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只要我跑的夠快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只要我跑的夠快

 熱門推薦:
    在聽到靜月說的后,月汐一臉的懵逼。

    然后看著靜月道“小八,你剛剛說你們要去哪找兇獸?”

    靜月無奈的看著自己師父道“師父,你還是叫我阿月吧。”

    “好吧小靜,你把話說清楚。”月汐又問了一句。

    靜月也不管太多,師父經常亂叫她名字。

    她最喜歡的其實是靜靜。

    不過沒人這么叫她。

    “天靈九峰,我剛剛查了地圖,兇獸呼應的坐標就算那里,我想帶著小怨婦去一趟。

    據我所知,兇獸所在的地方通常都是另一處空間,只要找到就能順利回收兇獸。”靜月說道。

    月汐皺眉,天靈九峰啊。

    那不是爭奪坐標的地方嗎?

    那里可不平靜啊。

    正常情況下她肯定不會同意,可是她師兄說到時候他們肯定要過去,只要他們在理論上是不會出事的。

    想到這里月汐就問道“得到兇獸有什么好處?而且你打算什么時候過去?”

    靜月道“只要再得到一只兇獸,我身為圣女,只要修為勉強達標,就能直接召喚四只兇獸真身,到時候天碑神戰開始,應該還是有點用的。”

    四大兇獸的實力都非同小可,它們全盛時期應該不比圣獸四族始祖來的弱。

    就算是現在,也有九階巔峰的實力。

    確實有些用處。

    月汐點頭“那你打算什么時候過去?”

    靜月道“先去找小怨婦過年,年后帶著小怨婦一起去。”

    月汐點頭,本來她還想問問要不要帶小江,但是仔細想想還是算了。

    她們隨意吧。

    月汐道“天靈九峰有一場不小的戰役,到時候可能跟你們的碰上。

    到時候你們師伯也會過去,你們機智點,遇到危險躲一躲。”

    靜月跟九汐雖然小,但是修為確實不弱。

    只要不亂來,她們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

    不過還是得讓她師兄關照下,畢竟還是孩子。

    她親手養大的。

    “師父,你跟師伯都認識這么多年了,為什么不捅破那層紙呢?

    師伯喜歡你,你喜歡師伯,直接結婚不行嗎?”靜月好奇的問道。

    本來還想著怎么關照自己徒弟的月汐,直接抓住靜月的肩膀,冷聲道“阿月,出發前為師給你化個妝。”

    靜月“誒???”

    靜月覺得,少女的心,好復雜啊。

    師父跟小怨婦,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

    不過明知道師父臉皮薄,為什么還要說這種話呢?

    因為師父臉皮薄的樣子,很有意思?

    可惜小怨婦不在這里。

    ————

    下午的時候蘇琪吃著自己煮出來的面,道“師姐又出關了,而且要來我們這蹭吃蹭喝了。”

    江左道“什么時候?”

    蘇琪指了指天花板,道“說是等天晴了后。”

    江左點頭“挺好的,那時候也差不多過年了。”

    這確實挺好的,這幾天能安心看電視了。

    蘇琪吃著面道“你可能高興早了,師姐說了,吃完就回去。”

    江左“……”

    那還不如不要過來呢。

    “對了,還有一件事,過年的時候,我們可以去師姐家那放煙花,那邊是可以放的。

    對了,師姐出錢,我們去幫她放就好了。”蘇琪一臉的興奮。

    江左點頭。

    不痛不癢的消息。

    之后江左問道“靜月姐來不帶點消息嗎?比如任務之類的。”

    蘇琪從江左這邊夾走一只剝好的蝦道“沒說,反正年前肯定沒有。”

    江左點頭,年前是沒有,年后肯定是有的。

    就是不知道她們會是什么任務,影不影響他去天靈九峰。

    實在不行,到時候只能叫劍十三動用秘密武器了——小姨。

    坐標關乎世界是否安定,世界安定關乎他跟蘇琪能否正常生活。

    所以,江左不希望出現太大問題。

    之后蘇琪就不再提這個了,而是問道“你說過年了,我們吃什么呢?

    吃火鍋還是吃餃子,還是炒一堆的菜?”

    江左看著蘇琪道“不能都要嗎?

    一天換一種不就好了?”

    蘇琪瞪了江左一眼道“你想忙死你老婆是吧?”

    江左道“那不用廚藝的事,我來就好了。

    火鍋我覺得,我應該是會的。

    餃子你只要給我弄好餡,我覺得剩下的我自己就可以了。

    至于炒菜,你炒好了我覺得盛出來還是沒有問題的。”

    蘇琪“……,不行,這么吃法,我肯定得胖。”

    “會嗎?難道我還會討厭?”江左問道。

    蘇琪冷哼“不討厭,但是也不會喜歡。

    比如現在看到我你會覺得我特別漂亮,但是胖了你頂多覺得喜感。”

    江左“……”

    他很想說一句,修真者不會為胖煩惱的吧?

    只是想想大家都是普通人,又沒能問出口。

    ————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原本陰沉沉的天,終于開始放晴了。

    江左看著天空愈發覺得無奈。

    當初要是沒有放那枚厄運錢幣就好了。

    現在厄運錢幣看起來越來越猛了。

    雖然他不是很擔心,但是萬一把蘇琪弄生氣了,她會進一步想弄死下厄運錢幣的人。

    等暴露的時候,他要怎么辦?

    江左放下窗簾,來到床邊看著還在睡覺的蘇琪。

    江左不管怎么看,還是感覺蘇琪漂亮。

    仿佛自帶各種美顏濾鏡一樣。

    就是現在頭發有點亂。

    江左伸手幫蘇琪捋了捋頭發。

    然后幫她蓋了蓋被子。

    不蓋好容易產生誘惑力,昨晚蘇琪不鬧,所以現在還是少惹她的好。

    這也是早起的原因。

    只要起得早,誘惑就趕不上他。

    之后江左就洗漱好,出去買了早餐。

    現在快過年了,下面的店也變少了。

    不過早餐還是有的。

    回來的路上,江左聽到了清脆的巴掌聲,以及一聲“流氓。”

    很熟悉的場景。

    果然他又看到那個道士了。

    說實在的,江左不怎么想看到他,每次看到他,過不久總有個地方要炸。

    圣地都難逃厄運,不知道這次誰這么倒霉。

    得問下他要去那,做好萬全準備。

    道士看到江左也是嘆息,又看到狠人了,他又打算去炸哪個地方?

    得事先問一下,這次就算放棄有緣人也不去了。

    不,應該提前過去,找到有緣人后,直接逃離再說。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