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際逆襲指南 > 第三九三章 戰(10)

第三九三章 戰(10)

 熱門推薦:
    我信了你的邪!

    聽見回話,安瑟氣恨地收回前一刻心里想法,什么不屑于撒謊,她太天真!

    這家伙以前純粹的不是人,現在是“人”更麻煩了。

    套不著話,氣氛就沒那么刻意維持的輕松友好了。安瑟改變自認善意的談話態度,冷下臉,“如果你們不、小、心地把人弄沒了,我保證,一個也別想輕易死去!”

    沒有利用價值的廢人是能隨時拋棄的,一席看似威脅的話,實質在表達重要性,讓其在決定下手時掂量清楚。

    零對如何稱之為別想輕易死去自然而然地忽略而過,關注點落在更突出的地方,“你想交換?”

    “你想要什么?”

    “人。我需要的人。”零望向安瑟身后,“留下三百人,我讓他完完整整地回來,如何?”

    三百。安瑟敏感地把數字記下,然后搖頭,“我沒有權利。除了人,其它要求隨便提,譬如,錢?老娘有錢,很多,能買下很多很多好看的男人了。”

    她身后那些繃緊的面孔不期然抽搐了下。

    安瑟猶自補充,“你看我用能買千萬倍男人的錢換一個回來,誠意很足的。”

    零沒聽懂忽悠的內涵,在他得來的記憶里,錢在這些生物眼中確實是宇宙里最重要的東西,更甚于生命。

    是以,他本著自己的角度認真地回,“我不需要錢,只要人。”

    “不不不,你會需要的。”安瑟同樣嚴肅,“有了這些錢,說不定你轉手就能將你需要的三百人得到,讓某個,嗯我們的人出賣自己的同伴。”

    她說著聳聳肩,“你看,我給你提供了思路,這比辛辛苦苦的殺戮更快更便捷。干脆爽快的拿了錢,你撤、我回家,如何?”

    現場有種呼吸凝滯的寂靜。

    零打量她,似思考,沒立刻回。

    太空城,海城。

    席桑背靠欄桿,雙胳膊支在上面,來來回回的人影在下層形成繁忙的風景線,透著臨戰前的緊迫壓抑。

    而眼前,看似空無一物的空間里,是僅容自己看到的虛擬現實投影。

    “你的小女友不會打算臨陣退縮?”看著傳回的畫面信息,席桑頗有意味地說,“你認為呢。”

    邊沁翻著傳回的報告,沒看她,只回,“你閑著不如去仔細查查消失的下落。”

    “看來你也不知道她具體會怎樣行動。”席桑繼續往下說。

    關于最關鍵的轉折點,如何將對方帶至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安瑟以絕對的保密、安全為由,壓根一個字兒也沒提。

    因而在推算數回仍得不出有把握的成功率,再聽如此現場話語后,席桑心下存疑更深。她認為這人是有秘密的。

    牽涉極深的秘密。

    只是以如今的穩固陣勢,她很難再深入滲透到其身邊了。

    這一切的轉變,似乎從公開死亡開始。

    男人嗎,都是心軟。席桑牽扯了下嘴角,對上終于瞧來的眼神。

    “她會完成自己承諾的目標回來的。”邊沁說,然后把手頭半透平板扔過去,“凱·納爾森,他現在在讓城,過去跟他聊聊吧。”

    席桑見人不欲多談,還大咧地指派活兒,氣瞪了一眼,手上接過的平板在欄桿上敲得啷啷作響,沒看,“有什么問題?”

    “他聯系了艾麗茜。在對方帶人消失后、我們得知消息前。”

    “嘖。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席桑挑起細長眼眉,“我現在不是跟你一伙的。他找上艾麗茜就是艾麗茜負責的事情了。”

    最初意見不合的他們在定下最后方案后,分別兩人一組,艾麗茜跟奎勒上了超級旗艦,古溫和查普曼暫時留守讓城大后方調度。

    而預定為第二戰場的海城,邊沁在艦隊出發后就直接來到了這里作準備安排。

    “成。”聽到拒絕,邊沁預計自己來回一趟時間也是足夠的,遂站起,“我去。你在這里看著。”

    瞧人下一刻就要消失眼前,席桑身形一晃,靠近伸手搭上肩膀,“別急。我沒說完。你知道,如果發現情況有異,艾麗茜跟奎勒兩人能自主采取進一步行動。”

    打破能量屏障的必要意義,保持彼此間的監視和聯系,隨時掌握狀況等,不過都是為了服務動態的指揮下令。

    邊沁聞言轉過身低眸看她,眼里有一閃而過的冷咧,再恢復平淡,“所以你在暗示什么?”

    “分寸感。提醒人別玩神秘玩過火了,否則被誤解誤傷就不好了。”席桑拍兩下,收回手,“看你繃緊模樣,以為我想干什么。”

    邊沁有些啞然。

    然后輕搖頭,“你剛挑明我們不是一伙。”

    “對內站位。但對外”席桑聽著周圍傳來的機器轟鳴聲,單調而刺耳,“我煩了,想撒手。”

    誰愛攬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整個星盟的對外形象可從沒這么糟糕過,從神壇跌落凡間,天天背后里挨罵。

    更何況一年一輪,她的悠長假期還沒完。

    雪花夾著塵煙依舊在漫天飛舞,空氣里只聞得間或從遠處傳出的,沉悶的重物倒塌落地聲。

    沒聽到回復,安瑟也就陪同靜靜站著,并不就此多言一句。

    兩個人沒有動作,分立的雙方同樣屏息靜氣,只紛紛拿眼互掃。

    “你過來為了什么?”零終于問。

    “干掉你們啊,不很明顯嗎。”安瑟笑,“怎么,想了這么久沒想明白?”

    這話語配合神態是很欠揍的,但沒有脾氣感情的零只繼續自己的問題,“為什么現在愿意撤退?”

    往這里的目的性航行在前,突然出現的襲擊在后,是以,零知道她并不是為了救人而來的。

    真正主動發難的是她。

    現在三言兩語的交易言退,零覺得難以理解。

    “為了,嗯那個該死又不想他死的男人?”安瑟無奈地回,“你到底答應不?說了拿錢換人,各自撤退,我像是開玩笑嗎。”

    對,你不是開玩笑,是純粹玩人吧。

    身后一片默默吐槽。

    順便替對方報以心塞。

    零沒絲毫表情變化,專注地執著于自己的問題,“除了這個”

    他伸出左掌心,接下飄落的雪花,像捏碎什么似的捏著指尖,“還有什么手段?憑這個可沒法干掉我們。”

    “你想試?”安瑟微微偏頭問。

    “嗯。”

    “娜娜。”

    聽見呼喚的陸南娜頭皮麻了一下,上前。

    見鬼的叫得那么甜膩干什么。

    “挑個對手,教會它什么叫‘真正死亡’。”安瑟邪惡地吩咐道。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