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際逆襲指南 > 第三九二章 戰(9)

第三九二章 戰(9)

 熱門推薦:
    去向不明

    “沒有追蹤上去的?”安瑟環顧全面壓制的局面,低問。

    “阿蜜提前植入了一塊仿生芯片在他身上。”

    遠處某個廢墟里,諾亞挖開坍塌堆積的鋼筋石塊,將破破爛爛、形容凄慘的阿蜜拉從里面扯出來,一邊掃描著一邊回道。

    受能量場影響,在開戰之初阿蜜拉就喪失了行動力。

    但弄成如此,倒是自尋的避人耳目。

    “所以,可以找得到人?”安瑟有些意外。

    “暫時不能。”諾亞嫌棄地幫忙做著修復,嘀咕,“會被檢測到,根本沒啟動。”

    “”

    安瑟一時不知該先吐槽,還是該直接往下問。這話一截一截的吐出來真讓人難受。

    諾亞慢悠悠繼續說,“欸,等時機再打探,別急。再者,誰知道是不是陷阱,不能輕率妄動。”

    抬手揉揉額,安瑟凝神想了一會回,“我總覺得哪里不對。”

    為什么要帶人離開?

    戰場在這里,她在這里,零自身也在這里,有轉移的必要嗎,不是打算將己方全部困殺?

    后手?

    有那么謹慎嗎。

    離開的數量有多少,后期

    “漏網之魚。”安瑟想到了另一個衍生的問題,即便計劃完全成功,若帶人離開的那些同伙到后期也不參與進來,完全脫離戰場,那以后再想找到不啻于大海撈針?

    球球那無起伏的調子平平滑過,“既然肯定了有漏網之魚你就別幻想什么完全成功這些不相干的詞組了可好。”

    安瑟擰眉,“那怎么辦。”

    “等。難不成有遺漏的,你就要撒手不干。”

    “可也要盡快”救人。

    安瑟不知怎的老不由自主地對比上早前同樣在內坎遇遭圍困的澤木熙和尤拉,一死一“被死”的結果,讓她對就此消失的阿克的命運估摸不定。

    “不急。”

    球球跟諾亞一樣,不太在意地拋下一詞,再說,“現在不死就暫時死不了。與其有空關心前男友,不如想想我們是不是哪一條關鍵信息弄錯了,還是你所知道的并不完整?”

    安瑟聽著前半句眼皮跳了下,只接后半句,“分身比較多的原因?”

    球球默。

    看著周圍不斷增加的“零”的身影,安瑟捏捏拳頭,松開擰緊的眉頭,沖了上去。

    親自試試,不就行了。

    她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周圍有意形成保護圈的隊員們愣了一下。雖作為領隊不短時間了,但在印象里,他們一直認為自家大人善謀略不善戰的。

    既沒見其與誰動過手,平日的挑戰訓練也只偶爾樂呵呵的在旁邊觀戰。

    當然,關鍵在場的也沒哪位自損形象,非要尖酸苛刻不服氣地去找一個年紀善輕的女孩子單挑。

    別提資料上人家可是光明正大地公示了“三階”,沒欺瞞什么。

    無論憑什么坐穩的位置,不會是戰力。

    這是默認的事情。

    所有人也接受了。很簡單的類比,能讓比你更強的人心甘情愿地聽命,就是比你強,擁有著將你置之死地的力量。

    腥風血雨里走來,誰也不是那個嚷著單挑為王的愣頭青。

    是以見其沖上去,注意到的不少人捏了一把汗,下意識地在放倒交手的對手后,也緊隨而上。

    甚至來不及思考。

    安瑟挑的對象是處于眾多相同人影中的一個,沒有大幅度的動作,目光在她投去視線時準確地對上。

    那雙明澈的湛藍眼睛,安瑟覺得就是,原主。

    很多時候,她無比相信自己的直覺。

    現在也一樣。

    只是,攔在中間的身影不少。安瑟沖著正對眼前的漂亮面孔直直一拳,第二招剛要落下時,前邊側影掠過,擦著臉皮避讓的人猝不及防地被飛踹起,一路撞進遠處房屋。

    接續地,她前邊在片刻間清出了通行空間。

    順帶的,連想動手的對象也被從另一個離得更近的方向的友軍給轟砸進了地面,形成深坑。

    人影沒再爬起。

    安瑟從半空落下地面,覷了眼坑底,再覷向緊隨下來的隊員。

    一個個眼神古怪地盯著她,神色似乎有點緊張?緊繃?安瑟暗自思量合適旁述,一時不知該不該發愁。

    她,不知不覺間成重點保護“易碎品”了?

    可是!她真的需要熱身啊!

    清掃完一波,沒再爬起的人影也沒再現形。周圍變得有些空蕩蕩,大量肉眼可見的沙塵顆粒混雜著雪花在廢墟上飛舞狂奔。

    陸南娜靠近,“你剛剛想干嘛?”

    安瑟悶哼出聲,“打架。”

    “別添亂。”

    “”

    安瑟念頭轉過,沒說想出口的話,只聳了聳肩,“好吧。但我需要弄明白一件事情。你們悠著點,別出手太重了。”

    盡管數量是一比十或差距更大的弱勢,但真正動手,對方這點圍攻之力根本起不到效用。

    而且,它們并沒有源源不斷的拼命,是收力之勢。看來只是為了應付己方的主動襲擊。

    等大部隊到來是吧。

    安瑟猜測,揮揮手讓所有人退至她身后,然后對著前方空氣開口,“好了,你不是想談話嗎,我們先談話吧。”

    一道人影在三四步開外現出身形。

    “放棄了?”仿佛現在處于弱勢的并不是它們,零望向她問。

    “你先前殺了我們那么多人,總得讓我出口氣不是?”安瑟打量一眼,挪開,踩上右前側半截斷垣走上開闊處,“你們啊,不過是仗著不會真正的死。”

    從上方往下望,多處橫陳的相同尸體映入瞳孔,猙獰扭曲。

    “到今天,我仍然歡迎你加入我們。”零毫無顧忌地跟上,停下,“我說過,你不會死。”

    “啊,是嗎。”安瑟似笑非笑,“我是不是得說謝謝,很榮幸。”

    “你可以說。”

    零看向虎視眈眈的人群,“匍匐腳下的生命,依舊會匍匐腳下。一切都沒變。”

    “不知你哪只高貴的眼看到有人匍匐腳下了?”

    安瑟諷完一句,沒等回話,緊接問,“你把我的人帶去哪去了?說吧,總不會沒有目的要求。”

    “沒有。”零在“我的人”那里停了兩秒,方回,“帶走的人不是我,其實我的本意,只想你身邊的人全部、一個不留地死掉。”

    說著可惜的表情在臉上浮現,“讓你來了后只能參觀遺容,多好。”

    好個屁。

    安瑟心在罵,臉在笑,“哦,是嗎,真可惜。那么,誰將人帶走了?”

    說來奇怪,她居然覺得這樣的人應該不屑于撒謊。

    零重新看向她,微笑,“不知道。”

    。
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