    比如說射手職業的就能夠用的超遠程狙擊槍,加超長燃燒子彈,可以對關卡上的士兵高殺傷。而機械師就更好辦了,直接做一個攜帶炸藥的機械飛行物,玩自殺式攻擊。現在和上古時代的魔法師一樣,現代職業者匹配的貴族身份也是用戰力攫取的。

    面對門衛士兵恭敬的盤查。

    秉核亮出了自己的家族徽章,槍焰家族的家會長,是兩條火槍交叉噴射火焰的圖案。審查秉核的憲兵將信將疑的看著的秉核,然后小心翼翼的對秉核詢問:“請問,你能出示一下,其他身份嗎,比如說您的學生證。”

    秉核聽到這,立刻二話沒說拿出出了學生證,

    并且從背包中上掏出了一個的拿出了一塊金屬機械,在輸入魔訊術指令后,立刻變形變成成了一個金屬臂套。這個臂套有槍械功能能夠射出六發子彈,

    這個機械是展示自己的確是的機械師的身份,同時的也表明了自己進入下城區是帶著槍的。憲兵看到了秉核的東西,又瞅了瞅秉核的遞交的證件,手一抖差點沒有掉落下來。然后立刻掛上,諂媚的笑容說道:“秉核少爺,請問你到下城區。我是說下城區的情況非常復雜,您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在下可以為您效勞?”

    秉核擺了擺手說道:“不了,我就是出去隨便看看。不需要陪同。”

    這位衛兵說道“請你等一會。”這位衛兵立刻跑回了旁邊的哨塔站臺中

    幾分鐘后,他拿出了一張紙,這場臟兮兮,帶著酒氣的地圖展開后,秉核湊上前看了一下,好家伙,是下城區下城區的地圖,不過地圖上好像被什么勢力分成了幾塊。

    這位衛兵獻寶說道:“少爺,下城區在白天,可以隨便逛逛,但是在晚上忌諱可能很多”

    秉核抬起眉頭面露笑容說道:“鼠有鼠路,蛇有蛇道,這個我清楚,嗯需要注意什么嗎?”

    衛兵說道:“整個城市有多個幫派,在白天內有巡邏隊,他們是不活動的,但是在晚上,在各個區域內坑蒙拐騙。每片區域都發生。”

    秉核點頭上突然問道:“白天治安好怎么樣,小偷猖獗嗎?”

    衛兵臉上尷尬,然后說道:“那不是,那不是,不過,只要您丟了東西,你只要一句話,我保證能夠三天之內給你拿回來。”

    秉核拿起了地圖,然后玩味的說道:“那就意思是,晚上人心險惡。下城區隨便消失一個人,極有可能超出城市衛軍的搜索范圍。”

    衛兵說道:“這個,這個我們在整個城區還是有控制力的,只是,您這個樣子,我害怕一些不長眼的人可能會主動打少爺寧的主意。”

    秉核看了看自己平民化的衣服,抬頭問道:“我穿的的有問題?”

    衛兵看了看周圍,然后低聲說道:“少年,您這樣漂亮的人兒。在進入下城區后,會被很多人盯上的。他們在白天不敢明目張膽,但是是會給你制造麻煩讓你逗留。然后等到夜晚,然后”這位中年衛兵對空氣做了一個掐住的拖到一邊手勢(這是歌舞戲臺上演繹綁架的藝術動作。歌舞戲劇是這個時代的電影)

    秉核點了點頭:“我明白了,謝謝你的消息,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衛兵立刻說道:“馬洛,少爺這是我的本名,而這里的人抬舉我,叫我牙叔。”

    秉核點頭說道:“嗯,我記住了。多謝你的地圖和消息。如果真的遇到一些麻煩事,我會找你幫忙的。”

    秉核離開了大門后,進入了人流后。

    在哨站馬洛一旁的士兵說道:“牙叔,要不要給那幾個幫派透個信。讓他們注意一點。”

    馬洛拍了一下這個跟班腦門罵道:“你這不是廢話嗎,快點把畫像畫出來,給那幾個管頭們報個信,惹了事情沒人給他們兜著。”——盡管秉核自己沒什么意識,在下城區人們眼中,槍焰確實是屬于帝國一流的家族之一。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