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歸向 > 機械師之路

機械師之路

 熱門推薦:
    “機械是一種能夠利用多種能量的結構體,當世界上其他生物還在沉迷身軀的力量,人類將視角投送到更廣闊的的地方。”

    在寬闊的階梯教室上,頭發枯黃一臉衰相的導師正在對最新的學生宣揚著機械好。

    他說道興起,手指朝著講臺上的的盒子微微一點,盒子上立刻變形,隨后變成了一個機械人。在臺下大量少年驚奇情緒中

    蘇格特說道:“這是g—787號機械傀儡,屬于機械師職階的考核標準之一。有一千三百二十七個零件,以酒精燃料供能。四百二十七條立方電元件控制。”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個產品地球和電遙控產品差不多,大部分傳動機械零件和地球同類產品的零件相仿,但是電元件不同。

    在地球,機械的導電結構是橡膠皮包裹的電路,這些電路方便拆卸和安裝。

    而這個世界機械師們思路清奇,一個個不單獨制作電線電路,而是在外殼和傳動零件內部析出微電路。

    如果將這個世界電傳動機械切開,會看不見電路,但是能從切開的外殼,或者傳動軸切開,可以看到嵌在內部一些被氧化陶瓷隔開的金屬線。就像翡翠玉的切開所看到的那一絲絲紋路一樣。

    這是一個特殊的機械師職業的魔法,析金術造成的。用魔法直接在外殼結構或是大的傳動結構內析出氧化絕緣膜和電路。這個世界此時也有類似芯片技術,但是地球的芯片是一塊硅晶元切片在面上加工,而這個世界機械控制者則是能在一個立體結構內直接生成三維半導體

    大陸上機械師的職業的傳承歷史同騎士職業一樣古老。但是機械師職業的地位是屬于蒸汽歷后才成功竄起來的。在御獸歷的時候,機械師的地位也只是比不入流的盜賊略高一點,而到近一千年才開始和騎士,瞄準者這兩個重要職業同等地位。機械師和機械控制者得到了帝國上層的授爵。

    此時這位老師勾起了學生們對機械學的熱情后,又轉而澆了一碰冷水。這位蘇格特老師用嚴峻的語氣說道:“電子傀儡需要析金術,帝國境內輕鈞專精于電子傀儡領域,槍焰次之,波輪專精大型船用機械制造。圓齒出品重鋼炮。這是帝國境內幾個特色的機械師家族的優越領域,而你們大部分人家學傳承不夠,切勿好高騖遠。腳踏實地做好基礎”

    臺前的老師在訓斥著學生,

    而臺下秉核則是在翻看課本,同時咬著手指,課本上的東西的有著大量的數學公式的。以及力矩結構。而這些物理學,以及機械學,猶如鑰匙一樣打開了了的秉核的很多很多記憶。

    電路,機械傳動,這些復雜的結構在回憶的時候,一些過去在戰爭中的畫面很清晰的在腦海中閃過,自己在那些場景下應用過這些知識,維修過一些機械。

    二十一世紀的戰爭屬于全民戰爭,需要大量的人員為戰爭各個環節保障。秉核現在的記憶中,出現了自己在戰爭中維護汽車,卡車,雷達,甚至是飛機的記憶。理智告訴秉核前世自己不可能同時出現在這么多崗位上呆過。但是現在跳躍的那一段是自己的記憶呢?秉核有點恍惚。

    此時秉核不斷的翻著書本,看著齒輪,電閘,電路,試圖勾起更多的回憶,來確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越想越糟。

    “秉核,秉核”老師的呼喊,打斷了的秉核的思索。

    秉核被老師聲音有些尖銳的話喊起來,立刻站了起來,這位老師看到秉核站了起來,說道:“你剛剛在干什么?”

    秉核豎起了書說道:“書上東西很多,剛剛看的有些入神。”

    蘇格特斥責道:“書本,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時間看,我在課堂上說的,我不會說第二遍。”

    秉核面露歉意。而老師隨后點頭說道:“你——第三組組長。”(這位老師正在給班級分組。)

    秉核余光看了一眼第三組的成員,這些這些同學很顯然對秉核的能力有質疑,因為秉核表現有些天然呆。當然在而面對的導師的任命,秉核直接點頭確認,然后坐下。

    下課后,璃韻跑到了的秉核的身邊,大聲說道:“喂,敢和我比嗎?看誰先成為正式的機械師!”

    秉核低頭在筆記本上記錄著一系列一些計劃中用得著東西,頭都沒有抬起的說道:“不敢。”

    璃韻挑釁的放大聲音說道:“你作為第三組的組長,就這么沒有信心嗎。”這時候周圍的一下子關注一下子集中了過來。

    尤其是第三組的成員,紛紛朝著這邊看過來。而璃韻身后出現了第二組的成員,而一個男孩來到了璃韻身后,這個男孩是第三組的組長,南方家族出于地中海港口,侯爵的家族的旁系的子弟,凱勝,他看到璃韻的氣勢洶洶的樣子,試圖勸說璃韻不要挑起這個沖突。

    秉核很無語的關閉了自己的筆記本,對于這位幾年來對自己屢踩屢成的侄女。秉核有點懷疑,這是不是轉生后系統給自己安排的命中宿敵。自己這么“大度”放棄打她的臉,‘忍住’不去踩她這個反派。她還反過來上癮了。

    璃韻此時氣鼓鼓的原因是,她自己沒有當上的組長。而秉核被選中。

    導師所選的組長都是貴族子弟。但璃韻自認為天賦和能力比秉核高的。(秉核:“在家持寵而嬌”)

    故此時她僅作為第二組的成員沒有得到預期的被重視。立刻對根基不穩的秉核發起了挑釁,而且現在大有將這種家族內部恩怨,擴大到班級小組恩怨中。

    她鬧這樣一出,不僅讓的秉核頭疼,更是讓第二組的組長也頭疼。璃韻如果只是挑起家族內部的成員之內的矛盾他不會勸說,但是偏偏喊出第三組組長,這就牽扯到了團隊之間可能的矛盾了。

    秉核站起來眼睛一轉,餿主意在心田噴涌。

    秉核仔細的看著璃韻,然后突然笑著說道:“我親愛的侄女,我知道的你有喜歡的人了,作為叔叔我呢,我被你踢幾下,丟丟臉,是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作為感情經驗豐富的我,必須提醒你,女孩吸引男孩,不能像雄翠鳥(類似孔雀)開屏一樣炫耀的。你這不會引起你的心上人關注,反而會引起他的反感。”說到這,秉核滿懷笑意璃韻身后的的凱勝。后者是愕然,直接停住了原本想要放在璃韻肩膀的手,以及開口勸說璃韻的行動。

    而璃韻,臉上更是直接通紅。連忙說道:“你,你,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

    秉核接著戴高帽說道:“我槍焰家族幾百年來未曾有過的天才少女。一定要矜持。”

    砰的一下,璃韻猛然踹了的秉核一腳,然后立刻紅著臉溜跑出門外了。

    秉核揉了揉自己的的腿,心里暗笑到:“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就是臉皮薄,在家族長輩那邊,我都斗不過你,在學校跟我斗,你還太嫩。臥槽,這小丫頭的蹄子踹的還真疼。”說罷連忙用的橡皮擦功能力快速回復的小腿上的淤青傷害。

    當璃韻走后,則是氣氛有些怪異的班級。除了海格斯比較尷尬,班級中其他少年少女,則開始八卦。和地球的學校一樣,越是枯燥壓抑的學習環境,越是喜歡討論一些情情愛愛的作為調劑,至于第三組和第二組強弱比較,這個話題早就歪樓不知道歪樓到哪里去了。

    面對尷尬的的凱勝,秉核說道:“我的侄女非常任性,在家中,我很難管束她,希望閣下能盡量包容她的任性。”

    凱勝連忙擺手說道:“那里,那里,您的侄女只是活潑了一些。”

    秉核心里滿滿的得意,此時璃韻逃離了班級,放棄了班級輿論主動權,以便于自己的在學校中的坐實了自己是她叔叔身份。以后就算璃韻繼續和自己叫板,哪怕的以后自己面對她吃虧了,在眾人眼里,也是長輩的大度讓步。

    成功扳回一局的秉核一天的心情都很不錯。

    中午多吃了兩大碗飯。當然這些對學校生活知識調劑帶來的快樂很快就如清水蛋花湯一樣沖淡了。

    在隨后的幾個月中,在學校的單間自習室中,帶著一大堆木頭材料的,以及電線的秉核,就開始了自己的學習工作。

    雖然世界進入了鋼鐵時代,但是木材,還是挺有用的。

    因為木材比金屬材料好加工。在簡單的基礎的機械學上,用木頭等比例的制作機械結構,有助于初學者了解機械體系。方便養成思維中,機械立體運轉的的的結構圖。

    機械學勾起的回憶很多,但是這些回憶都是片段,秉核決定上手一邊,用系統學習將那些雜亂的記憶串聯起來,看看能不能獲得更多記憶信息。

    在房間臨時實驗房中的秉核一遍刨木頭,小聲bb“先養成思維,然后在根據總結的經驗,構建法脈。在法脈構建上,我不如某天才(璃韻)原因,絕不是我笨,而是我思考的太多。懷疑的太多,質疑的太多。”——秉核在為自己這幾年的無能找借口。

    當然隨著幾個月內日復一日,越來越多的木屑堆積,和一個個幾乎算是失敗品的機械傳動結構,標示著,秉核終于開始對機械師這個職業在態度上有了一些認真。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