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第782章 鞋子真干凈

第782章 鞋子真干凈

 熱門推薦:
    想到這里,借著黯淡的月光摸黑前進的關平安只好先就近找一處隱蔽地方,趕緊套件棉衣。

    她倒不是有多擔心自己能凍著,而是怕半道上被她老子給逮住,再說挖了坑,她還得去瞅一瞅。瞅她爹有沒有辜負她這閨女的一片孝心將自個棉衣讓給他人,還得瞅她爹到底有沒有瞇兩眼。

    套上棉襖,想想她干脆又換了條厚點的褲子。鞋子嗎?只能先干完活再換雙,不然她爹可眼尖著呢。

    關平安這次沒有猜測失誤。

    關有壽一個轉身見到自家閨女獨自一人而來時,他的目光就先瞟了瞟閨女的額頭和雙小腳丫。

    凌晨三點了,也到了夜間巡邏結束。

    他家平安不過來拉他回家才怪~

    “腦門有汗。”

    言外之意,可懂?

    ——不懂~

    “爹爹你冷不?”

    “鞋子真干凈。”

    言外之意,可懂?

    ——不懂!

    “是呢,你閨女我都不敢走小路,就怕打濕鞋子呢。”

    “呵~”

    “要是連你都不相信你閨女,你閨女真的好傷心。”耳熟不?幾個小時前你就是這么跟你閨女我說滴~

    “哈~”關有壽斜了閨女一眼,彎下腰拍了拍手。

    “不要~”關平安牽起她爹的手,連連搖頭,“爹爹一宿都沒睡。等等哈,等你閨女再大點,我背你。”

    關有壽瞥了眼被閨女搖晃的胳膊,失笑搖頭。他的閨女咋就這么機靈?還故意試探他胳膊酸不酸。

    “咋不先睡?”

    “我有睡了老長時間。”關平安眼珠子一轉,麻溜兒地朝不遠處至今還沒休息的趙老爺子揮著小手,“太爺爺,要不要我給捶捶背呀?”

    “哎喲別說,還真累。快過來。”

    “爹爹~你等等哈,我去陪我太爺爺。”

    見自家閨女一邊跑著,一邊甜甜地喊著叔叔大爺,關有壽會心一笑。隨即他朝對面趙傳元他們幾人走去。

    “太爺爺,你瞅瞅,你背都硬邦邦的,到點了得躺下來歇會了知道不?你想我太奶奶該得多擔心呀。”

    “誰說的,我身子骨好著呢。”趙老爺子樂得連眼里都帶著滿滿的笑意,“再往左移一點點,對,多捶兩下。”

    “好嘞~”關平安站在他的身后,握著小拳頭輕輕的捶著他的后背,嘴里不緊不慢地說著,“那是當然,我太爺爺還正壯年呢。”

    “咋說?”

    “因為您老能活個兩百歲呀,笨算算我太爺爺現在可不是小年輕啊。可太爺爺呀,咱為了能再活一百歲,該歇還得歇對不?”

    “也就是說為了活得更久,我得上炕多睡會兒?”

    “可不是這個意思?咱活得老長老長的,等我鐵蛋哥娶了媳婦生了娃,娃再生,這是幾代同堂?光想想是不是很樂呵?”

    “鬼丫頭~”

    “所以呀,您老得身子骨養得棒棒的。可咋養得棒棒的呢?那當然是吃的好睡得好是不?你瞅瞅你睡都睡不好。”

    “那是豬。”

    “……”關平安好想一拳捶過去,咋就故意反著來呢。“您老可別瞧不上豬。罵人都罵豬腦袋豬腦袋的,可豬哪兒笨了呀?”

    “被賣了錢還幫人數錢不笨?”

    “這是豬仁義。”

    “傻吃傻喝等著被宰還不笨?”

    “那是豬拳頭太弱。”

    “歪理。”

    “沒瞅咱們屯里好幾回有豬逃跑呢。”

    “哼~不跟你個小丫頭瞎掰扯。”趙老爺子往自己肩膀一拍,“還捶捶?撓癢癢還差不多。到點了。回家!都給我各回各家!”

    關平安樂得咯咯直笑。扯了這么久,就等您老這一句話呢~“太爺爺,那今兒個咱們幾點見啊?”

    “見啥見啥,過了八點接著上工。”

    “好嘞~”

    “去去去~”

    誰說老人不用哄?趙老爺子一臉嫌棄地斜倪著小丫頭,眼里卻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滿滿笑意。

    而如何哄得老人合心意又是一個相當有難度的技術活,反正趙傳元就沒見還有哪個小丫頭能讓他爺時不時地掛在嘴邊。

    屯子里不少人都說就沒見過關老三兩口子這么寵孩子的,可真正有接觸過雙黃蛋的誰會不明白。

    今晚又有不少人贊關三哥好福氣,瞅把他給樂呵的。可也不枉他得意,就連奶奶又何曾不是讓鐵蛋跟這倆孩子多相處。

    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誰不想自己的兒女貼心又懂事?跟好孩子接近多多少少能熏陶到幾分,就如媳婦說的潛移默化很關鍵。

    關三哥之前有多愚孝看似虧了,其實是賺了。無形中,他這位當父親的給他的倆孩子立了榜樣。

    而這一醒悟,連帶著他倆孩子也跟著受益。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何曾不是經歷過后才長大。

    就如他家鐵蛋和馬三順家的五丫,根本沒法比。

    結伴同行的路上又扯了幾句。這一耽誤,關有壽爺倆帶著黑子和小黑到家時,葉秀荷和關天佑母子倆人已起來。

    迎接關有壽的是熱騰騰的飯菜,還有妻兒的笑容,累嗎?他真沒覺得累,渾身都是使不完的勁兒。

    “孩子爹,老人說今天又是個大晴天。等一下我去上工,你再要是走了,咱閨女又得不睡。”

    媳婦是啥意思?心里有何算計?關有壽朝她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行,過了八點我再去上工。”

    有些用心不得不讓他認輸服軟,哪怕他現在覺得來回跑個十里地都不成問題,可甘之如飴。

    何況凡事有個度。他的表現超過趙傳元就未必是好事。就如有時明明是一片好心,卻好事成了壞事。

    “你也別老扎在食堂里。里頭熱氣騰騰,大中午的很容易中暑。多到院子透透氣,孩子送過去茶水記得多喝些。”

    “我知道,我這活兒又不重。就是不能不讓孩子送水送吃的過來?原本我們幾個就是熬湯煮茶水,怪不好意思的。”

    虎!

    能是一樣的東西?

    要是不喝,你閨女第一個要哭。

    孩子費了多少錢,費了多少心血才籌到那些好東西,連一天都不敢耽誤地纏著要你吃要你喝?

    要不是怕嚇到你,真該給你算筆賬。還真以為閨女哄你的那些滋補品真是啥南方不值錢的特產?

    敗家閨女,魚翅當粉絲,也虧她想得出。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