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迦勒底的黑發騎士王 > 第一百一十六章、英靈召喚3

第一百一十六章、英靈召喚3

 熱門推薦:
    投入名為圣晶石的寶物,藤丸立香在迦勒底的召喚陣里繼續投入微薄的魔力。

    召喚英靈這件事,大概是目前為止最讓她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歷史上的英雄,神話里的英雄,大家都會現身,這種好像忽然來轉學生一樣的日本動畫漫畫電影常見設定一樣的場景,讓她雀躍不已。

    而且,還有歷史上記錄的模樣,和英雄們真正的姿態之間的那份微妙的差異感和微妙的共通感也是。

    先召喚的三人個性過于鮮明,導致之后召喚的從者總有一種……嗯……好像很平淡的味道。

    不出意外,在羅馬結緣的從者們,大多回應了召喚。

    比如,凱撒,卡里古拉。

    肥胖過度的凱撒依舊是一副鎮定的模樣,似乎對自己身為saber而不是rider懷有相當的怨念。

    似乎rider這個職介,【統帥國家】也被當做了【騎乘】的一種資格,被認定為為【騎乘著人民,或者騎乘著國家】這種概念。凱撒總覺著只有rider才合適自己。當然,核心原因是身為saber他得上戰場,不管是走路還是真的揮劍砍殺敵人都太不像是一代名將做的事情了。

    這點上,在凱撒之后回應召喚的布狄卡以rider之名現身,不光是因為戰車,恐怕也有【女王】這層原因在里面吧?

    溫柔的大姐姐對眾人微微欠身,一切話語都包容在一個溫柔的笑容中。

    卡里古拉沒有太多理性只是低聲吼叫著。

    這點和之后回應召喚的呂布一樣。也是只會嘶吼。

    赤紅鎧甲的猛將,怎么看都給人一種……機器人的感覺。意外的還有點讓人安心。

    之后回應召喚的,還有荊軻和小次郎。

    前者的暗殺計劃再次失敗,荊軻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作為英靈成立的要素,就是【暗殺失敗】了。真的太倒霉了,連續兩次暗殺計劃都是失敗的。所以,這次絕對不能在失敗了。懷著這種認真的想法,暗殺者回應了召喚。

    小次郎雖然和她同為assassin,可想法就隨意的多了。

    為了拯救世界而努力的堅強的小姑娘,就好像身處于暴雨之中,仍然昂首挺立的鮮花一樣。可愛,惹人憐惜。看見這種美好的事物,會情不自禁的為它撐起油紙傘的吧?小次郎不是什么超級劍神或者是無敵于天下的英雄,為了鮮花改變天候這種事情他做不到。但是,如果只是為她撐起一個小小的擋雨棚,他還是做得到的。

    更何況,迦勒底似乎還有很多機會——盡情揮舞秘劍的機會。他作為無名的亡靈,最大的遺憾就是這點。雖然在山里磨練出了神技燕返,但是卻無人知曉,一生不曾用燕返與人對敵。死后因為學會了燕返,而被強行當做佐佐木小次郎召喚,和宮本武藏的一戰完全跟他沒什么關系。

    于他而言,只要能盡情揮舞秘劍,那么被召喚就是有意義的。所幸,迦勒底最不缺的就是對劍的同伴,或者揮劍的敵人。

    斯巴達克斯依舊是那樣豪爽的模樣,昂首挺立,哈哈哈的大笑著,藍白色的皮膚上帶著那奇怪的皮革裝備,臉上帶著面具,怎么看都有點可怕。

    他是那種,因為狂化EX而導致腦子完全無法思考的類型,雖然看上去好像能溝通,但是因為狂化影響,只會按照自己的步調說自己想說的話,實際上還是無法溝通。

    對于渴望保護弱者的斯巴達克斯,藤丸立香絕對是弱者。不管是誰,把藤丸立香和毀滅世界的黑手相比,都肯定會認為這個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是個弱者。

    只要幫助這個小姑娘,就能繼續和壓迫者作戰,只要自己不斷地承受痛苦,勝利就會越發的接近。直到自己的愛將壓迫者擊潰為止。

    “哇……召喚我的時候居然已經召喚了這么多了嗎?來晚了來晚啦!”

    這么說著,從召喚陣里出來的,自然是庫丘林。

    不過聽著語氣有點不太一樣……怎么說呢,如果說之前在羅馬遇到的caster庫丘林是個爽快的青年叔叔,那么這個就是爽朗的少年大哥哥。

    藍色的頭發隨意的扎成辮子,身上是樸素的藍色衣甲,里面是黑色內襯,只有腰部帶著一點金屬裝甲,整個人看上去意氣風發又精神颯爽。

    此時他正把一根翠綠色的,似乎是用竹木材料制作的長槍抗在肩膀上。

    “ncer!庫丘林。回應召喚而來——這次可是帶著槍過來的。開心吧?”

    “呵……是挺開心的。畢竟,只能用盧恩戰斗,這可不像是【我】啊。”

    然而,在他背后,又是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極為罕見的,一次召喚連續召喚了兩個從者。

    在自稱庫丘林的綠槍ncer背后,頭帶兜帽的庫丘林拄著木質法杖走了出來,這個才是大家熟悉的,羅馬的caster庫丘林嘛。

    一個英靈,往往有著許多種可能性。比如亞瑟王,saber亞瑟王就是用圣劍的亞瑟王。Rider亞瑟王就是騎乘名馬或者統帥國家的亞瑟王。Lancer的亞瑟王就是手持圣槍的亞瑟王。這些都是亞瑟王。

    只不過,亞瑟王這個概念,對于【從者】這個概念來說,過于宏大,只能選取一個面來進行召喚。

    庫丘林也是一樣,愛爾蘭光之子的他,也有著多種適應性,德魯伊的他,有著caster的適應性。同時,因為繼承了魔槍,有ncer的適應性。順便一提,他的ncer狀態似乎還有多種,現在這個使用綠槍的ncer,似乎是年輕時候的庫丘林,之后還有一個更加成熟的庫丘林ncer。當然,還有berserker。

    雖然很罕見,但是把同一個人的不同從者形態召喚過來,這也是有可能的。

    結果就是現在,兩個庫丘林同臺。

    “唔姆!讓開一些呀!過于失禮了吧caster!”

    藤丸立香手里又失去了一枚圣晶石,這次回應召喚的,是女孩子。光聽聲音和那個唔姆的口癖就知道,是尼祿皇帝。

    小個子的皇帝完全被面前這兩個大個子給擋住了。著急向前,卻怎么也擠不過去,自然就著急了。

    “勇者喲!勇者立香喲!余,余已經過來啦!按照約定,不會忘記你的呀!所以你們兩個快讓余過去啦!”

    迦勒底的召喚室,因為召喚了諸多的從者,一下子變得很熱鬧。

    藤丸立香也是召喚了諸多的從者,一時間有點目眩。

    本來魔力就不足,缺乏鍛煉的她,現在只想休息。

    達芬奇笑笑,帶著一眾從者幫他們分配房間。瑪修則帶著藤丸立香去休息了。

    雖然圣晶石還有剩余,不過召喚估計是下一次的事情了。

    八木雪齋沒有走,而是陪著羅曼醫生去了管制室,一臉有話要說的模樣。
国彩彩票